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總統13日下午在台北市長柯文哲、政務委員張景森陪同下視察北門。(圖/記者葉政勳攝, 2018.12.13)
▲總統蔡英文在台北市長柯文哲、政務委員張景森陪同下視察北門。(資料照/記者葉政勳攝, 2018.12.13)

導言:
社會各界對參選2020總統大選的可能人選有各自不同的看法,為協助和補足未來引領國家方向的政治人物走出侷限與不足,希望透過此專題點出社會多數看法與問題癥結,期許能促進社會溝通,獲取民意最大共識。本專題將針對未來可能引領國家方向的政治人物,分篇剖析與建言。

台北市長柯文哲對於是否進軍2020,尚未給出答案,民調位居首位的他,為什麼不選?但這是在兩大黨主將尚未產生的情況下,若是藍綠支持者歸隊,柯文哲還有參選的空間嗎?但這恐非關鍵問題,選民要問的是,沒有傳統政黨的依靠,選上之後能有什麼建樹?

「改變台灣從首都開始,改變台北從文化開始,這是一場以文化為主體的社會運動,也是台灣歷史上第一次以改變政治文化當作訴求的選舉。」這是柯文哲四年前的競選口號,現在回頭一看,發現他早已揭示最終的政治企圖,那就是「改變台灣」,而他正逐步邁進。

「改變成真,持續發生。」四年過去了,這是柯文哲競選連任的口號,他繼續進行著政治文化改革的旅程。這次選戰,同樣地,不用插旗、不掛布條、也提早停止募款、公布競選帳目,但卻比上次更為省力,因為挾著「現任優勢」,如虎添翼,不過這還需有政績相襯,雖是驚險過關,但手握的選票,是市民再度給予的肯定和機會。

最近半年,令柯文哲驚嘆的是高雄市長韓國瑜,選前就預料到韓國瑜將改變國民黨,也說選後要研究這股「韓流」。談到韓國瑜現象,柯文哲日前表示,韓國瑜比他所創造的現象更為詭異,因為聲量上漲速度太快,很不尋常。而他不經意地說出,要有「更高超的技術」才能解決這樣的問題,不就是他正在尋求,如何讓自己下墜的聲勢,也能有這樣爆炸性的扶搖直上。

在找到答案之前,柯文哲進軍2020,還有一核心難題,從「柯P認同卡」與台北市立委補選的挫敗可看出,柯文哲的光環無法轉移,雖然他也知道,這跟「候選人本身」有關,但白色力量若非正式成軍,投靠的人馬,可能僅是藍綠揚棄的邊緣勢力,畢竟沒法一時之間,搞出那麼多政壇生力軍,「組黨」勢必是沒法逃避的問題,也成為柯文哲的「死穴」。

不過,在台灣現今的憲政體制之下,柯文哲並非沒有道路可走。前行政院長賴清德卸任時拋出憲改議題,也被問及相關看法的柯文哲,馬上脫口說出這問題應該去問民進黨前立委林濁水,而林濁水的主張,似乎透露著柯文哲的曙光。

林濁水日前談到「蔡蘇體制」時表示,雖然蔡英文總統要連任成功,目前來看相當困難,但放手讓蘇貞昌一搏,是最後的希望。

「直接民選的總統,不一定要主導政務。」林濁水以歐盟為例指出,14個直選總統的國家中,採取總統制的只有賽普勒斯一國。在採行雙首長制的國家中,總統行政權全面凌駕總理的只有法國,而法國總統一但失去國會多數,也只能任命國會多數黨中的領袖當總理,讓出政府主導權。

林濁水進一步說,這些「謙冲」的歐洲直選總統,他們還幾乎全都是「絕對多數」的選票才能當選的,不像台灣的「大總統」只需要「相對多數」即可。那麼,這些民選總統,可以有什麼作為,除了國防外交,林濁水認為,這些淡化政黨色彩的總統,可以把內政交給閣揆,若有重大爭議政策,總統可用他的高度,扮演居中協調的角色。

不過,柯文哲可能無法接受這套路,心中仍然是「大總統」思想,還說華人比較喜歡總統制。但是想獨攬大權、包山包海,就一定要有政黨當靠山,並且要有搶占不分區立委席次的規畫,這樣的可行性,微乎其微。組黨不可行,若仍有著「大總統」之想望,欲憑藉個人選票與各政黨抗衡,恐在勝選之夜的歡呼聲後,接踵而來的是憲政風暴。

柯文哲這四年多來,面對媒體,有問必答,除了他可決斷的市政之外,對於其他議題的回應,通常是講一個哲理、一個原則,而不是一個立場、或是他的選擇。例如他常強調SOP,或者道出那引人深思的實情,這些話看似空泛,卻常直指問題核心,也許這就是柯文哲能夠站上2020的高度,擺脫政黨派系利益糾纏,宣示交出內政實權,這是他最後的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