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求改善疲勞航班,是此次華航機師罷工主要訴求之一。(圖/NOWnews資料照)

Savungaz Valincinan/國立成功大學航空太空工程學系校友

大學時曾短暫參與研究所的民航專題,那時候要做的是,設計如何用儀器監測眼睛評估塔台人員或飛行員的疲勞狀況做事先預警。

當時閱讀人生第一篇英文學術文獻談的是排班方式對生理影響,當中談到 sleep debt(睡債),大致是說,人的生理時鐘基本上是固定的,一但熬夜或作息顛倒,要補回正常狀態的休息時間會遠超過熬夜的時間,那個超出的休息時間需求就叫睡債。再來是人的生理時鐘不太可能輕易改變,即便持續上了一段時間晚班,也不太可能讓生理時鐘直接跟著作息顛倒。(頂多是偏移一些)

因此,最好的排班方式會是向後遞延,例如早班一段時間、再中班一段時間、再晚班一段時間。但實務上例如護理師、機師這樣的行業,這種能夠順應生理的排班方式根本不可能實現,也因此這類型的工作者往往累積過多的睡債無法補回,而持續在高度疲勞的狀況下工作。看似工時不一定比一般人長,但身體是一直處於高度疲勞的狀態,更不要說時差帶來的更嚴重的生理時鐘錯亂。

我只是要說,像機師這樣需要高度專業、專注度、和及時反應能力的工作,真的需要精神體力良好的人來執行,這絕對不是一件「小事」也不只是個人利益。企業高層罔顧這些重要的安全因素,根本是拿員工和旅客的命在賭!所以當機師不得以做出罷工的決定,那不只是為了他們自身的利益、更是為了所有旅客的安危!

我的一位機師好友曾經告訴我,他每次在飛機起飛的時候,心情總是會特別嚴肅。他知道自己肩負的是好幾百條生命,他必須要盡所有的力氣將旅客安全送達終點,那樣的責任感完全無法玩笑看待。而我相信多數的機師都是抱持著這樣的態度在執行每趟飛行。所以,罷工造成的不便都是真的,但請大家體諒、並且支持,一起要求企業經營者負起應負的責任成本、保障勞工及旅客的安危。這不會只是機師工會的事,更要整體社會給予壓力和監督!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public@now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