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求改善疲勞航班,是此次華航機師罷工主要訴求之一。(圖/NOWnews資料照)

華航機師工會因不滿疲勞航班,在春節期間發起罷工活動,不少旅客因此受到影響,也掀起了支持與反對罷工的雙方論戰。對此,喜好評論時事的知名作家苦苓在臉書發文,認為華航機師在此次罷工行動中站不住腳,狠批根本是毀約、不守信用,此外,他更認為工會刻意讓協商破局,欲獲取更好的條件。

苦苓昨( 12 )日在個人臉書上以《有話還是要說》為題發文指出,這次華航機師罷工,大部分年輕朋友都較支持機師的立場很容易理解,因為年輕朋友也多半是勞工、受僱階層,當然會傾向同樣是受僱的機師。

苦苓表示,由於經常旅行,自己認識了不少機師和空服員朋友,也能理解其工作的辛苦,「我們坐飛機,只是在座位上吃東西、看電視、睡覺,就已經很累了,一直在執勤、只能短暫休息的他們怎麼會不累呢?」如果員工因對公司不滿因而發動罷工,本來不關大家的事,但「華航機師罷工卻影響了好幾萬人的行程、工作、旅行甚至生活,那就必須要向社會有一個正當的訴求,才會得到大家的支持」。

苦苓指出,華航勞資雙方的協議其實已經進行很久了,而半年前就先發給所有機師 1.2 億元的獎金,說好在 1 年內達成協議,他批評,機師在半年後就發動罷工,「根本就是毀約、不守信用」。

苦苓再談罷工的第一條訴求,飛行 8 小時派 3 個機師, 12 小時派 4 個機師,這個標準是全世界最高的,而這樣全球最好的條件,第一次協商時,華航也答應了,但機師卻變卦,將飛行 8 小時 3 人改為飛行 7 小時 3 人,苦苓直言「這顯然是耍賴」,並表示這明顯可看出「工會是故意讓談判破局」。

S__40173588
▲ 11 日全台灣各工會共同發起串連聲援行動,並反對罷工預告期入法,認為這是消滅勞工罷工權利的陰謀。(圖/記者林柏年攝, 2019.02.11)

他以「買賣房子」為例,表示若他要買一間房子,對方開價 2000 萬,他出價 1500 萬,這時房仲會向他收取 5 到 10 萬的「斡旋金」,如果賣方同意出價,他卻反悔不買或要求更低的價格,那「斡旋金」就會被沒收,因為這違反買賣雙方基本的信任原則,「機師在華航答應之後又開出更苛刻的條件,基本上是完全違規的。」

苦苓認為,「所以工會第一次故意破局,第二次又故技重施,竟然把台北往某地、某地又回台北的來回班機也叫做多航段航班(正確的多航段航班,是由台北飛曼谷、再飛倫敦,這種才叫做多航段),這也是全世界絕無僅有的,顯然又是故意冒出來讓協商破局的。」他分析,如果依照目前華航所答應的條件,華航的機師會變成全世界工時最短、待遇最好、假日最多的機師。

至於華航機師的待遇,苦苓稱,「我認識一個華航開 A350 的機師,月薪 30 萬,一年休假 183 天,等於做半年休半年」,且其他機師最少也有 1 年 157 天的保障休假,也有保證的飛行時數,若飛不到時數,公司一樣要付錢;若超過飛行時數,則可多拿 1.68 倍的待遇。

相比之下,為何長榮航空條件較差卻沒有罷工,他認為,「就是因為他們(華航機師)吃定了華航有官股,大家認為是國營企業,所以被罷工影響到的人,包括社會大眾,都會從罵華航到罵交通部,再罵到政府,政府會受不了而逼華航讓步。」

文末,苦苓堅持自身立場認為,華航機師在這次的罷工站不住腳,「如果你了解了這些,相信你也會同意我。但我反對罷工,並不表示我就支持華航。」

▲苦苓臉書全文。(圖/翻攝自臉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