鉅亨網 / NOWnews
鉅亨網 / NOWnews

目前成千上萬艘在海上航行的船隻每天燃燒超過 300 萬桶高硫泥狀燃料,但從明年開始,航運業必須遵守大幅減少「硫排放」的最新規定。

由聯合國國際海事組織 (IMO) 推動的這個變化意義重大。航運業現在燃燒硫含量高達 3.5% 的燃料,明年起含硫量須降至 0.5%。

對於全球航運市場而言,這項變革十分深遠,因為目前貨輪燃油實際上來自油桶底部類似瀝青的產品。然而,新的燃料將更加精煉,更像是卡車司機和噴射客機使用的低硫柴油。

雖然已經進行了大量投資,但明年 1 月 1 日的變化可能會給運輸業帶來衝擊,導致各種燃料價格上漲 20% 以上。

因此,貨物價格、機票和運送包裹的成本可能會上升。一些分析師表示,由於煉油廠和運輸公司爭相滿足航運業的需求,甚至可能出現臨時燃料短缺問題。

透過配備數百萬美元的洗滌器來限制當前燃料的硫排放,現有船舶可以避免使用更昂貴的新燃料。但是能進行改裝的船隻數量有限,因為它價格昂貴,而且改裝舊船可能划不來。

新法規是十多年前聯合國小組委員會提出的建議,並於 2016 年由聯合國海事組織通過,該組織負責制訂航運安全、安保和污染規則。

包括美國在內的 170 多個國家簽署了燃料變更協議。從 2020 年開始,違反新規定的船舶一旦被發現可能會遭到扣押,簽約國家的港口預計將負責監督入港船隻。

Oil Price Information Service 全球能源分析負責人 Tom Kloza 說,「這是自從無鉛汽油出現後燃料規格的最大變化,而且這是全球性的。」淘汰汽油鉛添加劑的行動始於 1970 年代,但在 1980 年代大部分已被淘汰,最終在 1990 年代被禁止使用。

航運業必須在嚴格的最後期限之前完成轉向新燃料的準備。

一些企業新增了使用液化天然氣 (LNG) 運作的新船,但數量有限。預計船隊的 LNG 船隻會越來越多,但過渡期可能需要好幾年時間。花旗集團指出,航運業現在每天使用超過 500 萬桶燃料,包括高硫燃料,輕航運燃料和少量的液化天然氣。

S&P Global Platts 石油定價和貿易流量分析主管 Rick Joswick 說,「現在用於運輸的燃料是沈澱在油桶底部的黑色重柴油,船主會用是因為它很便宜。但它也是污染最嚴重的燃料之一。因此,人們可能想要對其進行監管,這是可以理解的。這項法規改變的最終目的是保護人類健康。這就是它在 2007 年提出的原因。」

燃料成本將上升

能源分析師表示,雖然不認為船舶燃料會出現嚴重短缺,但運輸卡車使用的柴油價格可能會在第 4 季開始暫時上漲並變得更加波動,因為船隻開始為長途航程備油。實際影響難以衡量,因為它也將受到油價的推動,也可能影響其他燃料。

代表 800 多個貨運車隊的美國貨運協會副總裁兼能源和環境法律顧問 Glen Kedzie 表示,「在過去一年中,我們一直積極參與跟蹤這項工作。它將增加燃料成本。」「無論任何一項研究都不會告訴你燃油價格會更便宜。事實上,我們正​​在改變煉油餾分過程中添加物的主力。可能會推動另一個產業進入該領域,包括取暖油、航空燃料和運輸燃料。」

經過擴展,這意味著使用這些燃料的企業,無論是從航空公司到集裝箱託運人再到農民和貨運公司,都將支付更高的價格,並可能將任何價格上漲轉嫁給消費者。分析師表示,如果價格夠高,煉油廠甚至可能生產船用燃料來取代部分汽油生產。

「新燃料的討論夠多了,但從來沒有人討論煉油廠提供燃料的能力。這真的是個船舶要支付什麼價格添加基本柴油燃料的問題。這是種由高硫、低價同時也是廉價燃料的轉換過程。」IHS Oil Markets, Midstream and Downstream 副總裁 Kurt Barrow 表示,「煉油廠一直願意供應柴油,這只是與此相關的成本問題,特別是當你一夜間就要有 300 萬桶的轉變時。我們將增加原油產出,並利用全球煉油系統。」

Kloza 表示,加油站的卡車燃料柴油價格可能會從目前全國平均每加侖 2.95 美元上升到每加侖 4 美元以上,「柴油和貨運價格上漲,卡車運輸價格上漲,迫使整個系統跟進,將通貨膨脹一路往上傳遞。當柴油價格持續上漲一段時間時,它不會像汽油一樣讓大眾有感,但它可以透過通貨膨脹引起共鳴並提高商品價格。」

雖然所有燃料價格都可能上漲,但高盛商品策略師在最近的報告中表示,他們並不認為這對精煉油價格或供應產生重大影響,因為預期卡車司機柴油需求疲軟以及原油價格下跌。他們認為添加洗滌器的船隻會更多。

然而,花旗集團能源分析師 Eric Lee 表示,從今年年底開始,燃料成本可能會上漲,而煉油廠的柴油獲利率也將上升。如果布蘭特原油在第 4 季達到每桶 70 美元,柴油燃料可能上漲到每加侖 3.35 美元。而汽油價格也可能上漲。

Joswick 表示,隨著航運業的轉變,柴油批發價格可能上漲 20% 至 25%,「這可能會在第 3 季出現。現在,完全沒有人注意到價格問題。這是可以理解的。低階燃料通常會讓人視而不見。」

他說,「像柴油和航空燃料的價格會上揚。這不是每天 300 萬桶的市場。這是更大的市場,」「柴油市場每天消耗量約 3000 萬桶,航機燃料市場每天約 800 萬桶。這 300 萬桶的船用燃料將影響必須靠由提煉使用的 3800 萬桶和 300 萬桶柴油燃料。」

裂解原油

進入煉油廠的每桶石油都能生產一系列不同的燃料,其中最重要的是汽油。油桶底部是一定比例的高硫燃料和瀝青;在中段則提供較低硫的精煉油如柴油、航空燃料和熱燃油;汽油和輕燃油位居上方。Kedzie 說,船舶用燃料來自中層,也可以透過將高硫燃料與柴油混合來製造。

他說,「有種學派認為新的航運規則將觸發世紀危機,而另一種學派則認為它將引發下次啟示錄,我傾向認為它會嚴重衝擊價格。」「就柴油而言,我認為這代表美國沿海地區的柴油價格將明顯高於內陸地區。」

船舶的硫排放目前非常高,Kloza 引用一項研究說明,一艘大型集裝箱輪船的年排放量與 1000 萬至 1500 萬輛柴油車的排放量相當。

他說,「就柴油來說,我認為很明顯地價格一定會上漲,因此明年冬天可能會出現柴油和熱燃油價格飆升。」「而你此刻討論的是在北半球的冬天推出一種新的船用燃料。如果船用燃料的市場價格夠高,往往會讓車用汽油和柴油之類的東西流向船舶市場。」

但花旗集團的 Lee 和其他分析師表示,如果柴油或其他燃料大幅上漲,川普總統可能會做出回應。總統定期抨擊 OPEC 油價過高,每回推文總是會讓原油價格暫時走低。

Lee 說,「如果柴油價格上漲,汽油價格和運輸成本較高的情形同步出現,航運成本就會墊高,並連帶影響到其他商品。這是白宮可能傾向於延後或推遲的事情。」「白宮可能會公布一些重大政策決定,可能會在明年初推文推遲此事,畢竟那是選舉年。」

雖然川普可以允許不嚴格執行新規定,但如果仍然希望船舶駛往境外其他執行新規定的其他港口,那麼美國的國際船舶仍然必須遵守規定。分析人士預計,公海上約有 15% 的船舶不合規定。

布蘭特原油價格走勢

更多精彩內容請至 《鉅亨網》 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