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0 大選將屆,政治議題也備受討論,一名女孩便發文分享家中政治立場情況。(合成圖,僅示意用/翻攝宋楚瑜找朋友、韓國瑜、蔡英文 Tsai Ing-wen 臉書)
▲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韓國瑜、現任總統蔡英文、親民黨總統候選人宋楚瑜。(合成圖/NOWnews資料照片)

2020大選即將步入尾聲,無論結果如何,都會為過去一整年的紛紛擾擾劃下句點。相信許多朋友都有一樣的感覺,這次似乎是有史以來最撕裂的一場選戰,無論是各黨之間、不同候選人的支持者之間、甚至同黨裡頭,都上演了空前的激戰。

選舉就是選票的競爭,這點無可厚非。問題是,這場選舉相較於過去,這樣的競爭究竟是更進步成熟了,還是出現了其他警訊?

回顧這場大選,我們可以看到三個空前的現象:

第一,「網軍」首度被政府認證。
最近幾次的選舉中,不同陣營和候選人間常常指控對方有網軍,而且隨著網路科技的進步和智慧型手機的普遍,網路操作的力道也似乎越來越強。

特別是2018年選後,許多人開始重視起「中國滲透」和「網路資訊戰」,並認為這些透過假訊息和帶風向的手法,是韓國瑜能在高雄市長一役大勝陳其邁的一大功臣。

然而,就在大量的互相質疑聲中,這場選戰中,罕見地有兩個網軍被政府認證。一個是過去長期以來與民進黨關係密切的楊蕙如,被認證「以網軍攻擊大阪辦事處」;另一個是去年年中突然爆紅的粉專「台北惡棍」,假裝自己是個住在紐約,力挺民進黨的「法拉盛爸爸」,結果警察一查明明人就在台灣,連帶過去的言論和爆料都遭受質疑。

這不禁讓人想問,如果覺得2018年的假訊息網戰,是對台灣民主的傷害,那解決的方式應該是設法遏止,還是加入他們的行列,用同樣的方式來打選戰?

第二,無孔不入的情緒勒索。
台灣自從有選舉後,幾乎每一次的選舉,都會出現「守護台灣」和「中華民國最後一戰」的對決,讓每一次選戰都像是生死存亡之戰。

好不容易,這樣的劇本才在2016年選舉中獲得了改善了不少,「點亮台灣」的正面希望,當時也感動了不少人。言猶在耳,四年後的2020,卻再度回到生死存亡的恐懼動員基調。

一時之間,各式各樣的攻訐標籤空前蔓延在網路社群上,從韓粉、菸粉、綠共、1450、檳榔、蟑螂、破殼小雞、蔥粉、背刺到中共同路人,無論哪一方的支持者,身上都被貼滿各種攻擊性標籤。彷彿不跟自己捍衛某面旗幟的,都是「死刑可也」的異端。

結果是,就連民進黨副總統候選人賴清德,也在初選過程中被打成「金孫」和「中共同路人」,所幸最終仍整合成功;更慘的劇本是國民黨的總統初選,相互攻訐的結果,不僅讓「永遠的立法院長」王金平氣到選舉前一刻,仍無法鬆口支持韓國瑜,郭台銘更負氣離開,轉挺親民黨。

第三,政見幾乎失去討論空間。
由於這次大選的候選人特質,以及各種網路帶風向和情緒勒索,無論是在網路上,還是在政見發表會上,我們都想不起,各方到底用了什麼主軸,提出什麼政見。

這並不是說,各方沒有政見,事實上不只是總統候選人們,許多政黨也很努力地提出各種政見,但就是淹沒在了更鋪天蓋地的網路帶風向,和無窮無盡的情緒勒索裡。

綜合以上,實在很難認為2020大選過程是民主選舉的進步,反而是各種警訊的出現,以及背後代表地操作和壓迫,讓許多人覺得窒息。如果大選投票率不如預期,這場選舉的方式,肯定是重要因素之一。

無論是選舉的最後一刻,還是選後要面臨的新局面,都必須共同重新思考,這樣的選戰,是不是我們要的。如果不是,建議就從自己做起,拒絕別人綁架,也拒絕綁架別人。投票日,就開開心心地出門投你所愛,讓我們的民主選舉,好好回到正軌。

 

●作者:李兆立/時代力量智庫執行長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opinion@now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