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C肝,一個不漏
▲衛福部彰化醫院肝膽腸胃科主任楊智超說,早年偏鄉醫療條件不好,在簡陋的設備下打針施藥,針頭消毒不全,讓患者感染C肝。(圖/記者陳雅芳攝,2019.03.03)

救C肝,一個不漏!很多鄉下地區的老人家因早年看密醫打針等因素,感染C型肝炎,成為偏鄉老人家長久的惡夢。今年起健保給付C肝口服新藥資格再放寬,短短1個多月,衛福部彰化醫院已來了200餘位鄉下的C肝長者尋求治療,肝膽腸胃科主任楊智超表示,今年C肝口服新藥健保給付全國限4萬名,要趕快把握機會,以擺脫C肝的威脅。

▲衛福部彰化醫院肝膽腸胃科主任楊智超說,民眾懷疑自己可能有C肝,應趁早健檢,確診有C肝,也可儘早以口服新藥治療。(圖/記者陳雅芳攝,2019.03.03)

楊智超表示,早年偏鄉醫療條件不好,看病不方便,密醫橫行,很多人感冒生病總是找密醫看病,在簡陋的設備下打針施藥,針頭消毒不全,讓患者感染C肝,還有不少女人生產時透過「血牛」輸了不乾淨的血,或是早年看牙齒,消毒設備不好,也染上C肝,到了現在,成為很多年長者的C肝惡夢。

楊智超說,今年元旦起,只要C肝抗體陽性超過6個月且C肝病毒陽性者,即可進入健保口服新藥治療,不像前2年受限於必須達到肝硬化程度才能使用,也因此來了很多C肝長者求治。

▲衛福部彰化醫院肝膽腸胃科主任楊智超說,今年元旦起,只要C肝抗體陽性超過6個月且C肝病毒陽性者,即可進入健保口服新藥治療。(圖/記者陳雅芳攝,2019.03.03)

住在大城鄉66歲的吳洪美嬌表示,3、40年前他們當地還沒有診所,鄉下人農忙,人不舒服,就到附近的密醫處打個針、拿個藥就了事,還是繼續工作,再不舒服就吊個點滴,後來醫學發達,診所有了,也才知道不能看密醫,也沒想到當年的便宜行事會種下C肝的病根。

吳洪美嬌阿嬤說,她發現C肝已經10多年了,前幾年打了干擾素沒效,而自費口服新藥要200萬元,後來雖降到幾十萬元,但還是負擔不起,前年健保給付,她未達肝硬化程度,無法服用,彰化醫院個管師通知今年開始健保降低給付標準,她可以服用了,就趕快來報到。

▲吳洪美嬌表示,3、40年前他們當地還沒有診所,也沒想到當年的便宜行事會種下C肝的病根。(圖/記者陳雅芳攝,2019.03.03)

另一位68歲的施玉燕阿嬤也是高興地到醫院看診領藥,預期3個月療程後將可擺脫C肝威脅。她說,6年前她打了12個月的干擾素,失敗收場,終於等到今年口服新藥健保給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