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作家 Annie Reneau 撰文表示,她受夠群眾槍擊案總是用一些無謂的理由來下結論。(示意圖/取自Pixabay)

根據美國媒體《 Upworthy 》,美國作家 Annie Reneau 撰文表示,她受夠群眾槍擊案總是用一些無謂的理由來下結論,哀悼和禱告不是解決方案。她更受夠一再用「獨行俠」作為解釋,把理由歸咎精神健康,而拒絕採取任何必要步驟來阻止如此容易發生的「大屠殺」。

Annie Reneau 表示,每個國家都有精神不穩定的人,但其他國家發生的大規模槍擊案件遠遠低於美國。美國本該是世界上最棒的國家,卻不能放心的去看電影、上餐廳、去音樂會、上教堂、逛雜貨店、郵局、購物中心或是幼稚園教室,因為隨時擔心槍手進來開槍時我該怎麼救我的孩子。

做為一位母親, Annie Reneau 說「美國,我愛你,但你變得殘破了。我受夠重複與你進行相同的對話;我受夠寫關於校園槍擊的文章;我受夠分析射擊練習對孩子成長的影響;我受夠解釋為什麼武裝教師很可怕;我受夠分享更嚴格的槍支管制法律為什麼有效;我受夠寫諷刺的言論,讓大家理解這些都不會在其他國家發生。」

▲美國的槍支暴力率比任何其他已開發國家都高,而且還高於大部分的發展中國家。(示意圖/取自Pixabay)

Annie Reneau 並提起,持有槍枝修法得更嚴格是解決之道。「持有武器的憲法權利並非不能改變,我們曾通過憲法修正案結束奴隸制,並賦予婦女投票權。」美國的槍支暴力率比任何其他已開發國家都高,而且還高於大部分的發展中國家。講到巴勒斯坦(包括約旦河西岸和加薩走廊),你是否認為它的槍死率高於美國?然而它並沒有。

人們害怕原本的自由被限制,但現在所處的美國環境並不自由。父母害怕送孩子上學,教師害怕槍手闖入教室時必須保護學生,人們害怕去音樂廳和電影院,婦女活於家暴的恐懼中,人們活在有自殺念頭的親人恐懼中,害怕他們用最有效立即的方式了結生命。

其他國家已經能做到持有槍枝但並不常有大規模槍擊案。Annie Reneau 難過表示,「美國的槍支文化限制了我們對生命、自由和追求幸福的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