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圖/新頭殼)
▲ (圖/新頭殼)

新頭殼newtalk

在外界一致看衰的情勢下,英國首相梅伊終於撐不下去,黯然下台,對比2017年剛上任面見美國總統川普時的英氣勃發,侃侃而談;英國首相梅伊昨日顯然眉頭深鎖,行色匆匆。「民意可載舟,亦可覆舟。」三年前支持英國脫歐的選民,顯然已經轉向,這不僅代表英國民意朝「緩脫歐」的方向轉彎,要求國家團結勿分裂,更是對保守黨政權的不信任投票。

號稱「鐵娘子二世」的梅伊首相鞠躬下台,不代表英國留歐派的勝利,也不證明脫歐的主張受到否定,這只是充分顯現黨爭之亂讓英國國家的總目標消失,政治總舵手失去了執政的羅盤,整個國家正在迷航中。

英國脫歐前景路茫茫?迄今,脫歐的過程轉轍難定,甚至造成全國人民怨懟日深,人民分裂更加明顯,看來英國國家正面臨「共識難覓」的重大危機。

錯誤的大選

2016年,英國在萬方驚訝之下通過了「脫歐公投」,原任首相卡麥隆一見情勢不妙,落跑卸責;梅伊雖然勇敢地扛起了這個爛攤子,然而她並未謀定而後動,掌握當時保守黨仍佔絕對多數的國會情勢,逐步推演脫歐方案,反而在談起脫歐時,完全不在乎歐盟的低聲慰留,顧盼自雄的提出「硬脫歐」原則,也要求立即脫歐。她並且自信的提前解散國會,希望藉由保守黨能取得絕對多數的大勝以展現脫歐的決心與氣勢;但是梅伊的想法,並沒有被多數英國人所接受,她期待的歷史定位,也並未被英國人民認同。

這次選舉結果,代表了英國人對於脫歐過關的遺憾,否定了梅伊的想法與做法,也為梅伊的個人政治前途在三年前就留下了陰影。

由於梅伊輸掉了這場的選舉,讓她無法意氣風發的一口氣提出強有力的脫歐案。首先,民眾顯然反對立即「硬脫歐」政策,反對與歐盟市場「一刀切」的處理方式,尤其當初脫歐派係以微小差距贏得脫歐公投,完全出乎大家的預期,接著當人民驚覺脫歐的複雜與困難後,便開始轉向打回票。所以民眾不讓保守黨席次過半就在反對「硬脫歐」的政策。

這樣的局勢導致梅伊在黨內備受抨擊,威信喪失,加上為了維持政權找上了北愛爾民族統一黨合作,除了必須學著與它黨妥協外,北愛統一黨因為北愛與愛爾蘭的淵源,已擺明了「軟脫歐」的立場;但是該黨傳統保守的主張,又強烈反對墮胎與同性婚姻,這使得梅伊在脫歐議題上始終無法揮灑自如,一氣呵成。

在野工黨對於梅伊的脫歐是否成事舉足輕重;然而工黨始終抱持著反對的態度,一方面是基於工黨反對脫歐,另一方面是眼見保守黨政權不穩即將垮台,不願攬事遭禍,即使梅伊一度懇求工黨為了國家出面相助,仍未能成事。

這種民意的轉向不僅表現在人民對於完全脫離歐洲有所疑慮,顯然是梅伊想要成為國第二個「鐵娘子」歷史定位的政治算計。民眾顯然對於這種不在乎民眾生活疾苦,只考慮個人前途的做法投下了反對票。

梅伊的更大挑戰會來自黨內。梅伊從選舉結束後的一切作為完全得不到黨內的支持,擺不平黨內派系的各自為政以及冷眼旁觀,無法綜橫捭闔讓脫歐法案順利過關,除此以外也提不出任何具體建樹或政策方針,歐盟對於梅伊的支持力逐步下降,也就造成了梅伊疲於奔命,領導力備受質疑,最後不得不鞠躬下台的原因。

政局依舊無解

梅伊想要歷史定位的企圖心,如今仿如南柯一夢。原來的如意算盤,帶來的反而是內外皆憂。對外,如何面對歐盟的問題?如何面對美英同盟?對內,保守黨的權力能否守住?北愛統一黨將帶來多大的衝擊?甚至,與工黨如何互動也是個嚴肅的課題。

但是如了許多政敵的願,梅伊下台了;但是脫歐有解了嗎?這個困擾了英國三年的脫歐議題,在這一兩年顯然還要成為英國的大哉問,而且讓英國忐忑難行,原地踏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