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屆金馬影帝,邱澤的呼聲很高。(圖/記者葉政勳攝,2018.11.17)

或許拍攝手法不一樣,但邱澤在電影《誰先愛上他的》表現,一直令人想起《七月與安生》的金馬影后周冬雨,兩人在片中同樣經歷了從以前到現在,同樣在愛與不愛之間糾結,周冬雨和馬思純為了男人的纏繞不清,何嘗不是邱澤和謝盈萱的寫照,只不過邱澤更勝一籌的是,他以直男的身分演繹同志,竟是那麼自然到像呼吸般的存在。

邱澤這次在《誰先愛上他的》的表演,完全打破他以往的演戲方式,驚艷之餘不禁讚嘆「這是我們以前認識的那個邱澤嗎?」連他自己都承認,以前拍攝之前在把劇本背熟以後,就已經預設好自己到時候該怎麼演出,好像有個固定公式般,知道鏡頭到時候會在哪裡拍到自己,但這次不一樣了,他說:「譽庭姊(徐譽庭,本片導演兼編劇)希望我的表演能跟過去不同,以前的表演總在安全範圍之內,可是譽庭姊卻把我設定的全部否定、全部拿掉!」

「她叫我不要設計、不要想這個角色應該怎麼演,甚至到拍攝當天才給我看那天的劇本,我每天根本是在不知道劇本的狀態下演出,我甚至不知道下一場戲是什麼,她的用意是希望我百分百跟阿傑(片中角色)結合在一起,讓我相信自己就是阿傑,不管攝影機放在哪裡,不管台詞說什麼,我就是阿傑,我就做阿傑該做的事、該有的反應。」

▲邱澤這次的表演方式,完全跟以前不一樣。(圖/記者葉政勳攝,2018.11.17)
▲邱澤這次的表演方式,完全跟以前不一樣。(圖/記者葉政勳攝,2018.11.17)

結果,也把邱澤以往很在乎鏡頭的鏡頭感全都打破了,他說:「我在拍《誰先愛上他的》時,比較會讓自己盡量去感受情感上的流動,而過去的表演經驗則是為了確保拍攝順利,把自己設定好那個角色,反而有種被『鎖』起來的感覺,因為如何做反應好像都已經設定好,但那樣反而做太多了。」

也就是說這次的邱澤,根本就是阿傑,而活成阿傑的邱澤,又怎麼不令人心疼和心碎,也讓人對邱澤拿下金馬影帝,燃起了熊熊希望。

▲跟其他四位入圍最佳男主角的演員比較,這次邱澤一點也不輸他們。(圖/記者葉政勳攝,2018.11.17)
▲跟其他四位入圍最佳男主角的演員比較,這次邱澤一點也不輸他們。(圖/記者葉政勳攝,2018.11.17)

你說鄧超在《影》裡頭一人分飾二角嘛,但邱澤卻在《誰先愛上他的》裡,演繹三個不同時期的阿傑,不僅掌握得唯妙唯肖,爆發力演出更是無話可說。他把年輕時對愛的青澀癡狂、進入不被認可愛情後的深情無悔、以及失去愛人之後的看似不在乎卻又痛到心坎兒裡的感情,拿捏到讓人鼓掌叫好的地步,那種細膩與微妙的情感變化,恐怕比鄧超一人分飾完全不同的「二個人」來的更高難度一些。

你說徐崢在《我不是藥神》那種叫人笑又令人哭的演繹,十足讓觀眾跟著心情起伏感動落淚,但邱澤何嘗沒有,他跟謝盈萱和黃聖球對峙時的爆笑,以及愛人過世痛到哭不出來的表情,還有默默一句「你知道分手一天等於一萬年嘛」的ㄘㄟˋ心,一樣讓觀眾又笑又哭,甚至邱澤自然到不行、特有的某種同志調調(看了就知道),更把這個層次加深了一級。

你說段奕宏在《暴雪將至》,把從意氣風發到失落入獄,歷經人世的炎涼和無情,演繹的十分到位,可邱澤卻把活在自己世界裡的意氣風發,到失去愛人的失落無奈,演繹得更絲絲入扣,而一般人對同志的無知和歧視,又怎麼不讓邱澤歷經人世的炎涼和無情,而且慶幸的是,他的阿傑的那種隱隱豁達,更給了觀眾對這個世界的希望。

至於《大象席地而坐》的彭昱暢,以24歲演繹那個內心備受折磨的學生,的確備受注目,但老實說,這部片看的還是已故導演胡波的拍攝手法和演繹劇情的方式,是一部導演之作,不像徐譽庭,根本是量身打造《誰先愛上他的》給邱澤,整個人物的表現和精采程度,恐怕也不是彭昱暢的角色所能比擬,再加上他必須和其他三位主角章宇、王玉雯、李從喜分享主劇情的發展,而邱澤幾乎是承擔整個劇情主幹,優勢也立現。

不過,即使直到現在,記者都還有點無法置信,邱澤怎麼可以在《誰先愛上他的》表現得那麼亮眼,倘若他這次真的拿下金馬影帝,也著實叫人無話可說就是了。

▲期待邱澤未來的戲路會更寬廣,更叫人耳目一新。(圖/記者葉政勳攝,2018.11.17)
▲期待邱澤未來的戲路會更寬廣,更叫人耳目一新。(圖/記者葉政勳攝,2018.1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