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舉,已經變成台灣人的政治座標。2018九合一選舉創造了一波韓流效應讓人咋舌。但才過完年,許多媒體又迫不及待尋找下一個政治英雄。大量的捕風捉影尋找2020總統贏家。而自認關心的民眾當然絕不落後,整個社會對可能人選猛想狂猜,完全不在乎選舉根本遠在一年以後….原因何在?因為政治早是人民最愛的娛樂活動了!

我們要問,當台灣這麼狂熱於選舉,敢於擁抱或謾罵政治人物,真的是好事嗎?

如果把複雜的政治變成簡單的選舉,那麼所有政客都會把重點放在選贏,其他都不重要了。為了能贏想方設法創造魅力,塗抹掩蓋裝親民,精於算計不說真話,即使犧牲少數人的基本生存權也毫不手軟。冷觀台灣政壇,重選舉輕政策,裝網紅當暖男的現況,不就是如此!?

傳播學者麥克魯漢說,我們塑造出工具。然後工具塑造了我們。

他指的是媒體,但何嘗不是說政治人物呢?

選民認為領導者應該學經歷優秀,台灣就有了全球最高比例博士與學者的總統與行政閣員。認定高雄經濟蕭條,那怕民進黨鐵票區也會被毫無準備的韓國瑜攻陷。所以證明台灣是真民主,選票真的有力量,但重點我們滿意這二十年來我們用選票治國的結果嗎?那裡錯了?

二十年來,選舉並沒有讓台灣向前大步走,反而讓口水政治與威脅利誘治國。因為人民太容易對政治人物寬容,有太多台灣人根本不知道到底自己為何投票。甚至不知道,他有權要求政治人物嚴肅的為人民工作,否則我們可以不投票。

我們有多少人是這樣的呢?

美國總統林肯說,「政府存在的合法目的,是為人民去做該做的事,去做人民根本做不到,或者以其各自能力不能做好的事」。

翻譯成白話,應該做但個人或小團體力量做不來的事,就是政府最該做的事。

所以提醒我們要關心政府,因為它是我們集體力量的表徵,國家有力我們才能一起享有資源。
但不應該喜歡政治人物,因為所有人性的貪婪面,政客都有。高智商又貪婪,才真正可怕!

可惜在台灣,正好相反。我們到處找救世主。但救世主往往搖身變成人民的主人,主人是不可能當工具當僕人的,別太天真了!

如果我們不喜歡政治人物,就可冷酷而嚴肅的質問:
誰可以讓年輕人買不起房的問題被解決?
誰可以讓空汙與缺電麻煩被控制?
誰又可以讓國土規劃與老人長照問題未來能被解決?
能做好的,我們就該給他權力。但不必喜歡他,給出同意權就是最好的回報了。從政最大回報不就是取得政權嗎?

新的年度我們互相提醒,請別喜歡政治人物,多點監督。讓我們冷血一點,難被取悅一點。好好詢問候選人,你給我什麼國家方向?要我支持請給我好政策。
為了自己,請別讓政客政黨把我們的民主這麼充滿娛樂與低廉。

我們該尊重所有人民意志的選舉,獨獨不該喜歡為我們工作的工具,不管他多麼完美!

讓選舉行為嚴肅而理性。
台灣,才有辦法大步往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