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潤東入圍金鐘獎「戲劇節目編劇獎」、「戲劇節目導演獎」。(圖/記者陳明安攝,2018.09.22)
▲何潤東入圍金鐘獎「戲劇節目編劇獎」、「戲劇節目導演獎」。(圖/記者陳明安攝,2018.09.22)

何潤東出道20年首度執導《翻牆的記憶》入圍第53屆金鐘獎8項大獎,當時何潤東發表感言時曾說:「彌補了收視的遺憾。」確實,《翻牆》探討的多為社會黑暗面、校園霸凌,並不屬於大眾喜愛的口味,加上沒有與無線台做搭配,使得收視一直不盡理想。此次風光入圍金鐘獎,何潤東的導演路也像是倒吃甘蔗,越來越甜。

何潤東出道多年,早已是大咖演員,他花了20年來成就自己的導演夢,從一開始他就篤定不打安全牌,不僅大膽啟用新演員,還找來離開伸展台多年的好友陳恩峰擔綱要角,當年輕演員自己都不相信自己的時候,唯有何潤東正能量爆棚,就是要他們相信,成為劇中的一份子都是命中注定。

▲陳恩峰(左起)、何潤東、吳念軒靠《翻牆的記憶》入圍金鐘獎。(圖/記者陳明安攝,2018.09.22)

首度執導便入圍「戲劇節目編劇獎」、「戲劇節目導演獎」,問及會不會失望沒有入圍演員類獎項?何潤東幾乎沒有思考地回應:「我沒有入圍演員獎是對的,每個演員要為自己的付出扛責任,他們要很專心才有資格入圍。」他坦言把很多心思都花在其他演員上,比起演員,何潤東把「導演」一職看得更重要。

還記得《翻牆》剛播出時,也訪過問何潤東,當時他曾說,若是這一檔戲沒有獲得一定程度的迴響,那可能會讓他未來不再於台灣做這類型的嘗試,聽起來有點心酸又無奈,但我們都知道現實才是一切的考量。

▲何潤東坦言最想得「戲劇節目導演獎」。(圖/記者陳明安攝,2018.09.22)
▲何潤東坦言最想得「戲劇節目導演獎」。(圖/記者陳明安攝,2018.09.22)

隨著時間過去,老天似乎給《翻牆》打開另一扇窗,金鐘獎不僅認同了何潤東身為導演的識人慧眼,對於劇本也抱持肯定的態度。如今再度問起此話題,何潤東也給出不同答案:「我覺得心態上、健康上都有恢復了,跟金鐘獎沒關係,我的身體能再次負荷,我還是會再走導演這條路,我當了二十年演員,現在的我、要去走另一條路。」

問及「編劇」與「導演」獎項,最想獲得哪一項?何潤東笑說:「應該是導演獎,畢竟我十幾年前就計畫、去學習,如果得獎代表我以後有更多選擇,大家認同感更多,往後就能得到更多資金、劇本,也會有更好的演員想來演我的戲,這些都是為了之後的創作、累積的資產。」

▲何潤東為《翻牆》推掉許多邀約。(圖/記者陳明安攝,2018.09.22)
▲何潤東為《翻牆》推掉許多邀約。(圖/記者陳明安攝,2018.09.22)

不僅首度執導戲劇,更大膽啟用新進演員,其中「最佳新進演員」的五個入圍名額,宋緯恩、姚亦晴、張豐豪就佔了三個席位;吳念軒、陳恩峰也一同角逐「最佳男配角」,證明何潤東的識人眼光。

問及比較希望吳念軒還是陳恩峰得獎?何潤東表示,「我覺得他們兩個都不得也OK,這次蔡振南大哥很強,如果兩人一定要其中一人得,我希望吳念軒得獎,因為恩峰把自己的人生打理得很好,吳念軒還在人生衝刺的階段,如果他得了,激勵作用會比較大。」

▲何潤東(中)擁有慧眼,陳恩峰、吳念軒皆入圍「最佳男配角獎」。(圖/記者陳明安攝,2018.09.22)
▲何潤東(中)擁有慧眼,陳恩峰(左)、吳念軒皆入圍「最佳男配角獎」。(圖/記者陳明安攝,2018.09.22)

提到讓每個入圍者最緊張的揭曉時刻,當自己的影像與其他入圍者同時出現在螢幕上時,有想好做什麼表情了嗎?何潤東笑說:「我要好好享受那刻,出現在五個框框之一的時刻,人生能有幾次這種機會?不一定有第二次,我要記清楚我的反應。」

▲何潤東熱愛「導演」一職。(圖/記者陳明安攝,2018.09.22)
▲何潤東熱愛「導演」一職。(圖/記者陳明安攝,2018.09.22)

第一次為《翻牆》訪何潤東,他充滿了對戲的熱忱與積極,這回因入圍金鐘訪問,感受到他不同的氣場,像是心滿意足又平靜,當他看著好友陳恩峰,不難看出兩人惺惺相惜的動人友情;當他望向吳念軒,則是充滿冀望與希望。觀眾花了20年去見證何潤東的演技,相信接下來的日子,無論得獎與否,何潤東的導演路,如同他一路走來穩紮穩打的演藝事業,已經逐漸成長壯大。

▲何潤東憑《翻牆》入圍金鐘獎。(圖/記者陳明安攝,2018.09.22)
▲何潤東憑《翻牆》入圍金鐘獎。(圖/記者陳明安攝,2018.09.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