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news Logo
weiboIGFB
即時跑馬燈高雄反空汙遊行 千人上街怒吼超級喜歡台灣 柳承安讚廖健富超強HealthCare健康保健室慢性處方簽幫你送到家
財經

哈啦財經/財金幫變高雄幫 公股董座仍是換湯不換藥?

▲因為慶富聯貸案,前第一金控暨第一銀行董事長蔡慶年(右)遭財政部解任。(圖/NOWnews資料照)
▲因為慶富聯貸案,前第一金控暨第一銀行董事長蔡慶年(右)遭財政部解任。(圖/NOWnews資料照)

獵雷艦慶富案越演越烈,不僅聯貸主辦行前第一金控暨第一銀行董事長蔡慶年因此下台,合庫金控暨合庫銀行、台灣中小企銀董事長也換人,其中台北捷運公司董事長董瑞斌接掌第一金,合庫及台企銀則分別由中央存款保險公司董事長雷仲達及台灣金融研訓院長黃博怡接任。

不過,這次公股行庫董座大換血,從3位新董座經歷來看,董瑞斌、雷仲達都曾擔任高雄銀行董事長及高雄市政府財政局長,黃博怡則曾出任高雄銀行常務董事,外界認為只是從「老藍男」變「老綠男」,由「財金幫」變「高雄幫」,仍是「換湯不換藥」,公股人事任命無法超越黨派及外界政治酬庸的質疑,尤其公股行庫一向肩負政策性任務,3位新董座上任後,未來能否基於金融專業及商業判斷,抵擋來自政府包括府院黨高層的壓力及不合理要求,大家也拭目以待。

慶富案延燒,尤其聯貸金額高達 205 億元,除主辦行第一銀行之外,參貸行幾乎都是公股行庫,包括合庫銀行、華南銀行、台灣企銀、台灣銀行、土地銀行、彰化銀行、中國輸入銀行及農業金庫,銀行團並已撥款 154.1 億元,其中國防部的預付款保證金含利息約 79 億元,備償存款 29.1 億元,第一銀行評估,如果國防部獵雷艦專案不繼續執行,此聯貸案最大的可能損失約為 125 億元,若獵雷艦專案繼續執行,則銀行團最大的可能損失金額可大幅減降為約 45 億元。

不過,慶富聯貸案授信過程引發許多質疑,尤其主辦行第一銀行,行政院調查報告就直接點出 5大缺失,行政院副院長施俊吉更直指「一銀好像打開金庫,讓慶富搬錢」,其中第一銀行沒有確實評估慶富資金缺口與還款能力;聯貸合約規定,慶富須於 2017 年前增資 40 億元,沒有要求慶富提增資計畫,使得部分增資款項來自第一銀行自身額外貸款(共10.5億元);沒有確實評估慶富的造艦履約能力,沒有確認慶富採購供應商能否根據「國防部訂購軍品契約」及「獵雷艦採購契約附加條款」相關規定辦理;未查證相關交易的真實性就撥款。

除了主辦行第一銀行授信過程有缺失,在野黨立委也質疑高雄銀行提供履約保證,才使得慶富可以成功聯貸,甚至包括合庫銀行、台灣銀行、彰化銀行及土地銀行在 2016 年1月 16 日總統大選結果揭曉後,才加入慶富聯貸,要求徹底調查有無高層施壓。其中,台灣銀行總經理魏江霖坦言,有同事曾接獲總經理室通知「給一個額度做評估」,而這電話即當時擔任總經理、曾任現任國民黨主席、前副總統吳敦義辦公室主任的蕭長瑞祕書打的。

雖然下台的蔡慶年一再聲稱慶富聯貸案未有人施壓,但外界質疑聲浪 不斷,不僅前朝馬政府,就連小英政府也遭質疑可能是施壓者,藍綠都牽扯入慶富案,使得此案也如滾雪球越滾越大,迫使財政部在換掉第一金控暨第一銀行後,20 日再換掉合庫金暨合庫銀行董事長廖燦昌及台灣企銀董事長朱潤逢。

其實,這些原本被認為是「老藍男」的公股董座們,在小英政府上台後,即頻頻被點名,尤其明年又有縣市長選舉,而去年下半年第一銀行爆發 ATM 遭駭事件,蔡慶年已順利逃過一劫,只是他可能也沒想到,原本明年6月任期才屆滿,慶富案竟成為壓垮壓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最後遭財政部撤職下台,也成為公股行庫首位因慶富案而下台的董事長。

此外,行政院的調查報告顯示,2015 年時任行政院秘書長的簡太郎,邀集公股行庫召開密室會議,鎖定合庫當主辦行,雖然當時合庫金董事長廖燦昌拒絕,最後借貸金額28億元仍居第二名,僅次於主辦的第一銀行,與華南銀行同等級,即便廖燦昌解釋自己是公股,總要配合,但就連財政部都遭立委質疑幫合庫銀行隱匿撒謊。

也因此,小英政府也趁這波慶富案順理成章的更換多位公股董事長,財政部除公布董瑞斌接任第一金暨第一銀行董事長,雷仲達則接掌合庫金暨合庫銀董事長,而黃博怡出任台灣企銀董事長。不過,外界也從3人的經歷發現,3人均曾在高雄銀行擔任過職務,其中董瑞斌及雷仲達曾任高雄市政府財政局長、高雄銀行董事長及代理董事長,而黃博怡也曾擔任過高雄銀行常務董事。

面對這次公股人事大搬風,外界認為只是從「老藍男」變「老綠男」,從「財金幫」變「高雄幫」,公股人事任命仍無法超越黨派及消除外界對政治酬庸的質疑,公股行庫董事長仍與執政黨關係密切,這根本是「換湯不換藥」。

由於公股行庫一向肩負政策性任務,過去每當要響應政府政策時,即便民營銀行意願低,公股行庫在政府一聲令下,就得出面力挺,而金管會主委顧立雄日前接受廣播節目專訪時曾表示,慶富聯貸案已引發政治風暴,銀行很難從單純商業判斷來解決,而現在這些公股行庫董事長能否基於金融專業及商業判斷,抵擋來自政治包括府院黨高層的壓力及不合理的要求,相信大家也會睜大眼睛看著。

Server in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