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凱勛也有很幼稚的時候。(圖/記者陳明安攝)
▲莊凱勛也有很幼稚的時候。(圖/記者陳明安攝)

出道14年的莊凱勛,自從結婚生子之後,心境大轉變,甚至講出「現在要我改行也OK」的話,令人訝異,以前的他視表演為生命,是不可能說出這種話的。

他說:「這一、二年家裡發生一些事,包括去年送走了4個長輩,我的師父、舅舅、恩人的父親、叔公,加上去年我兒子來了,強烈感覺到自己真的是大人了,以前照顧你的大人們真的是老人了。也發現在做表演的時候,給了非常多時間給演員這個部分,一年365天可能有200多天在扮演別人,而且我回去檢查自己的作品,有很強烈的感覺,20多歲的時候(演戲)好用力喔,常常Overacting。」

「但當看到生跟死在你面前交替,就發現表演這件事,其實只是工作,當你沒有把它看得那麼重的時候,便覺得輕鬆很多,面對表演,思想和彈性就比較大,沒有非怎麼樣不可,所以今天去賣個上海包或水煎包,跟持續留在演員這一行,沒有太大的不一樣,因此從去年就強烈感覺到,似乎可以做些不同的事。」

▲去年的莊凱勛,經歷過許多事。(圖/記者陳明安攝)

感覺莊凱勛更成熟了,不過這只是在你我之間,在他老婆面前,他才敢露出自己的另一面,這一面真是大家看不到的莊凱勛,原來,平時好好先生的他,也有如此瘋狂的時候。

莊凱勛說:「我比較可怕的地方是,我有一個大原則在,那個地方誰來踩都不行,就我自己心裡的一些毛,但這才讓人家會恐懼,像我的經紀人、家人,我會毫不掩飾的爆,我又是牡羊座火象星座,好像很好相處很peace,但真的踩到那個點,我就真的爆起來了,這樣其實不太好。」

「根據我家人的觀察,塞車+肚子餓,更慘的話,再加上一個尿急,那個對我來說真的是無敵爆,其實肚子餓發脾氣這個事情,我應該要改一下,因為我太太說『你這樣很像動物、像小孩,怎麼會肚子餓就發脾氣咧』,覺得很不可思議。」

▲邵雨薇(左)也覺得餓肚子,是無法容忍的事。(圖/記者陳明安攝)

「有一次我還餓到,從冰箱拿出東西吃,卻發現已經結霜了,當下我就哇哇哇生氣到把東西狠丟到水槽,嚇到我太太跟小孩,然後我太太在客廳笑到一直拍桌子,想說你是裝3歲喔,這樣有甚麼好氣的,這樣不會很荒謬嗎?」

「還有一次我在減脂,必須降到6%(為了角色),要求老婆阻止我吃消夜,可是半夜看劇本,我餓到受不了,就躡手躡腳加了熱水煮泡麵,因為有塑膠袋會很吵,我就小心翼翼的拆,但是我太太聽到走過來大叫『你在幹嘛?』我就緊張到在很遠的地方,直接把麵拋到鍋子裡,簡直殺紅了眼,雖然最後我還是吃到了,但我太太一個晚上都不跟我講話!」

而坐在旁邊的邵雨薇透露,自己以前也曾因為直話直說得罪人,她說:「我會很直接表達說我不喜歡甚麼,像化妝、髮型、衣服,我不喜歡的都會直接講,但我直接講的意思是,現在我們來處理它吧,我們一起來處理好吧,可是如今回想,會覺得對方可能會受傷, 所以以前比較直接現在圓滑很多,現在會開始多替別人著想,畢竟以前想自己就想破頭了,現在大概知道自己要甚麼,就可以開始考慮別人了。」

▲邵雨薇進入真實太平間拍戲,馬上反胃。(圖/記者陳明安攝)

這二個很不一樣的演員,繼《樓下的房客》之後又合作電影《緝魔》,一個扮演刑警(莊凱勛),一個飾演法醫(邵雨薇),兩人還一起進入真實的太平間拍戲,邵雨薇透露:「我走進太平間就覺得頭暈,一出來就吐了,心裡有一種無法呼吸的感覺,不知道從哪裡來的反胃感、噁心感,可能也是因為我們在拍的時候,一直有人(送大體)進來吧!」

莊凱勛也承認,「因為我們拍攝的時候,太平間還在使用,時不時就會有大體進來,我們就得迴避,大概前前後後進來5、6組人,我覺得那也是一種壓力,只是我沒有噁心想吐的感覺,可能我比較八字重一點,早期我去偏遠地區拍攝的時候,男經紀人會說他的房間叮叮噹噹很吵、睡不好,但我都沒有感覺到,就說『那我跟你換房間』,不過我都一樣,一覺到天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