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靂黃家第五代黃亮勛,求學時期曾組過樂團,原本沒想過要接家業,但片場一次意外,讓他意識到原來自己是家中一份子,已跟布袋戲分不開了。(圖/記者林調遜攝 , 2018.8.15)
▲霹靂黃家第五代黃亮勛,求學時期曾組過樂團,原本沒想過要接家業,但片場一次意外,讓他意識到原來自己是家中一份子,已跟布袋戲分不開了。(圖/記者林調遜攝 , 2018.8.15)

布袋戲是許多人共同回憶。說起布袋戲就不得不提起雲林黃家,知名操偶藝師黃海岱,師承父親黃馬擦亮黃家招牌,而黃家布袋戲也一路傳承給第三代金光布袋戲大師黃俊雄,以及第四代的現任霹靂董事長黃文章。如今,第五代霹靂副總經理黃亮勛在兩岸市場上相當活躍,只是這位七年級的黃家接班人,一度將生活重心擺在樂團經營,剛開始並沒打算承接家業,直到那一場暗夜大火…。

「就是生活的一部分!」霹靂黃家第五代、同時也是目前霹靂副總經理的黃亮勛,說出他對布袋戲的感覺。

現年30出頭的他,從小在雲林跟著爸媽看布袋戲、玩布袋戲,他坦言,自己小時候對布袋戲沒有特別感覺,直到上學後有人會說「你就是誰誰誰的孫子」、「你阿公是誰」,才察覺,布袋戲似乎與自己有著特殊連結的情感。


▲霹靂黃家第五代黃亮勛說,布袋戲是生活的一部分,再平常也不過,但跟真正家人一樣,只有出現重大事情或當自己到外面走一圈再回到家裡時,才感受到家人的重要性。(圖/霹靂提供)

其實,黃亮勛從小就被爸媽「放牛吃草」,因為做布袋戲太辛苦了,父母幾乎沒有問過他要不要接班,只有在高中聯考考完時問過一次。他說,年輕人根本不知道要做什麼,想讀理組或當醫生,都是學校環境灌輸出來的,後來他選擇就讀台大生化科技,又「不務正業」地接觸到音樂,甚至組樂團進行音樂創作。

「只有自己去嘗試接觸後,才會知道自己要什麼,或看了很多後,才比較會思考。」他坦言,高中後北上生活多采多姿,「走跳期間」看了很多事,才想到台灣自己的文化─布袋戲其實有很特別、長遠發展過程。但當時也只限於想想而已,真正促使他進入霹靂工作的,是發生在故鄉雲林片場的一次意外。

那年,黃亮勛正在服兵役,有天早上5、6點接到家中電話說,電話那頭急著說:「片場失火了!」於是他8點多就請假離營趕到片場,眼前看到的不僅是燒焦的片廠殘灰,上過戲的200、300尊「本尊偶」甚至焦黑散落一地。

黃亮勛眼中除了殘破不堪的現場外,還有父親、叔叔、老員工們的無助神情,那個早晨,片廠布滿死寂…。回想當時情景的他,即時正在接受採訪,卻開始哽咽不語,慢慢吐出這句話:「那時我才感同身受,原來自己是家中一份子,已經跟布袋戲分不開了」。


▲霹靂黃家第五代黃亮勛(圖左)近年來負責開拓中國大陸與日本市場,就連妹妹黃政嘉(圖右)也加入,近來成為品牌企畫中心經理。如今兄妹齊心,要凝聚黃家人力量,帶領霹靂與布袋戲走出更多可能性。(圖/記者林調遜攝 , 2018.8.15)

對黃亮勛而言,小時候,布袋戲是生活的一部分,再平常不過,但布袋戲就跟真正家人一樣,只有遇到重大事情或當自己離開到外面走一圈再回到家裡時,才能感受到家人的重要性。

這場祝融之後,黃亮勛決心成為霹靂一員,如今他開始負責開拓中國大陸與日本市場,且成績有目共睹,就連妹妹黃政嘉近幾年也加入霹靂成為品牌企畫中心經理,兄妹倆時常在家、在公司討論公事,如今兄妹齊心要凝聚黃家人力量,帶領霹靂與布袋戲走出更多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