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前立委謝國樑。(圖/翻攝自謝國樑臉書)
國民黨前立委謝國樑。(圖/翻攝自謝國樑臉書)

國民黨在去年九合一選舉中大勝,一掃前兩次選舉的失敗陰霾,也導致黨內有意角逐2020總統大位者眾,然而黨中央遲遲未決定初選方式,並傳出可能修改原有70%民調、30%黨員投票的初選方式,改為美國總統的開放式初選,因而引發爭議。國民黨前立委謝國樑今(10)日發出給黨中央的一封信,從「法律面」和「他黨經驗」進行分析,呼籲黨中央務必要以黨的形象及黨員的萬全為依歸。

謝國樑表示,做為一個國民黨員,他當然也很關心2020的選舉。然而,發現最近大家在討論國民黨總統及立委初選使用「黨員投票」以及 「全民調」的過程中,並沒有針對法律面做太多的分析,讓他非常的訝異。

謝國樑認為,法律面上的優缺點分析應該才是選擇哪種方式的核心考量之一。有鑒於此,他寫了封信給黨中央,希望黨中央能夠注意到「法」的這個層面,來做出一個適合的判斷。

謝國樑「致黨中央決策高層的一封信」全文如下:

各位黨中央的長官你們好,我是前立法委員謝國樑。最近因為2020大選將至,黨內人才盡出,總統初選看似相當激烈。國樑因有幸從第六屆立委第四會期開始,將近十年的時間,連續代表國民黨團參加了十九個會期的司法委員會,替本黨完成些許的立法工作及刑事政策的監督,所以希望能夠從法律的觀點以及實務的執行面上,對於本黨的總統及立委初選制度提出一些誠摯的呼籲。

近年來因「總統副總統選舉罷免法」及「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的數次修正,已將總統及立委的黨內初選納入選罷法,因此黨內候選人的選舉在初選階段就已名明確列入法律的規範,有鑒於此,當年本黨團成員均積極要求法務部對於何謂賄選提出明確的定義。包括賄選方式的種類、文宣品的價格限制等提出一系列的問題,並要求法務部將標準明確化。

當年法務部受我等監督,先後提出了「米粉及貢丸湯」、「三十元文宣品」等明確免責事項,並召集檢察長會議提出了「賄選犯行例舉」以供各政黨及候選人參考,並明確將「代繳黨費」、「提供交通工具」等行為納入了賄選行為規範。

在民國96年他黨的一場黨內總統初選中,有兩位民眾分別一位因提供交通工具及另一位提供500元費用,分別遭到了高雄地檢署起訴及高雄地院一審判決三年兩個月。(高雄地院96年選訴字第27號)此判決震撼國內各政黨,並大幅改變了國內選舉生態,各政黨紛紛使用「全民調」來取代「黨員投票」,以免政黨眾候選人等在初選階段就一不小心遭受到司法追訴,重創政黨及候選人形象。

目前黨內選舉因人才濟濟,初選競爭激烈,未來選戰看似將重心放在黨員投票,並比照黨主席及黨代表黨員直選方式,在地方上進行大幅動員。然而黨主席屬於人民團體選舉,並不受選罷法管轄,為鼓勵黨員積極參與,代繳黨費及代保管黨證雖不鼓勵,但仍均屬可見之常態。然而黨主席及黨代表選舉完全不能與總統及立委初選相比,法務部為端正選風,歷年均提供高額賄選獎金並希望民眾勇於檢舉,相信本次亦不例外。

本人憂心,若比重越是將黨內競爭的輸贏的關鍵倒向黨員投票的結果,在不清楚法律規範的投票黨員同志及黨內各地樁腳,可能會誤以為此選舉雷同於黨職選舉而勿觸重法,造成本黨形象的重創及同志們不可抹滅的遺憾。

因此,國樑在此提出誠摯的呼籲,希望本黨決策核心在制定總統及立委初選規則時,務必要以本黨的形象及黨員的萬全為依歸,切不可在初選時即讓忠貞黨員們誤觸選罷法。他黨因有過去的司法慘痛經驗,因此皆放棄黨員投票方式而改採取民調方式,我認為這個經驗過程非常重要,並值得本黨制定規則者做最嚴肅的參考。

在未來制定規則的過程中,如有需要,國樑也願意協助召集法律學界及實務界人士,針對於公職政黨初選的規範及法律分析,提出更明確的建言,以供候選人們參考。目標只有一個:就是在本黨初選中達到零起訴、零判刑的免折損目標。也希望帶領我們政黨未來的領導者,能夠好好三思,萬全本黨的安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