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聯準會的鴿派論調,花旗銀行認為,未來美國與其他國家的經濟成長差異將慢慢縮減,美元中長期面臨貶值壓力。(圖/NOWnews資料照)

美國聯準會(Fed)鴿派論調,暗示聯準會預期美國經濟成長將於第2季到達頂點,也牽動美元走勢。花旗銀行認為,未來美國與其他國家的經濟成長差異將慢慢縮減,讓美元中長期面臨貶值壓力。人民幣部分,美中貿易是否能達成協議扮演關鍵角色,如美中達成最低限度的貿易協議,則人民幣可望持續走升,且MSCI指數增加中國股市比重也對人民幣有所助益。

花旗(台灣)銀行財富策劃諮詢部資深副總裁曾慶瑞指出,全球經濟成長趨勢放緩已成常態,聯準會預估美國2019年經濟成長率為2.1%、中國大陸公布預估成長率為6%至6.5%,而歐洲央行則將年度成長預估值自1.7%下修至1.1%。而根據國際貨幣基金會2018年各國經濟總量統計,全球排名前2大經濟體為美國與中國大陸,兩者GDP加總已占全球GDP的40%,這代表著美國、中國大陸的經濟體質足以左右全球經濟表現。

不過,花旗銀行認為從美國及中國大陸經濟數據來看,各自面對4項不足,美國面臨府院和諧不足、S&P獲利成長不足、零售銷售不足及通貨膨脹不足。而中國大陸則面臨經濟成長不足、就業供給不足、貿易動能不足、外資持有不足。

雖然美國、中國大陸各有4點「不足」,但其實雙方的第4項「不足」均可做正面解讀,其中美國通貨膨脹不足,表示聯準會仍有貨幣寬鬆空間,而中國外資持有不足則表示長線可期。在美國、中國大陸整體經濟穩定的前提下,花旗對美國市場抱持中立態度,並認為景氣循環類股可望持續反彈,但在2019年元月的強勁反彈後,後續上漲幅度預期將不若年初。

而美國成長放緩,讓新興市場投資機會浮現,花旗數據指出,從1999年至2018年,亞洲內部貿易量占比從22%成長到32%;亞洲與美國間的貿易占比,則由22%縮減為15%,足見亞洲區域經濟依存度日益增加,且在美中貿易戰影響下,美國給中國大陸的關稅壓力,更將促進亞洲內部貿易,讓中國大陸周邊國家受惠。值此同時,截至2018年12月,亞洲股市及債市分別僅占全球股市與債市市值的11%與5%,顯示亞洲市場成長空間大。

截至2018年12月,中國大陸股市本益比11.6不僅低於長期平均值13.9,更已回到2014年的水準,再加上MSCI預計擴大A股權重,可望驅動A股漲勢。從南韓及台灣經驗觀察,MSCI將南韓、台灣納入指數後,外資於2019年3月1日佔南韓股票市值的20至30%,占台股市值的40至50%,相對外資目前占A股市值過低,未來可望引入可觀的外資活水,花旗因此建議投資人可在評估自身風險屬性後,考慮適度介入中國大陸巷市場。

至於歐洲部分,雖然節制2月底歐股價格相對於美股折價已達25%,但歐洲仍有整體成長緩慢、英國脫歐等不確定因素。花旗認為,對歐洲市場有興趣的投資人須慎選標的,或可考慮從德國、瑞士等表現較為穩健的國家入手,產業則較看好科技、健康護理類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