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OWnews 懶人包
  • NOW民調
  • China Post
  • 四方報

紐時:宏都拉斯雖變天在即 改革恐雷大雨小

▲宏都拉斯在野的左派候選人秀瑪菈.卡斯楚成為宏都拉斯首位女總統在望。(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宏都拉斯在野的左派候選人秀瑪菈.卡斯楚成為宏都拉斯首位女總統在望。(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中央社

2021-11-30 16:27:56

(中央社德古西加巴29日綜合外電報導)在野的左派候選人秀瑪菈.卡斯楚成為宏都拉斯首位女總統在望,雖然她誓言打擊貪腐沉痾,但與舊體制千絲萬縷加上保守的反對派牽制,恐讓她的改革雷聲大雨點小。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
「紐約時報」報導,62歲的秀瑪菈.卡斯楚(Xiomara Castro)是前總統賽拉亞(Manuel Zelaya)之妻,她在這次宏國總統大選以51%的得票率大幅領先執政黨「國家黨」(National Party)候選人阿斯夫拉(Nasry Asfura)20個百分點。

28日的投票結果無疑是宏國選民斷然向執政12年的國家黨說不。貪腐蔓延各層級、民主機制瓦解以及與販毒集團牽扯不清,都是選民對執政黨的普遍不滿。

成千上萬民眾走上街頭,為卡斯楚幾乎篤定的勝選慶賀,他們施放煙火、高唱「JOH,JOH,你走吧」。JOH是即將卸任、不得人心的總統葉南德茲(Juan Orlando Hernandez)名字縮寫。

許多人希望卡斯楚勝選能根治數十年來讓宏國陷入貧困和絕望的慢性病-貪腐、暴力、組織犯罪普遍以及民眾大規模外逃等問題。

卡斯楚承諾要重建宏國被削弱的民主,召集社會各階層一起徹底改革只為一小群精英利益服務的陋習。在28日晚的演說中,卡斯楚告訴支持者,她將立即與政治盟友與異議人士對話,以組建團結族群的政府。

她說會考慮在有條件墮胎合法化,並讓被逐出的國際調查人員回到宏都拉斯,繼續從事先前查緝葉南德茲核心圈的貪汙案。

然而紐時認為,卡斯楚與宏都拉斯官僚體制關係密切,她兌現競選承諾的能力可能受國會及自家政治聯盟內部更保守勢力反對的嚴重挑戰。

另一方面,卡斯楚這次參選與前總統兼大地主的夫婿賽拉亞(Manuel Zelaya)密不可分。賽拉亞當年曾試圖效仿委內瑞拉總統查維斯(Hugo Chavez)的左傾政策,但2009年遭軍事政變罷黜。

賽拉亞在宏都拉斯仍是一個兩極化的人物,他是卡斯楚所屬政黨的創始人和領導人,同時擔任她的競選操盤。外界普遍預期賽拉亞將在新政府發揮重要作用。

以賽拉亞為首的班子「垂簾聽政」,未來可能會與卡斯楚那邊較保守的支持者關係緊繃,這些人一方面把票投給卡斯楚盼與現任總統葉南德茲分道揚鑣,另一方面卻也擔心宏都拉斯可能會重新與委內瑞拉和古巴走近。

卡斯楚雄心勃勃的社會主義計畫也可能造成與美國關係複雜化。宏都拉斯許多人都覺得當年就是美國在幕後支持政變,扶持目前執政的國家黨上台。

卡斯楚競選期間一項政見是呼籲增設制憲議會修憲。賽拉亞當年總統任內就曾致力起草新憲,成為保守右派的軍方與商界菁英發動政變的主因,他們擔心過去一向為美國盟友的宏都拉斯會出現左翼勢力。

卡斯楚想靠拉攏商界、引入技術顧問、與中右翼政黨結盟與會見美國外交官等,來緩解菁英階層的疑慮。

但她上任後將面對葉南德茲政府留下的債務爛攤,讓她致力減少不平等與降低生活成本的承諾窒礙難行;而卡斯楚打擊貪腐的計畫,也可能會因與賽拉亞家人有關的貪汙指控、賽拉亞與名聲敗壞的政治精英之間往來而有所妥協。

此外卡斯楚的改革前景,很大程度取決於她的執政聯盟在新一屆國會中的實力;選舉委員會尚未宣布國會大選結果。

與卡斯楚結盟的宏都拉斯救世主黨(Savior of Honduras Party)競選總幹事巴克羅(Pedro Barquero)說:「如果在國會沒有拿到多數席位,執政將非常困難。」

賽拉亞這邊也說希望與美國重修舊好,還稱美國為宏都拉斯的重要夥伴。

他說:「我認為美國已經明瞭,在政變發生後他們把宏都拉斯推向深淵。我們希望拜登政府記取教訓,願意與我們合作。」(譯者:陳怡君/核稿:陳亦偉)1101130

我是廣告 請繼續往下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