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澤破繭而出登影帝

努力一定會被看見!當初差點被徐譽庭賣掉房子歸還投資金並鎖進保險櫃的《誰先愛上他的》「慘烈版」,在徐譽庭痛定思痛經歷四個月的「重新來過剪接版」後,果然在台北電影節獲得極大肯定,尤其榮獲媒體票選獎後抵達採訪中心時,所有記者以掌聲報以鼓勵,徐譽庭說那是自己此生最感動的時刻!

曾以「必娶女人」、「最後一次溫柔」雙料入圍金鐘的邱澤,完全沒料到自己會在影壇先登帝。回想起電影《誰先愛上他的》拍攝過程,邱澤笑說自己一度好恨導演徐譽庭,因為她一眼就看穿了自己一直想突破的障礙——當個「好演員」!

▲《誰先愛上他的》(圖/華納兄弟)
▲《誰先愛上他的》(圖/華納兄弟)

邱澤是相當用功的演員,開拍前劇本肯定通透熟背之外,聰明的他甚至可以事先揣測出導演的走位與鏡位,甚至連服裝、道具的連戲、如何配合燈光角度,他皆會事先做好一切的功課,沒想到開拍前的讀本到排戲的前製階段,徐譽庭就感覺到了邱澤那些精準的「用功」,箝制了他藏在身體裡的強大爆發力。從此開始的一個月排戲,邱澤非常痛苦,因為不管他怎麼做,徐譽庭都說「不好!」,兩人進入了非常可怕的冰山期,搞得另一位導演許智彥每天都很緊張!而徐譽庭也完全不能預料自己的狠招,到底能不能確實做到讓邱澤「盡廢武功」的效果。

開拍之後,邱澤發現自己真的完全不能事先做「功課」,因為徐譽庭深知「砍掉重練」比一張白紙要困難數倍,所以每夜都會苦思明天怎麼「對付」邱澤的新招數:飛頁新劇本、藏道具、替換對手演員、設計複雜的走位、任何鏡頭都十遍起跳⋯⋯讓邱澤累到忘記「服務」技術問題,最狠的是,每一場哭戲,徐譽庭都說:「不准哭!」。

▲《誰先愛上他的》(圖/華納兄弟)
▲《誰先愛上他的》(圖/華納兄弟)

許多演員都視哭戲是演技的表彰,但在徐譽庭的眼裡,有很多時候那些哭只是演員的技術,卻不是角色的心痛。所謂的「不許哭」,只是讓邱澤放下壓力「別怕,沒人在等你的眼淚」而專注在當下的情境裡。當邱澤以「個人魅力讓人印象深刻,表演流暢,為角色增添說服力」而榮獲第20屆台北電影獎最佳男主角之後的某夜,邱澤私訊了徐譽庭:「謝謝阿姊,原來『不准哭』是這麼痛的感覺!」而徐譽庭也回覆他:「我其實沒做什麼,我只是用了一些方法,讓邱澤自己跟自己戰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