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rencici專訪。(圖/記者葉政勳攝, 2019.01.03)
▲Karencici專訪。(圖/記者葉政勳攝, 2019.01.03)

說到名字,會取名「Karencici」的原因全是由她自己想出來的,英文名字剛好是Karen,而本名又有個「茜」(註1)字,因此Karencici將兩者結合,變成了「Karencici」,其實從取名就能看到她的性格,想要普通中帶點小叛逆的不同。聊起個性,Karencici提到,雖然骨子裡多少帶了點叛逆的因子,但她很聽家人的話,也沒有忤逆過家人,倒是在創作歌曲上比較叛逆,只寫自己想寫的,不去管市場需要。

Karencici在美國出生,3歲到大陸的海南生活一些日子,14歲才再次回到美國,也因為這樣,讓她一直有兩個家,可同時又會有不知道自己的家在哪的感受,她形容「一種到處是我家,卻又不是我家的無歸屬感。」Karencici笑說,14歲剛回到美國時,滿不適應的,甚至有遇到一些歧視的情況,「我那時候已經忘記英文了,有些同學對我會有點種族歧視,但我沒有在意,不過我會用中文罵回去,他們也聽不懂。」

註1:「茜」字某些地方唸作「ㄒ一」。

▲Karencici專訪。(圖/記者葉政勳攝, 2019.01.03)

後來Karencici努力的學習英文,用一年的時間才與同學打成一片,最後還與那些一開始歧視她的人變成朋友,說起這段故事,Karencici只覺得是個很特別的經歷,也幸好沒有真的被欺負。

從小便開始學習音樂相關的Karencici,早在6歲就確定想成為歌手,「外婆是最大的推手,她本身喜歡唱歌跳舞,所以也送我去唱歌、跳舞、學鋼琴,以前小時候只覺得上這些課好累,直到回到美國,我才真的喜歡上音樂。」Karencici也說道,小時候曾經向外婆抱怨過不想上才藝課了,想像其他小朋友週末在家玩,但由於外婆是位律師,一板一眼,竟然曾經把不練琴的她鎖在家門外,讓Karencici一個人苦坐在家門口,後來是外公回來,這個處罰才結束。

▲Karencici專訪。(圖/記者葉政勳攝, 2019.01.03)
▲Karencici專訪。(圖/記者葉政勳攝, 2019.01.03)

Karencici是從歌唱比賽發跡,在就學期間,做過許多Demo,還丟給韓國唱片公司碰運氣,可是都沒有回音,所以她轉而去比賽,終於脫穎而出,決定來到台灣發展,但Karencici坦白的說:「我在台灣沒有朋友、家人,有點孤獨,外加上家人很寵我,所以我根本是個生活白痴,剛來到台灣,洗衣機也不會用。」且她自爆,當初根本沒想那麼多,只單純覺得「不用上學了,爽啊!」就來台灣,到台灣一陣子後才開始有點後悔。

剛到台灣的日子有3年的時間沒有活動,所以Karencici每天都寫一首歌,「可能是因為有很多想說的話,把自己關在家裡,一個禮拜才出門一次。」也是因為這個時期沒有什麼運動量,加上壓力、憂鬱,讓她開始暴飲暴食,因此變胖,雖然有規定每天要走1萬步,走了一個月後,發現沒有效果,她就放棄了。

後來Karencici強迫自己振作,開始參加台灣的歌唱比賽,積極瘦身,終於讓唱片公司看見她的努力,簽下她,並在去年底發片,對於成為歌手,她一臉夢幻的表示到現在依舊覺得不可思議。

▲Karencici曾幫田馥甄、蔡依林寫過歌曲,能更出道成為歌手,對她來說依舊是件不可思議的事情。(圖/華研國際提供)
▲Karencici曾幫田馥甄、蔡依林寫過歌曲,能更出道成為歌手,對她來說依舊是件不可思議的事情。(圖/華研國際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