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禮儀憲兵在總統與部長前發生左右轉的狀況,一般認為這些士兵都必須再教育與訓練。(圖/翻攝軍聞社)
▲禮儀憲兵在總統與部長前發生左右轉的狀況,一般認為這些士兵都必須再教育與訓練。(圖/翻攝軍聞社)

先說結論再論述。

※戰場上沒有第二次。

※越權指揮的悲哀。

※永遠不會進步。

新聞

1月13日,國防部執行黑鷹直升機失事官兵的啟靈儀式時,發生禮儀憲兵左右轉失誤的畫面,事發後外界一陣喧嘩,引發這種憲兵怎麼打仗的訕笑,讀者只要鍵入「憲兵魔力轉圈圈」關鍵字就可搜索到相關新聞。

※戰場上沒有第二次。

事發後憲兵指揮部低調的表示:此事導因現場儀程微調,且雜音過大,導致4名憲兵未確實聞口令左轉,坦承訓練有進步空間。這種回應有點……

首先是戰場上各種聲光吵雜的場合所在多有,若因為典禮期間背景雜音過大導致禮儀憲兵聽不清楚口令而左右轉,試問在戰場上怎麼辦?這也是後續外界質疑這種兵怎麼打仗的疑慮。其次是就因為戰場上雜音太大,所以軍隊才發展出旗號等指揮與通訊方式,但,難不成明明可以用口語命令解決的方法不用,在典禮儀式上揮舞旗幟來指揮士兵嗎?這則新聞後續是,事發士兵相當自責在網路上紓發情緒,軍方知悉後隨即派員了解,預防可能的情事再度發生。

▲軍方單位無論是操演或是儀程,只要牽涉到媒體曝光的項次,通常長官會一再的效閱與督導,防止可能的出錯。(圖/NOWnews資料照)

先說清楚,無論聽錯、做錯左右轉的口令,遂行者是低階士官兵,犯錯就必須接受懲處。但軍中事務大大小小且可大可小,若動輒以嚴苛的軍法對待官士兵,不是不可以但也太超過,因此過往對於這類不犯軍法的士官兵有著另類懲處,例如罰站、罰勤、軍紀再教育,最終就是關禁閉,讓犯錯的士官兵不用直接面對軍法。有部分評論就指出,其實關禁閉是一種「緩衝墊」,雖然這種制度有其優缺點。

※越權指揮的悲哀。

憲指部的新聞稿還有一點值得注意的,是因現場儀程微調這一段。後續再根據路如「靠X長官」之類的網路社群可以發現,其實現場的禮儀憲兵已經彩排過多次,但因為臨時更動而導致聽錯口令,這其實很糟糕。

按照現時軍方許多作法,往往是承參規劃的行程,在每一次長官視察與督導後都會有意見以及「指導」,偏偏這種時候長官們忽然變多了而且改動幅度很大,以憲兵禮儀單位來說,想到的就有直屬單位、憲指部主任、指揮官、國防部長官等「一校再校」,最後才敢呈現在國人面前,無論這種活動是安排媒體參訪的戰備操演還是喪禮儀程。

▲黑鷹事件失勢官兵的啟靈儀式路經台北市平面道路路段,許多民眾自發性的陪伴,是非常哀傷與嚴肅的場面,未料後續發生禮儀憲兵魔力轉圈圈的意外事件。(圖/NOWnew資料照)

對於這種上級長官「忽然插手」、甚至想「指導」的狀況,最為難的就是帶隊官初階軍官,以這次憲兵左右轉的窘況來說,設若原本的規劃是向右轉,但在現場高階軍官介入後要向左轉,請問你要現場憲兵怎麼辦?

帶隊官當然可以據理力爭堅持原有的規劃,或是將整個指揮權轉移給現場高階指揮官,但切忌指揮權分割,今天只是左右轉的士官兵犯錯,萬一日後犯錯的是飛彈發射控制器的士官兵呢?到底發射不發射?這是外界很介意指揮權是否一致以及命令是否執行的癥結點。

但囿於官場文化,通常能堅持己見的帶隊初階軍官然後又碰到明理的高階長官的情況不多,往往是「有事你負責、沒事我負責」的狀況居大多數,久而久之中階軍官也就「擺爛」,反正官大學問大,您說了算,最終在墨菲定律下出現這種左右轉的狀況。

※永遠不會進步。

究竟是誰,那位現場長官或是司儀更動儀程,是國防部所屬將官還是憲指部將官「指導」?永遠只有部分人知道。這類現場軍官介入的狗屁倒灶情事連日後的內部軍紀案例宣導都構不上,因為指揮失當或是介入現場儀程錯誤又不犯法,況且犯錯的是低階士官兵,不關下令者的事。

其實我們很在意究竟是誰下令要更動既定儀程的?若不認真檢討是那位長官介入與下令的,說真的日後這類場合還是會出現這種錯誤,我們可以容忍長官犯錯、士官兵聽錯口令,但若不明瞭事發原因恐怕於事無補,外軍這方面的檢討報告很值得我們借鏡,通常外軍會先很透明的檢討事實經過,接續相關的懲處才會出爐,雖然有時候這對當事人是殘忍的過程,但這樣子的軍隊才會進步。

你有看到媒體追問,是國防部還是憲指部的那位長官下令的嗎?沒有。就這樣。

●作者:楊威利/資深軍事評論員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opinion@now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