睽違了些許時日,終於等到了「黃明志葛格」的新專輯《亞洲通牒》,承襲他一慣的搞怪風格,這次也不例外,還沒拆開專輯,就先被外包裝給震懾——一張比臉還大的專輯,如果下雨還剛好可以拿來擋雨避雨。而在拆開專輯後,內容豐富的令人眼花撩亂,不論是附贈的海報,亦或是CD的外包裝,都非常具有巧思。

專輯外表製作成一個文件夾,上面寫著專輯名稱「亞洲通牒」,彷彿是對自己的揶揄與自嘲,裡頭的CD用專屬的3.5磁片外包裝的塑膠殼包裹,海報上更是充滿許多的「罪行」,會有如此奇特的設計靈感,全都來自黃明志本人,他說:「這張專輯的內容比較大,有歷年創作的歌曲,像是一種檔案紀錄,從這裡開始發想,有種想搗蛋、自嘲的意味,也有反諷。」而這些設計內容,光是籌備,就花了3、4個月的時間。

▲黃明志推出新專輯《亞洲通牒》。(圖/記者陳明安攝, 2019.03.08)

黃明志的大膽行為,一直飽受爭議,甚至還因此被扣押過,但其實他只是認真的想要表達所想,並且傳達社會議題,專輯有一首歌曲名為〈拘留所〉,其中一段歌詞為「離開牢房,看不到陽光,醜陋的嘴臉叫人心寒」,被問到是不是來自切身的感受,黃明志沒有遮掩,實在地回答:「當時有很多人怕你,現實夥伴也跟著跑掉,滿身大便的感覺。」他悠悠的表示,當狀況變好的時候,那些走的人又回來,但誰是一直陪在他身邊的人,他都會好好記得,也是透過這些事,他可以知道誰是人、誰是妖怪。

說著這些話的黃明志,沒有露出厭惡的情緒,就像是在說一個故事,或許,是因為經歷了太多,反而才能這樣平鋪直述的說出感受吧。

今天的黃明志如此成功,幾乎沒有人不知道他的名字,但卻很少人能夠理解,他也是一步步從荊棘之路走來,且有過懷才不遇的低潮,有鑑於此,他希望藝術者能夠有個平台能發揮,還特別打造了一個徵才App,並擔任總監,他笑說,資方是土豪,本身是個很有才藝的人,「他心裡熱愛藝術,但他現在是生意人,所以偶爾他還是會在半夜打給下屬,叫對方聽他彈鋼琴。」雖然聽起來有點莫名其妙,但或許是心中藏著想要表演的心,就算如今已經放棄了當初的熱情。

▲黃明志擔任徵才APP的總監。(圖/記者陳明安攝, 2019.03.08)

黃明志說,其實也萌發過放棄的念頭,但他依舊努力苦撐,生活苦到吃泡麵吃了6年,大學時期在台北念書的他,當初毅然決然選擇到台灣的原因,他透露,一開始就是很純粹的想賣歌,後來才發現幻想跟現實有差別,到了在台灣的第3年才開始認識一些做音樂的人,「不然我什麼概念都沒有。」

而待在台北的期間,因為經濟不寬裕,還住過危樓,住在北部6年就搬了6次家,什麼地方他都住過,台北車站、林森北路、陽明山上,都曾是他的落腳處,黃明志還形容當時住的台北車站附近危樓「每天都在搖」,明明是如此怵目驚心的可怕事,到了他口中,卻好像稀鬆平常,說起印象深刻的住所,黃明志笑說,陽明山的家,一打開門就是小橋流水,風景優美,也是那時創作量大增,但是真的很冷,而且因為房間沒有廁所,每次上廁所都要跑很遠,「所以有時候忍不住想尿尿,我就會打開門,射進小橋流水。」聽完,全場的人都笑成一團。

黃明志坦蕩的發言,不禁讓人想到他的創作就如同他的為人,給人真性情的舒坦感,沒有刻意的矯揉造作,反而更能貼近人心。

▲黃明志提到過去曾住過危樓。(圖/記者陳明安攝, 2019.03.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