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次第十、第十二項公投違憲,卻仍能進入公領域表決,不只打擊台灣形象,也讓性別運動受到重挫。(圖/美聯社)
本次第十、第十二項公投違憲,卻仍能進入公領域表決,不只打擊台灣形象,也讓性別運動受到重挫。(圖/美聯社)

那夜公投,開票後差距拉大、大勢已去,「你們不要哭,我們沒有錯。」當年葉永鋕的母親對同志族群這麼說,這句話變成臉書banner,開始出現在百萬人的臉書橫幅欄中。公投結果出爐,發起平權公投的團體協同律師、支持者聚集在228公園,表明將會持續監督立法院的立法議程,確保立法不違背748字號釋憲成果。

推動748字號釋憲的性別團體在選後對同志族群喊話:「看到終點的那天,我們每一個人都要在,請不要中途下車。」這是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不應開始的戰爭

在漫長的平權賽跑被公投絆倒前,公投本身就充滿爭議與錯誤。早在2017年,大法官第748字號釋憲就明定,「民法第4編親屬第2章婚姻規定,未使相同性別二人,得為經營共同生活之目的,成立具有親密性及排他性之永久結合關係,於此範圍內,與憲法第22條保障人民婚姻自由及第7條保障人民平等權之意旨有違。」是指當前民法只保障異性戀婚姻已違憲,既然違憲的是民法修法即可,中選會卻仍放任抵觸釋憲的第十案進入公投領域。

事後保守團體提案人又於提案理由中表示,748字號釋憲未表示須以何種法律用語為要件,以達成同性別兩人結合關係之平等保護,便提到要達成748字號釋憲平等保護原則可以「婚姻自由不一定要以婚姻為名」,故提出民法以外的方式「同性共同生活法」,操弄文字遊戲,可以說是非常荒謬。

婦女新知基金會董事、本次平權公投辯士莊喬汝律師表示,不讓同性結婚,違反了憲法所保障之婚姻自由,但該共同生活法並非以「婚姻」為名。再者,共同生活法美其名是保障其實是限制,條文中連法定繼承人身份都不給予。

莊喬汝說,「我不得不說中選會很失職。」第十、十二案公投本身已違反第748字號釋憲,但中選會卻推說沒有實質審查權利,以至於違憲公投也能端上檯面,為了找回話語權,才讓性別團體不得不推出「平權公投」迎戰。

莊喬汝形容,「一開始,就是一場不應該開始的戰爭。」

只能訴諸專法? 還有兩條路

然而,行政院在公投之前已經提出意見書,聲明若第十二案通過將會提出「同性婚姻法」,依照748字號釋憲結果,即便是公投通過後另立同性婚姻法,法內規範的權利義務也要跟異性戀婚姻等同。莊喬汝表示,「那這樣為什麼要另外立一個法?」

再回歸748字號釋憲原意,釋憲結果指民法第四篇親屬第二章婚姻「違憲」,代表該修正、違憲者就是民法,最後卻走上「另立專法」一途,在邏輯上早就說不通,也是同志族群反對專法隔離的最初依據。

莊喬汝表示,現行結論並非全無翻轉的可能,若要回歸憲法邏輯,又不動到現有的民法婚姻章,也許可以在民法中另立「同性婚姻章」。或者,屆時根據大法官748字號釋憲內容,明年五月24日一到,若立法院還無法通過同性婚姻法三讀,同性也可以直接適用現行民法結婚。總之,同志得以結婚權利是由大法官釋憲所保障,公投結果不能撼動釋憲內容。

教會與保守團體在2017年748字號釋憲通過後便打出「婚姻家庭,全民決定」的口號,自罷免立委黃國昌失利後,便著手籌備本次公投案。(圖/美聯社)
教會與保守團體在2017年748字號釋憲通過後便打出「婚姻家庭,全民決定」的口號,自罷免立委黃國昌失利後,便著手籌備本次公投案。(圖/美聯社)

中選會失職 性少數被迫迎戰財團巨獸

2017年,同性婚姻獲得748字號釋憲保障讓台灣一舉登上國際媒體,加上鳥籠公投鬆綁,修法後第一次舉行全民公投,國際都在看台灣會在公領域做出怎麼樣的抉擇。但該次公投執行前早已爭議四起,中選會失職放任違憲提案進入公投領域,對台灣社會群體以及人權運動都是一場重挫,更讓一路走來磕磕絆絆的同運摔了一大跤。

「人權本來就不能公投,但它還是開始了。」與其說事後傷心,不如說事前的立基點本身就讓人心痛。

莊喬汝提到,「外界都說公投是直接民主的展現,但公投變成操弄民粹非常可恥。」年初以來,反同陣營不停猛打同志污名、詆毀性別平等教育,以傳遞錯誤訊息的方式煽動群眾恐懼,再將恐懼導向傳統價值、傳統家庭的崩解。

隨之而來的是鋪天蓋地的假消息與假新聞,除了透過社群軟體大量轉載,反同團體也打出「陸軍戰」深入校園、菜市場、家長會、教育工會,甚至買下電視台廣告。莊喬汝表示,反同團體深入菜市場、家長會,訴諸的是天下父母心的焦慮,「只要有任何風險會讓我的小孩變不好,我就會把它刪除。他(家長)會告訴你,我就不想冒這個風險,而他們(反同團體)就是抓著這個心態。我們光要澄清錯誤訊息,就花了非常多的時間。」

日前媒體才踢爆王雪紅挹注大量資金援助反同宗教組織,莊喬汝形容,「這是一場不公平的戰役。」背後不單是屬於性少數的同志族群必須對抗宗教價值;更是人權對抗財團巨獸與他們的教會 。

公投前夕同志族群也選擇走上街頭,在捷運站、車站、市府廣場等公共場域拉票,「現身說法」向外界分享同志處境,但因為一次公投,假消息讓同志立場雪上加霜,同志在遊說過程中不停受到檢視、否定,甚至與至親決裂,都是撕裂社會的傷痕。

▲性別團體力推應於國民教育階段落實「同志教育」,讓學生從理解,進而化解歧視與成見。圖為2017年台北同志大遊行。(圖/記者陳明安攝,2017.10.28)
▲本次平權公投對抗愛家公投是場不對等的戰役,人權也不應該交由公投決定。圖為2017年台北同志大遊行,民眾特別打扮成總統蔡英文。(圖/記者陳明安攝,2017.10.28)

至少 我們為同志撐起了一個空間

莊喬汝表示,其實本次公投結果和預測中並無相差太多,「我們的預測就是二比一,說真的,也是很難過。」但莊喬汝提到,根據美國經驗,當年廢除種族隔離政策時,也有將近七、八成的民眾持反對意見,想要達成族群平權,本來就不是一次公投就能一步到位的事。

「但至少在過程之中,社會看到了平權議題、也為同志撐開了一點空間,我不相信對方對三百萬票沒有感覺。」

至少三百萬票來得貨真價實,沒有一票是靠「奧步」或謊言騙來的選票,「每一票都是認同我們的價值,但對方是六百六十萬票。」莊喬汝談到,在未來的遊說過程中也許該思考能用什麼方式,真正打進群眾、打出同溫層之外,「一直跟大家講道理是行不通的,我們的經驗是,講一兩分鐘他就走了。」相較於深入民間、使用民間語彙,訴諸天下父母心便是一種動之以情的方式,第一步就容易說到對方心坎裡。

公投結果出爐後,社群軟體上不少人哀嚎「大概是同溫層太厚了。」不再局限於同溫層內的視野,走出同溫層、找尋打入保守選民心中的方式,也許是性別運動接下來該思考的大事,「未來的工作還是很艱鉅,我們要繼續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