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2018年鴻海獎助學金評審團是由42位橫跨產官學界之評審組成。(圖/鴻海教育基金會提供)

台灣的教育制度變革以及普及化,使國人識字率、就學率、升學率皆持續上升,但在這些統計結果底下,有個不爭的事實,那就是每個人的求學過程,並非都在同一個起跑點出發,導致雖然有著不錯的升學率,卻出現懸殊的人生。為減少貧富差距致使的學習落差,政府單位注資弱勢學子、企業也組織基金會也一盡社會責任,其中以52赫茲鯨魚為構想的「鴻海獎學鯨」比喻鴻海獎助學金所幫助的清寒學子,因這些學子與52赫茲鯨魚相同地為他們的夢想不斷努力,期望有一天讓世界聽見他們的聲音,鴻海獎學鯨集結多元評審除了替申請學子評分外,更為這些學子拍攝加油打氣宣傳以及教學系列影片,讓因遭遇困境而需協助的學子能重拾自信,並在申請計畫的過程中,找到明確的未來規劃。

有人生在富裕、小康家庭;也有人得半工半讀,時時刻刻在生計與學業之間拉扯,全職學生漸漸成了奢求,一不小心便可能為了麵包捨棄學業和夢想,為減少台灣青年為了五斗米而「志向夭折」,從2017年至今,歷經2屆的「鴻海獎學鯨計畫」,已為逾600位學生協助紓困。第3階段即將展開,但與往年不同的是,今年將總名額將提升至330名,總金額超過3300萬元,只要是大專院校與碩博士生皆可申請。有別於政府單位,「鴻海獎學鯨」給予金援之外,更提供弱勢青年學子提升能力的平台,加入了多元評審的經驗分享與課程規劃,協助學子讓這筆錢有效翻轉人生。

「除了給釣竿,更應該教他們怎麼釣魚」,身為「鴻海獎學鯨」評審的莊智超這麼說。現年41歲的莊智超,是名建築師,也是位企業家,曾受夢想資助計劃資助,如今創辦 IOH開放個人經驗平台。在擔任評審時,看過許多來自不同背景學子的自傳、影片,他有感而發的提到,「鴻海獎學鯨是一個啟發,給予10分的援助,期望他們可以產出12分的成果,這才是真正替困境找到出路」。他認為,獎學鯨的資助,不單純為補足現下的經濟漏洞。最讓他印象深刻的是,不少清貧學子拿到經費,第一時間思考的是,如何造福和自己相同經歷的人,同時投身學校公益性社團等,讓課後生活,不只是被打工維持生計所綑綁,而更有餘力可以做更多事情。

2
▲台大MOOC計畫執行長葉丙成,連續兩年擔任「鴻海獎學鯨計劃」評審召集人。(圖/鴻海教育基金會提供)

「找回他們的自信心」一眼看出弱勢學子內心困境的台大電機系教授葉丙成,長期關注教育、社會等時事脈動,也是連續兩年擔任「鴻海獎學鯨計劃」的評審之一,他認為在這麼多案例,看見不少孩子為了打工荒廢學業,在求學過程中逐漸無感,跟同學間的水平拉大,再加上台灣現今教育觀念多半仍是以成績至上,在這種制度氛圍下,更是不被認同,導致惡性循環,自信急速流失,就算孩子們得到資源,恐怕也無法好好發揮。而他在「鴻海獎學鯨計畫」見證到,除了給予學子們金援,同時提供增能資源也是相當重要,如「鴻海獎學鯨成長營」,提供學子們自我能力提升,藉由 『Learn、Network、Growth』三個面向,建構青年世代因具備的「解決問題」、「展現自我」、「創新創造」能力,包括學習史丹佛大學d.school的設計思考、認識AI人工智慧、學習創新創造力,以及訓練自我表達與打造人脈 。

葉丙成教授接著說,「鴻海獎學鯨計畫」目前針對協助的對象是大專院校以上的學子,而本身積極投入創新教育於中小學生,開發出全球第一的線上遊戲學習平台,提供多元優質的題庫,期望未來與鴻海獎學鯨可有所結合並一同善盡心力,填補台灣教育落差帶來的學習斷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