拓殖大學台灣因仔蔡鉦宇。(蔡鉦宇提供)

大學四年通常你會做什麼?「由你玩四年?」還是忙著修不完的學分跟去不完的聚會?在日本就讀拓殖大學的「台灣囝仔」蔡鉦宇,在大學的每一天,都只有一個目的,「希望能夠進入日職」。

從甲子園光星高校強權備受矚目的「外援」留學生,再到東京東都大學聯盟拓殖大學的大一生,剛進入大學的蔡鉦宇卻沒有享受到該有的光環,而是一步一步往上爬,最後到大四,終於獲得先發選手資格。

「大學跟高中不一樣,大學你要很自主,一到五都要自主練習,六日就會一起練習或比賽。」他說。

拓殖大學台灣因仔蔡鉦宇。(蔡鉦宇提供)

蔡鉦宇一天的課表如下:

上午6:20起床打掃環境,吃完早餐7:50就開始練習,若有課就去上,直到下午又再度練習,一天苦練時間至少超過8小時。

幾乎沒有假日,蔡鉦宇自然珍惜跟家人相聚的時間,不過一個人在日本打拚,能支持他下去的除了夢想,還是努力下去的動力。

「畢業論文老師是指定給我日本職棒跟中職的文化差異,我認為這也是很棒的題目。」蔡鉦宇說。

不是只有打球,讀書也是拓殖大學很重要一環,尤其是過去日治時期曾在台灣擔任總督的桂太郎所創立,當時名稱是:「台湾協会学校」,也是讓當時被殖民的台灣人在日本有學校可以讀。

拓殖大學台灣因仔蔡鉦宇。(蔡鉦宇提供)

蔡鉦宇來到拓殖大學,而捨棄當時原本有機會進入樂天金鷹育成選手的機會,的確是一大挑戰。

「若有球隊選中我都好,無論是支配下或是育成都可以,若真的不如預期,我也會考慮社會人球隊。」他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