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小國芬蘭以驍勇善戰著稱,在二戰時曾讓兩大強人史達林及希特勒吃鱉。(圖/翻攝網路)

人性除了善性也有卑劣的惡性,請千萬不要相信薄薄的白紙黑字文件可以帶來千秋太平,長治久安!

1973年巴黎,在美國、蘇聯、中國和北約的列強見證下,北越和南越簽下了「和平條約」,請注意,這是「條約」喔,比「和平協議」更有效力和國際法地位,可是,兩年之後,南越亡國了,上百萬的南越難民漂流海上的悲劇頻傳,連當時的威權國民黨為了恫嚇人民,都特別編造了《南海血書》‧‧‧

國際見證?列強已經告訴你:別做白日夢!

更不要相信虛幻的「歷史情感」,根本不會有「一家親」和「你儂我儂」!

越共最喜歡在和北京交流時,引用北越國父胡志明的話:「越南和中國真的是『恩深、義重、情長』‧‧‧」但在1979年越南重申這段話後不久,越南入侵中共相挺的高棉,而鄧小平訪問曾在越南吃鱉的美國,和卡特總統握手時當場說:「小朋友該打屁股了,應該要出手懲戒越南」,五十萬大軍立即揮軍南下,打了處處廢墟,慘不忍睹的「十年懲越戰爭」!

在亞洲,同樣的故事也很多:

內蒙簽了「和平協議」,後來被殺十萬人!

新疆簽了「和平協議」,七十年以來死傷不可計數,悲劇從來沒有停止!

西藏簽了「和平協議」,一度屍橫遍野,達頼喇嘛被迫出走!

有一種「和平」叫做「殺光,就和平了」‧‧‧

西藏簽署「和平協議」後,並未帶來和平。(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更悲哀的是,忘戰必危!

請不要小看芬蘭,她雖小,卻是歐陸不可侵犯的強國!

這不是誇大,當年,拿破崙橫掃歐陸無敵手,被沙俄帝國打敗;希特勒同樣橫掃歐陸無敵手,結果在蘇聯史達林手下吃鱉!

但是,唯一讓北極熊吃鱉的國家,就是芬蘭。

一九三九年十一月底,史達林想要拿下出海口,眼看芬蘭人口不到三百萬,軍隊只有三萬三千人,只有五百門帝俄時代,十九世紀的野戰砲,以及也是帝俄時代,十九世紀的老步槍‧‧‧

史達林躊躇滿志,夸言「三日拿下芬蘭」,動員四十五萬大軍、兩千輛坦克、一千架戰機,入侵芬蘭。發動二戰期間知名的「冬日之戰」!

芬蘭正是極地的以色列,全民皆兵的芬蘭立刻動員後備軍人,十三萬芬蘭英勇士兵穿梭在雪地、森林和湖泊,在零下四十度的寒天凍土中,如鬼魅般給予蘇聯沉重的打擊。

九十六天戰役中,蘇聯持續增兵,總兵力達到五十五萬人,結果被擊斃四萬八千多人、重傷十五萬八千八百人,而且脫逃與失聯兵士達到二十七萬人,芬蘭卻僅傷亡兩萬兩千多人,當時芬蘭軍官給軍隊的命令極為簡單:「每一個芬蘭人陣亡的時候,一定要先讓十個蘇聯人墊背開路‧‧‧」

這場戰爭打了九十六天,國力懸殊之下,史達林「慘勝」,不敢夸言吞下芬蘭,要求芬蘭割讓一點土地後,找臺階下台,可是,拿到的這些土地更是蘇聯紅軍的羞辱,因為蘇聯將領回顧這場戰爭,只能說:「拿到的土地,恰好可以用來埋葬戰死的兵士‧‧‧」

可是史達林沒有想到的是,政客永遠是會辜負戰士的血與淚!

為了讓蘇聯放棄繼續進攻芬蘭,一些芬蘭投機政客開始鼓吹「和平」,認為芬蘭人可以同意蘇聯人提出的苛刻條件。按照兩國的「和平協議」約定,芬蘭讓出了部分土地,並承擔了巨額的賠償,而且承諾和扶植親蘇勢力上台。親蘇勢力上台後,芬蘭很快採取了倒向蘇聯的政策,一度成為了一個鐵桿親蘇的鐵幕國家。芬蘭選擇了投靠蘇聯,然後有了數十年民不聊生的悲慘歲月!

說穿了,歷史的鐵律告訴我們,只有「能戰才能和」,妄想靠紙張白紙黑字換取和平,根本是癡人說夢!

而且,「能戰」未必就是窮兵黷武,二戰期間希特勒鐵騎橫掃全歐,只有就在德國身旁的一個小小國家,希特勒和墨索里尼都不敢招惹,那就是瑞士!

瑞士是德軍在二戰時期,唯一不敢進攻的歐洲小國。(圖/翻攝網路)

因為瑞士把和奧地利和義大利相連的隧道都堆滿了炸藥,向納粹展現同歸於盡的決心,只要德軍進入隧道就引爆炸藥,要死一起死,希特勒反而有所顧忌不敢進攻,瑞士反而因此在全球都是炮火當中,安寧無戰事,有了真正的和平!

而且就算真的被侵犯,更該有不惜一戰的意志和決心,才會贏得世人的敬重與協助:

帶領英倫三島抗擊希特勒的邱吉爾有段名言:這些志願民兵在戰爭期間協助建造防空洞、路障、巡邏街巷、在要塞站崗、監探敵人動靜。由於武器的缺乏,在演習時,他們拿起了獵槍、手槍、博物館的長矛、甚至掃帚。所以也被稱為「掃帚軍隊」(Broomstick Army)。

「這樣的軍隊有著無比的價值與重要性。」

邱吉爾的名言是反抗邪惡決心的經典名句!

然而在台灣則令人很好奇,誰會怕「掃帚」丶為什麼一再攻擊「掃帚」?

正是這種當年和芬蘭某些自私政客同樣心態的政客存在,「殺光,就和平了」的騙局,在台灣依然可能有市場‧‧‧

●作者:黃創夏/資深媒體人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opinion@now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