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原愛有個嚴厲的母親。(攝影:篠山紀信/三采文化提供)
▲福原愛有個嚴厲的母親。(攝影:篠山紀信/三采文化提供)

3歲9個月,福原愛就開始打桌球,日本老百姓都是通過紀錄片《鏡頭下的四分之一個世紀》當中開始認識她,筆者也是。印象裡,福原愛總是在哭,輸球哭,贏球也哭,而她的身旁總是站著媽媽福原千代,氣勢洶洶地說著:「現在不打,你就永遠都別想打了!」

觀眾都吃驚了,天哪,這麼兇?小女孩才幾歲。

福原愛在新書《不管怎樣的哭法,我都準備好了》談到媽媽當年的教育,吐露從小一度認為「媽媽是不是恨我」,她說,比起母女稱謂,她多數時候都覺得自己與母親反而像是「教練跟選手」的主從關係。

▲福原愛有個嚴厲的母親。(圖/取自臉書)

一句句:「不想練就不要練了。」「如果現在不要打,以後永遠都不要打。」「今天妳走出去休息,以後就不用再來了,我不要浪費時間。」對一個還沒上學的小孩來說,母親代表一切,福原愛表示:「媽媽拋棄自己,如同天要垮下一樣地令人崩潰。」

一直到長大了、懂事了,甚至有了自己的孩子,福原愛才明白,原來桌球這條路,是媽媽替她鋪好的,「我確實沒有從她身上得到想像中的愛與情感,但在我堅持投入桌球將近20幾個年頭中,遇到超多給我愛的人,追溯源頭,那正是我母親給我的愛。」

就像剛開始打球時,小福原愛被電視台訪問,遇到了記者佐藤修先生,之後透過富士電視台的紀錄片《鏡頭下的四分之一個世紀》,她博得了好多來自群眾的關愛,「贏球了,球迷給我支持加油,那是愛;輸球了,他們還是鼓勵我、安慰我,幫我分析對手策略,那也是愛。」

▲福原愛與江宏傑很相愛。(圖/ELLE Taiwan提供)

期間她跑去中國東北訓練,也遇到了素昧平生的人照顧,「我在俱樂部跟著中國教練學普通話,看到每個東西都會問:『這個中文怎麼說?』讓我多會了一種語言。」點點滴滴,在福原愛的解讀裡,都是愛。

因為中文,她還遇到了江宏傑,「我遇到小傑,來到了台灣,這裡也充滿愛。」

「我突然間明白了。原來不管是誰,每個人生命中都會有100分的愛,只是從不同的地方得到。」

▲福原愛與江宏傑很相愛。(圖/取自臉書)

福原愛領會到了,有些人在家裡得到萬般呵護,有些人長大後得到眾人關愛;有些人一出生就被拋棄,但長大後交友廣闊;有些人早早離家打拚,但事業上有貴人相助;有些人的原生家庭並不美滿,但遇到了懂得愛的人結為連理,打造美滿的另一個家。

每個人其實都會蒐集到100分的愛,只是來源不同。

「也許妳沒有從父母那邊得到一般人所謂的愛,但空出來的地方,會有其他人的愛來補上。」

「我相信我的路是媽媽鋪好的,沒有她,就沒有今天的我。一點也不誇張,沒有媽媽的嚴厲,我不會被日本人認識,不會打桌球26 年,更不會遇到老公,不會有現在這樣充滿愛的家,也不會有那麼多台灣人給我無條件的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