今日廣場》劉凱/華為挫敗於西方

文 / 劉凱
calendar_today2019-12-09 10:00:25

▲美德兩國的論戰始於德國是否開放華為 5G 技術的議題。(圖/翻攝自 Nikkei Asian Review )
▲美德兩國的論戰始於德國是否開放華為 5G 技術的議題。(圖/翻攝自 Nikkei Asian Review )
劉凱/經濟學者


華為作為一家企業之所以挫敗於西方,本體原因只有一個,就是它不能滿足西方消費者的實際需求。無論華為背後有多麼強大的實力,哪怕它有天大的實力如果不能滿足西方消費者的真實需求,它就只能挫敗。華為如果想要贏得西方的認可,就必須以西方的真實需求為自己的標準,無論那些需求是什麼。一家企業不可能以自己的意志致使消費者認可,而只能以消費者的意志為自己的意志。所以,華為想要在西方取得成功,就必須接受西方意志,主張西方意志,擁護西方意志,這是任何企業在西方成功的必要條件。


如今西方消費者判定華為存在安全問題,他們要逐漸拋棄華為,這是消費者的自然權利,市場中消費者的支付主權乃至高無上的權利。華為可以抱怨西方消費者,可以指責西方消費者,但是華為卻不能違逆西方消費者。華為在西方的生存命脈當然是西方消費者,而不是東方的權力意志  ,權力意志在市場中遲早會被淘汰,它的命運被消費者支付主權牢牢掌握。華為只能滿足西方消費者的安全需求,如果東方權力意志導致華為設置安全隱患,那麼權力意志只能遭到支付主權淘汰,華為要作何選擇呢?華為當然可以繼續強化權力意志,但是這對於華為來說是絕對無效的,唯一有效的選擇就是順應消費者的安全需求。


華為的科技水準距離頂尖科技依然相距甚遠,它的關鍵瓶頸就是東方權力意志,這導致華為再難以取得重大科技進步了。東方權力意志會消滅人的自由,而自由是企業創新發展最重要的前提條件,任何其他企業發展要素如果不在自由當中就都是廢物。西方政府以權力制裁華為當然是破壞西方的自由市場行為,但是到目前為止華為所面臨的主要困境並非西方政府的制裁,西方政府也並沒有採用多大力量來制裁華為,華為所面臨的主要困境還是自己不能完全順從西方消費者的支付主權,華為沒有能夠完全徹底滿足消費者的真實需求。華為的科技水準即便很低也是有機會贏得西方消費者青睞的,因為並非所有消費者都需要高端昂貴的科技,但是華為如果一心想要以權力意志獲得消費者的價格支付那是癡心妄想。


當東方的權力意志面臨西方的自由意志,東方權力意志必然會挫敗,所以華為只能轉向西方自由意志才能屹立於西方。華為價值觀的選擇要重要於其他一切選擇,華為即便投入驚人巨資也不能彌補價值觀選擇所帶來的錯誤後果,如果華為選擇站在東方權力意志的一邊,那麼它不僅僅會在西方挫敗,也會在全球挫敗。權力意志不是滿足消費者真實需求的必要條件,相反是違逆消費者真實需求的充分條件,只要有了權力意志就一定會違逆消費者。市場所要求的是自由,市場的主宰是消費者,作為企業只能無條件服從自由市場。如果華為這家企業變成一家權力機構,那麼它就不可能把消費者當成主宰,它就會一直尋求權力庇護。


華為內部面臨著一個重大問題,那就是討好消費者還是討好權力的問題。華為當然討好過消費者,它在西方取得過很不錯的業績,那時候華為滿足了西方消費者低價的需求。但是現如今西方消費者擁有了安全需求,可是華為現如今卻想要討好權力而不去滿足西方消費者安全的需求,那麼西方消費者也沒有持續向其支付價格的義務。市場中的生產者永遠處於被動局面,它們只能接受消費者的主動挑選和檢驗,它們不可能凌駕於消費者之上,這就是市場的天然機制。也許華為可以長久取得於東方的成功,因為東方更加傾向於權力意志,但是西方並不等同於東方,當華為把主要精力放置於東方手機業務的時候,它就已經開始在西方挫敗的命運了。


華為想要解決自己在西方面臨的困境,就必須與東方的權力徹底切割,不能依靠權力來緩解自己的頹勢。華為未來努力的最大目標並不是科技創新與發展,而是與權力切割,如果它不與權力切割其科技創新發展的目標也不可能實現。當華為與權力徹底切割,它就可以彌補自己的安全漏洞,那時候西方消費者還會重新認可它。華為如果在西方頻頻失敗,那麼它在東方也遲早會面臨失敗,沒有長久的愚蠢消費者。當華為把權力意志貫徹到底,華為也就喪失了企業性質,它就會成為一家權力機構,權力機構是不能滿足消費者需求的,東方的消費者一樣不能被權力機構滿足。如果華為變成計劃經濟的一員,那麼華為就徹底沒救了,只有市場可以拯救華為。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opinion@nownews.com

NOW民調中心

票選劇名很怪卻好看到炸的韓劇

繼續作答

想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