鉅亨網 / NOWnews
鉅亨網 / NOWnews

股神巴菲特在週六 (23 日) 的年度致股東信上,亦回顧了過去 77 年來的投資史,巴菲特表示,其實他與波克夏海瑟威並沒有什麼高明的投資撇步,他與好友芒格 (Charles Munger) 及波克夏只是搭上了美國經濟長期增長的列車,才能有今日成績。

巴菲特回憶,自他 11 歲起至今年的 3 月 11 日,是從他第一次投資美股的第 77 個年頭,巴菲特認為,他與波克夏的成功應該被視為是美國經濟順風順水之下的產物,如果有任何美國企業或個人吹噓說自己是自己達成傲人的投資績效,那麼這絕對是一種傲慢。

再談到最近美股波動加劇這檔事,巴菲特表示,如果投資人在 1942 年對美股投入 100 萬美元,那麼在 77 年後的今天,價值將大幅增長至 52 億美元,巴菲特指出,如果投資人因為金融海嘯發生之後,為了尋求避險而放棄股市、買進黃金,那麼獲利估計縮水 99%。

以下譯自巴菲特 2018 年年度致股東信:

至 2019 年 3 月 11 日,是我自 1942 年第一次投資美股的第 77 個年頭,那一年我 11 歲,我投資了我從 6 歲開始存下來的 114.75 美元,我買了 3 股美股城市服務公司 (Cities Service) 的優先股,我成了一個資本家,那種感覺很好。

現在,讓我們回到我購買股票之前的兩個 77 年,讓我們從 1788 年開始,也就是喬治華盛頓就任美國首任總統的前一年,當時又有誰能夠想像這一個新國家,能夠在往後三個 77 年的時間裡,取得什麼樣的成就呢?

在 1942 年之前的兩個 77 年,美國從 400 萬人口約佔世界人口的 0.5%,發展成為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但是在 1942 年春天,這個新國家遇到了巨大危機,美國和盟友們在我們三個月前才捲入的一場戰爭中遭受了巨大損失 (編按:巴菲特指的是 1941 年 12 月 8 日珍珠港事件),壞消息我們是每天都聽到。 

雖然我們每天都聽到令人震懾的頭條新聞,但事實上幾乎所有美國人在當時都相信我們會贏得戰爭勝利,甚至美國人的樂觀並不只限於這一場戰役,除了先天的悲觀主義者以外,幾乎所有美國人都相信,他們的孩子未來生活會比他們要好得多。

當然,美國人民也明白,前方的道路不會一帆風順,從來都不是,在我們國家的歷史初期,我們經歷了一場嚴峻的內戰考驗,導致 4% 的美國男性死亡,這令當時的美國總統林肯先生思考:「一個孕育自由和奉行理想的國家是否能夠長久存在下去?」20 世紀 30 年代,美國進入了大蕭條時期,一個前所未見、嚴重失業的經濟蕭條期。

而在 1942 年,當我購買股票的時候,這個國家正期待戰後的增長,這一信念被證明是有充分根據的,事實上至目前為止,這個國家的成就可以說是令人嘆為觀止。

讓我用數字來證明我的論點:

如果我把 11 歲時的 114.75 美元投資在一檔零成本的 S&P 500 指數基金,並且所有股利都進行了再投資,那麼至 2019 年 1 月 31 日,股價的稅前價值將高達 606811 美元 (這是這封股東信公開之前的最新數據),也就是 5288 倍;同時免稅機構如養老基金或大學捐贈基金等,當時若投資 100 萬美元,至今則將增加至約 53 億美元。

讓我再加上一項,我相信會令大家目瞪口呆的計算方式:

這些免稅機構每年向投資經理及顧問等公司支付 1% 的資產,那麼估計免稅機構最終收益將大減 50%,只能增至 26.5 億美元,這就是在過去的 77 年裡,雖然 S&P 500 指數實現了 11.8% 的年均報酬率,但你減少 1 個百分點獲利支付給投資顧問公司,以 10.8% 年均報酬率重新計算後,你就會得到獲利腰斬的結果。

那些認為政府預算赤字會帶來危險的人們 (就像我多年來經常做的那樣) 可能會注意到,在我人生過去的 77 年裡,美國公債增長了大約 400 倍,這是 40000%,假設你已預見到這種增長,並對美國赤字失控和貨幣貶值的前景感到恐慌,你為了保護自己,你可能會避開股票,轉而將 1942 年的 114.75 美元購買當時價值 3.25 盎司的黃金。

而買入黃金的舉動會帶來什麼結果呢?你現在的資產價值僅約為 4200 美元,完全不到一個簡單的非管理投資機構所實現收益的 1%,這種神奇的金屬是無法與美國人的勇氣相比的。

我們國家難以置信的繁榮,是以兩黨合作的方式實現的,自 1942 年以來,我們歷經了 7 位共和黨總統和 7 位民主黨總統,在他們任期內,這個國家經歷了不同時期的困境,包括如病毒般增長的通貨膨脹、高達 21% 的最優惠利率、幾場有爭議且代價極高的戰爭、有總統辭職、房市崩潰、金融海嘯後的社會癱瘓等一系列問題,但這些可怕的頭條新聞,現在都已成為歷史。

聖保羅大教堂的建築師 Christopher Wren 葬在倫敦的教堂裡,他的墓旁寫著:「如果你想尋找我的紀念碑,看看你的周圍。」那些對美國經濟劇本抱持懷疑論點的人,應該好好思考一下他到底在講什麼。

1788 年,讓我們回到故事的起點,當時我們除了有一小群志向遠大的人,以及推出一個希望將他們的夢想變成現實,但尚在萌芽的政治治理草案之外,其實真的沒有什麼特別的,但今天,聯準會估計美國人的家庭財富為 108 兆美元,你知道,這個數字規模是高到令人無法想像。

還記得在這封信的前半部分時候,我描述「保留盈餘」是波克夏海瑟威成長的重要關鍵嗎?美國也是如此,在美國的會計制度中,這個會計項目以白話來說就是儲蓄,而如果我們的祖先消耗掉當時他們生產後所賺得的一切,那麼就不會有錢投資、進而提高生產力和生活水平。

芒格和我很高興地承認,波克夏海瑟威的成功,很大程度上只是依賴著這台「美國經濟順風列車」,我認為波克夏只是「美國經濟順風」的時代產物。

世界上還有許多其他國家有著光明的前途,關於這一點,我們應該感到高興,因為如果所有國家都繁榮起來,美國將會更加繁榮和安全,在波克夏內部,我們希望在海外進行大筆投資。

展望未來,我仍然相信在下一個 77 年裡,波克夏所取得的成就幾乎肯定也將是「美國經濟順風」的產物,我們很幸運,真的非常幸運,有這樣的力量在我們的身後,給予我們支持。

更多精彩內容請至 《鉅亨網》 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