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袋戲大師黃海岱為北管布袋戲代表人物,特色為布袋戲動作大且華麗、適合戶外演出,因此深受普羅大眾喜愛。(圖/霹靂國際提供)
▲布袋戲大師黃海岱為北管布袋戲代表人物,特色為布袋戲動作大且華麗、適合戶外演出,因此深受普羅大眾喜愛。(圖/霹靂國際提供)

提起布袋戲文化,就讓人想起雲林虎尾,而在當地布袋戲產業中最為人所熟知的就是霹靂黃家。

布袋戲大師黃海岱師承父親黃馬,兒子黃俊雄將布袋戲搬上電視,並創下台灣電視史上97%超高收視率記錄,黃家第四代黃強華(本名黃文章)不遑多讓,以電影手法製作布袋戲並行銷各國、推動霹靂上櫃。如今黃家開枝散葉來到第五代,黃強華的兒子黃亮勛逐漸接班,同樣擁有創新血脈。

布袋戲大師黃海岱出生於1901年,15歲那年師承父親黃馬學布袋戲,之後一手創立「五洲園」,演出多部膾炙人口的布袋戲。即便戲偶表情不動,但靠著手掌、手肘與手指間的舞動,再加上鑼鼓聲樂,戲偶出神入化、翻騰移動,舉手投足活靈活現也不夠形容,仿佛就是有了生命。

黃海岱曾透露,他寫的布袋戲劇本都會設法融入歷史故事,一方面讓劇情有歷史根據,另一方面也因為觀眾熟知歷史故事而更能融入他創新的劇情裡、牽動大家情緒。後來他突發奇想在戲偶貌面與服裝上大做改變並加設舞台機關,瞬息萬變的口白、身段與布景,再加上華麗的武打動作,讓他的布袋戲大受歡迎、紅遍大街小巷,也成為其他劇團的仿效對象。


▲金光布袋戲大師黃俊雄創作出《雲州大儒俠》史艷文,並把布袋戲搬上電視,極盛時期收視率高達97%。(圖/霹靂國際提供)

黃海岱一生奉獻給布袋戲,曾獲得「第六屆國家文藝獎」,而他所育的兒女中,較出名的是長子黃俊卿和次子黃俊雄,同樣師承父親各有成就。其中,黃俊卿堅持戲院及野台演出,黃俊雄則創造了電視布袋戲巔峰。黃俊雄19歲組成「真五洲劇團」,之後228事件,布袋戲從戶外轉向戲院演出以避免人群聚集產生動亂,但這個時空背景也讓黃俊雄的金光布袋戲就此盛行。

跟父親黃海岱一樣,黃俊雄玩布袋戲玩出創新,不僅把戲偶加大,造型更是變化萬千,有七彩燈光甚至爆破的聲光效果,金光布袋戲就此得名,也打破了以往戶外演出的限制,顛覆人們對布袋戲的想像,在戲院棚內劇情更能天馬行空了。而演出劇中,以《雲州大儒俠》史艷文最受歡迎。

1970年代《雲州大儒俠》史艷文首度於台視播出,史艷文做為民族英雄對抗萬惡藏鏡人,打鬥與緊張刺激的劇情轟動全台,風靡無數老老少少,每天中午家家戶戶守著電視,曾創下97%超高收視率,當時新聞局還一度以妨害農工正常作息為由要求停播,創下空前紀錄,史艷文也成為全民偶像。

黃俊雄對布袋戲的熱情,也延續到兒女DNA血液中,第三代黃強華(本名黃文章)、黃文擇及黃文耀還有黃立綱與黃鳳儀,也各以「霹靂布袋戲」(霹靂國際多媒體)、「天宇布袋戲」、「金光布袋戲」(天地多媒體)系列聞名於布袋戲界。


▲霹靂董事長黃強華(本名黃文章,圖中)攜手與兒女黃亮勛(圖右)與黃政嘉(圖左),打造霹靂未來藍圖。(圖/攝影師郭政彰攝,霹靂國際提供)

其中,黃強華在1992年脫離父親自己獨立,創立大霹靂節目錄製公司(霹靂國際前身),與擁有「八音才子」美譽的弟弟黃文擇一塊兒打拼,並以「素還真」闖出名號,雖然外界認為這是兒子與父親在打對台,但創新的基因似乎一脈相承。

黃強華使用爆破特技,搭上剪接與後製,以電影手法拍攝電視劇,同樣引起盛況,當時全台灣錄影帶店鋪線率達90%,每周推出兩部新戲進軍DVD市場,每年光是DVD營收就創下新台幣5億元,即便期間雲林土庫片場一度毀於祝融,但他反而越挫越勇,乾脆將設備全部換新成數位化。

2000年首部布袋戲電影《聖石傳說》上映,結合傳統藝術與數位3D動畫,媲美好萊塢電影,開創了布袋戲的新里程碑。黃強華更於2014年10月推動霹靂上櫃,近年來霹靂黃家第五代、黃強華兒子黃亮勛也加入經營核心,2015年2月上映的布袋戲電影《奇人密碼-古羅布之謎》,就由父子聯手負責導演與編劇。

黃亮勛的藝術創作細胞一脈相承,創新的DNA蠢蠢欲動。2016年7月上映的《東離劍遊紀》,就是由他擔任製片,與日本動漫界神級大師虛淵玄合作,邀請日本知名聲優參與,讓布袋戲開口說日文,主題曲更由日本知名歌手西川貴教演唱,成功掀起話題與熱潮,粉絲也就此從布袋戲圈擴及到動漫圈。

而隨著大陸市場逐漸擴張,大型線下活動吸引消費者人潮能力,已讓許多大型商場邀約霹靂展出或演出,再加上更多的授權手遊或角色授權遊戲,以及日本市場即將於10月1日推出《東離劍遊紀2》,都可望挹注霹靂營運動能。累計霹靂今年上半年營收約達3.39 億元,年增12%。另外受惠於台幣、人民幣匯率走貶,上半年稅後淨利為5365萬元,EPS為1.05元,獲利較去年同期大幅成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