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jinciniwn
▲林青霞與鄧麗君交情深厚(圖:新浪娛樂微博)

說起林青霞,難免會提到她和秦漢、秦祥林之間的愛情故事,曲折離奇到分成好幾種版本,集結成冊的話也許可以拍成偶像劇。但今天我想聊的不是林青霞的愛情,而是她與閨蜜鄧麗君的故事。林青霞說過一段話:「我非常欣賞鄧麗君,我倆情誼已經來到某種境界,那就是:如果男友移情別戀的對象是她,我絕對不會介意。」

▲林青霞與鄧麗君交情深厚(圖:新浪娛樂微博)

鄧麗君私生活低調神秘,或許是年代久遠,又或許是她少逝,我在網路上找不到她的專訪,倒是爬梳了不少奇情古怪到不知真假的緋聞。有趣地是,關於鄧麗君的性格與姿態,反而多半從林青霞的訪問裡得知,而一旦聊到鄧麗君,林青霞的臉上就是漾滿溫暖和柔情。

鄧麗君是林青霞的高中學姊,當時鄧麗君已然成名,天籟嗓音紅遍大江南北,林青霞把她當成崇拜的偶像。不久後林青霞踏進演藝圈,透過中間人牽線,她終於結識了她的女神鄧麗君,並與對方成為好姐妹。就此,影壇女神與歌壇天后,她們惺惺相惜。

林青霞在她的書裡《窗裡窗外》分享,1980年鄧麗君住在舊金山,她住在洛杉磯,某天兩人相約出來玩,那是她倆第一次單獨約會。她說,鄧麗君大老遠開車來找她,兩人跑去聯合廣場逛街,全是走馬看花,並不是真的想買東西,就只是想跟對方邊走邊聊天。

約會快結束時,鄧麗君突然要林青霞等一下,只見她轉身衝進店裡,買了一罐香水送給林青霞,「因為要趕路回家,她來不及跟我吃晚餐,便開車走了,那是我們第一次見面,雖然不太熟悉,我卻被她交我這個朋友的誠意感動。」面對第一次單獨見面的朋友,鄧麗君不但不辭千里開車而來,外加送香水當見面禮,確實讓人感受到她滿滿的真誠與溫暖。

▲林青霞與鄧麗君交情深厚(圖:新浪娛樂微博)

但最讓林青霞印象深刻的,莫過於跟鄧麗君那段1990年的巴黎之旅。

1990年,鄧麗君在巴黎獨居,林青霞跑去找她玩。身處異國,加上那時科技不發達,兩個女神不必擔心狗仔偷拍、被媒體大做文章,她們可以自在地顯露出真性情,敞開心房對待世界、好好認識彼此。她們跑去裸泳,跑去香榭麗舍大道喝路邊咖啡,林青霞說:「她還請我去法國銀塔餐廳吃那裏的招牌鴨子餐。」

當晚的法國銀塔餐廳,鄧麗君穿了一件雪紡裙子,裡面什麼也沒穿,若隱若現,搞得林青霞一整晚都不敢朝她胸前直視。這時有個服務生路過,盤子摔了一地,林青霞正為他擔心,鄧麗君卻輕巧地笑道:「你看,那小男生看到我們驚艷得碗盤都拿不穩了。」

林青霞更回憶,有好幾次她們在餐廳吃飯,只要聽到鋼琴師演奏美妙的音樂,鄧麗君就會站起來,親自送上一杯香檳酒給對方、讚美他幾句。

▲林青霞與鄧麗君交情深厚(圖:新浪娛樂微博)

還有一次,鄧麗君拿出一盒卡帶放給林青霞聽,裡面有她重新錄唱的三首成名曲。

鄧麗君很認真地跟林青霞解釋,像是如何運用舌頭、喉嚨和丹田的唱法,讓歌聲更圓潤。但林青霞完全聽不出來這和她之前的唱法有何不同,只覺得鄧麗君唱得都很好聽,同時也對她追求完美、精益求精的態度感到敬佩。

那時候,鄧麗君已經紅了很多年,還經常去國外進修聲樂。

鄧麗君在巴黎有一間公寓,房間很大,看起來很冷清,林青霞問她自己孤身在外,不會寂寞嗎?鄧麗君淡然地回:「我不像妳那般命好,算命說,我命中註定要離鄉別井。」

林青霞說,鄧麗君浪漫、有才華又活潑,但私下有點神秘,如果她不想被打擾,就聯絡不到她。林青霞結婚的時候,最想請的就是鄧麗君,她想親手將香檳色的美麗捧花交給她。她希望這位好姐妹能擁有幸福,但卻不曉得她現在在哪裡。

林青霞結婚後不久,某天鄧麗君打電話來,說準備了一套紅寶石首飾要送給林青霞,林青霞問她在哪裡?鄧麗君說,她在清邁。不久後,鄧麗君在清邁去世,那是她們最後一次通話。

「她突然的離去,我悵然若失,總覺得我們的友誼不該就這樣結束。」

即便如此,鄧麗君嬌俏的聲與影,注定存在林青霞的記憶裡,成為獨一無二的風景,正如同林青霞在書裡描寫的:「這些年她經常在我夢裏出現,夢裏的她和現實的她一樣,是個謎一樣的女人。」

「奇妙的是,在夢裏,世人都以為她去了天國,唯獨我知道她還在人間。」

原文請見姊妹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