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sticles-2790218_1280
▲看護指控許子性侵,卻軟掉。(圖/翻攝自Pixabay)

一名已 80 多歲的許姓老翁因罹患帕金森氏症,家人請了女看護幫忙照顧。不料看護指控老翁卻天天性騷擾看護,兒子也不落人後,性侵女看護,一進去就軟掉。不過法院審理後,認為只有單方面的指控,且看護和這家人有嫌隙,判父子無罪。

看護在 2016 年住進許家,並和許翁同床以利照顧。但老翁卻天天性騷擾摸胸,連外出公園也要偷摸,逼得她將外套拉鍊拉到最上層;許翁甚至還趁夜深人靜時,將手伸進下體猥褻。

不知道是否有其父就有其子,看護指控,許翁的兒子也加入性侵的行列,有次用雙腳壓住她,強行舔胸,說自己「結紮了不會懷孕」,甚至還趁打掃時強行脫褲性侵。之後還有一次強行性侵,但卻軟掉,才放棄。

▲泌尿科醫師大多認為,以國人男性平均長度而言,絕大多數沒必要接受陰莖增大或增粗手術。(圖/翻攝自Pixabay)
▲看護指控許子性侵,卻軟掉。(圖/翻攝自Pixabay)

不過許家父子喊冤,表示無刻意摸胸,兒子也反控看護說謊,因為看護照顧不當常被罵,才亂告。還說,常看到看護對跌倒的父親視若無睹,其母也認為看護無法勝任,曾要求仲介換人。

法院認為,大多數為看護單方面指控,沒有其他證據;且老翁被判定重度肢障,恐難有能力進行看護指控的性騷擾動作,且 2016 遭到性騷擾,卻到 2017 年才報案,已過告訴期間,合議庭判決不受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