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本土遊戲團隊赤燭開發的恐怖遊戲新作《還願》上市後引起玩家熱議。(圖/翻攝自臉書)

本土遊戲開發團隊赤燭遊戲新開發的全新恐怖遊戲《還願》已於昨(19)日上市,遊戲9點上線後立刻搶佔實況平台Twtich第4名,可說是台灣遊戲的另一高峰。但是隨著玩家一個一個破完遊戲,《還願》的評價也在網路上漸漸兩極化,難道《還願》真的是「雷聲大、雨點小」的作品嗎?

(以下內容涉及劇透,請未完成遊戲的玩家斟酌觀看)

《還願》故事設定在1980年代的台灣社會,主角杜豐于(玩家操作角色)與當時國民玉女歌手鞏莉芳結為連理,並生下女兒杜美心。先來說說我們主角杜豐于,他是一名靠著寫劇本過活的劇本家,但是隨著時間推移,杜豐于的作品越來越跟不上時代(簡單說就是過氣),家中的經濟問題也越來越大。

老婆鞏莉芳為了拯救家計考慮復出,但是杜豐于是個極為大男人主義的人,拉不下面子要老婆出門賺錢,兩人之間的裂縫也越來越大。但是這還不是導致兩人離婚的主因。接著談到杜美心,美心從小就被雙親賦予重望,頂著媽媽明星的光環,也讓她從小就在電視歌唱節目上嶄露頭角,是個才華洋溢的小女孩。

或許是身為明星女兒的壓力太大,又或許是因為爸媽之間的不和影響到她,杜美心出現了喘不過氣、唱不出歌聲的怪病。第一次治療時除了吃藥外,杜豐于還帶著美心去給「慈姑觀音」看,病情一度得到控制,這件事也讓杜豐于也深信慈姑觀音有神力。

▲遊戲中還會透過「觀落陰」的方式來接觸慈姑觀音。(圖/翻攝自遊戲)

但是過沒多久,美心的怪命又再度發作,醫院方面也是檢查不出病因,建議轉整「精神科」看(推測病因可能是憂鬱症),要知道1980年代的社會民風保守,去看精神科就等於跟別人說自己女兒是「神經病」,杜豐于怎麼可能這麼做。有了上次經驗,杜豐于依舊尋求慈姑觀音的幫忙,並每個月給一名「何老師」大筆大筆的功德金。

前面有提到過,杜家其實經濟已經很拮据,每個月還要再多交功德金更是負擔不起。鞏莉芳無法忍受杜豐于迷信怪力亂神,最終受不了正式跟杜豐于離婚。只剩下女兒的杜豐于心想一定要治好怪病,因此去「觀落陰」直接接觸慈姑觀音,並相信何老師提出的瘋狂儀式,把美心關在廁所浴缸中泡烈酒7天。

▲就是在這個浴缸中…(圖/翻攝自遊戲)

泡的過程中杜豐于不斷打電話詢問何老師這方法到底有沒有效,何老師也只是打馬虎眼,後來更換了電話號碼消失,也讓杜豐于直接殺去何老師的家中,但發現早已人去樓空,拿到的錄音帶更直接證明何老師就只是個神棍。故事最後杜豐于獨自一人打開了廁所門,看到了美心上天堂的景象,故事就這麼結束了。

《還願》整個遊戲時間大約 3 小時,打開廁所門後迎接結局第一個想法就是「啊?這樣就結束了嗎?」說實話,整個劇本長度實在是太短了,而且相信很多人都還沒有接受結局的心理準備,讓人有一種虎頭蛇尾的感覺。才3小時耶!前作《返校》快一點的話也有6、7個小時,這次時間直接腰斬不免讓人失望。

撇開遊戲長度來說,劇情的整個來龍去脈其實都有好好交代清楚,而且內容忠實反映了當時80年代的保守民風(迷信、大男人主義、不願看精神科),而且發售前預告片中透露的濃濃古早味擺設,實際在遊戲中呈現的樣子更是讓人驚豔,從2D的《返校》進化到這樣驚人3D畫面,想必赤燭團隊在這塊下了非常大的心力。

▲遊戲中雖然帶有一點Jump Scare的元素,但大部分的恐怖感還是來自於場景的氣氛營造。(圖/翻攝自遊戲)

遊戲過程中讓人為之一亮的就是中間「說故事」的橋段了。在講故事的過程中,赤燭不是單單只是用美術圖帶過,而是利用他們在《返校》中使用的2D橫向卷軸的方式想必,來讓玩家直接參與這本故事書。

但是即使劇情交代清楚,仍無法否認《還願》在故事上帶給玩家的衝擊力比《返校》來的低。在《返校》中對主角方芮欣的描述相當出色,且故事最後很多玩家才會發現方芮欣已經死了這個衝擊的事實;但是《還願》的故事其實開始沒多久後就能猜個七、八分,再加上遊玩時間不長、目前似乎沒有像《返校》一樣有多重結局這幾個因素,讓許多玩家覺得「少了點什麼」。

另外,發售前赤燭團隊曾釋出許多暗示圖片,像是公寓大門圖、淇淇小廚房、小學生日記以及陸心會等,許多玩家都在猜測應該跟遊戲劇情有關,但是實際體驗後才發現關聯性幾乎微乎其微,讓人覺得更加可惜。

▲當初引起熱烈討論的淇淇小廚房在遊戲中似乎也沒有解答。(圖/翻攝自臉書)

要說《還願》雷聲大雨點小,其實並不公平,但是由於前作《返校》的成功,讓許多玩家一心期待《還願》的上市,希望赤燭這次能帶來比《返校》更出色的作品,但期待越高,失望就越大,也因此才有玩家抱怨「過譽」。平心而論,雖然劇情的確有點短。不過《還願》的恐怖感,讓同樣熟悉台灣宗教文化的我們更能容易理解,故事的完整性也沒有受到影響,因此《還願》依舊是值得台灣玩家一試的本土恐怖遊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