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幸福綠皮書「Green Book」獲本屆奧斯卡最佳影片獎。(圖/翻攝網路)

本屆的奧斯卡獎得奬名單,真是充滿了濃濃的政治意味,尤其是對台灣來講,不只是發人省思的寓言,更是充滿神秘性的預言。

當總統府發言人公開用「土包子」來稱呼高雄市長韓國瑜,本屆奧斯卡奬就宣布了名為《包子》(Bao)的短片,獲得「最佳動畫短片獎」。

緊接著,《幸福綠皮書》(Green Book)又獲得了奧斯卡最佳影片奬。從片名來看,綠營必然開心,這真是好兆頭;不過藍營可能也會高興,因為綠皮書聽起來像是綠必輸。一部電影,各自解讀,神秘感十足。

其實從中文片名解讀未必正確,因為原本的片名只有綠皮書,根本沒有幸福。更何況,看過電影的人都知道,劇情中的《綠皮書》其實是作者名為綠皮(Green)所寫的一本黑人旅遊指南。當時美國種族隔離嚴重,黑人遭到嚴重的歧視,出外旅遊處處都會遇上不歡迎黑人的地方,引來羞辱與攻擊,因此才有這本《綠皮書》,告訴黑人什麼地方可以去,千萬不要自取其辱。

幸福嗎?當然不,這根本就是一本充滿血淚的《綠皮書》。但是,果真不幸福嗎?比起美國墾荒與建國以來,黑人被當成奴隸、甚至根本不被當人看待的歷史,終於走到了可以出外旅行,比起以往幸福太多了,儘管這種幸福遠遠不夠。

《幸福綠皮書》得到最佳影片奬,有點意外又不意外。意外在於,這部作品其實不夠深刻,只是敘述黑人音樂家雇請義大利裔的美國白人擔任為期兩個月的司機,協助他深入種族對歧視嚴重的美國各地進行音樂演出,黑人音樂家一路上遭受了許多種族歧視,卻始終堅持以非暴力的方式回應。這位天才音樂家不只是黑人,還是同性戀,在當時算是弱勢中的弱勢。而白人司機原本歧視黑人,以往生活則仰賴談判與暴力解決問題,但是在旅程的最後,態度出現許多改變,兩人也成為好朋友。

《幸福綠皮書》沒有真正反映當時的許多事實,連一黑一白兩位當事人的互動關係也太過美化,事實上,兩人只是僱傭關係,恐怕不是平等的朋友,而且對黑人所遭受的不平等遭遇,真是太過輕描淡寫,彷彿用一種淡然而幽默的態度,去回顧半個世紀前的人權不正義。兩百多年的美國黑人血淚史,悲慘程度可能比起許多人知道的慘案都嚴重,絕不是電影呈現的那麼輕描淡寫。

但是《幸福綠皮書》得到奧斯卡最佳影片奬也不意外,因為如果了解奧斯卡奬的評審規則,就會知道這部政治正確、輕鬆、溫馨又不複雜的電影,很容易可以獲得多數人的投票支持,這反映了一定程度的美國主流政治氛圍:希望用正面溫馨而非仇恨與暴力的方式,追求正義。

台灣深受美國影響,奧斯卡最佳影片奬呈現的主流氛圍,或許不只反映了美國的民意,也預言了台灣的主流民意:能用正面溫馨而非仇恨與暴力的方式,追求正義並推動改革與發展,才是民意認同的價值。美國如此,台灣也是。希望政治領袖們看懂預言。

●作者:賴祥蔚/台灣藝術大學廣播電視學系教授、愛傳媒榮譽社長、中華傳播管理學會理事長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opinion@now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