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蔡英文積極爭取民進黨提名競選連任。(圖 / NOWnews資料照)

日前民進黨中執會後,初選方式依然難產,賴系與英系人馬紛紛指責對手「沒收」中執會。我們暫時撇開誰對誰錯的問題不談,就先從這次民進黨總統提名初選的過程來看,或許會發現其間吊詭的問題癥結點。

先用時間線來看,3月6日,民進黨中常會通過採用2011年中執會修正通過的「第一、二、三類公職候選人提名民意調查辦法」辦理初選。並決議初選提名作業的時程為3月18日至22日進行總統初選領表登記,4月4日至9日舉辦初選政見發表會,10日至12日進行民調,最後在4月17日由中執會公布總統提名名單。

照理來說,一切都應該非常順利,直到3月18日,賴清德宣布投入民進黨總統提名初選。於是,民進黨3月27日召開中執會,表示為配合總統蔡英文出訪友邦,將協調時間由原本的3月23日到4月3日,延至4月12日。後續時程也都順延。接下來民進黨中執會又於4月10日做出決議,將初選協調時間延至5月22日。4月底、5月初英系幕僚再提出初選民調應納入手機樣本。

其實後來再吵什麼手機民調準不準的問題,都已經不重要了。假設賴清德3月18日沒有領表參選,蔡英文現在已經是民進黨總統提名人了,保證絕對不會有手機民調要幾趴的問題。之所以要堅持修改民調方式,最簡單的理由,就是這樣的方式對蔡有利。但對依照3月27日民進黨中常會通過初選規則參選的賴清德來說,現在在吵的手機民調、民調期間、民調方式的「協商」,其實就是半路更改遊戲規則的「博歹筊」。

換位思考一下,蔡英文好不容易當了一任總統,正準備連任的時候,賴清德橫插一槓說要取而代之,任誰都會「起杜爛」。在這個時節,套用武俠小說的台詞,正應該是蔡英文「先誅賴神、再滅老K,唯我小英、台灣稱王」的時候,當然怎麼方便怎麼來、怎麼對自己有利就怎麼來啊!

但對賴清德而言,這場競爭就像打一場不公平的棒球賽。賴進攻時,全壘打牆距離是400呎;輪到小英進攻時,全壘打距離就自動縮短到250呎一樣,面對會移動的外野牆,賴又怎麼能不生氣呢?

民進黨也好、蔡英文也罷,只要談到2020總統大選,言必稱這是決定台灣未來、台灣自由民主的一場選戰。但為了要連任、為了要成為民進黨唯一的提名候選人,蔡英文的手段差不多可以說是「無所不用其極」。凡是質疑蔡英文做法的人,都被蔡的支持者打成反民主、反自由、中共同路人;唯有蔡才是台灣唯一的救世主、唯一能夠守護台灣的領導人。這與中共文革時期把毛澤東當成神,任何人都不應質疑毛曾說的每一句話,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嗎?

很難讓人理解,這樣的台灣、這樣的民進黨,到底有什麼資格笑海峽對岸的老共一黨獨大?這絕對不是五十步與百步的差異,最少也是87步與百步的差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