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軍三聯隊航醫張簡芝穎中尉(左)同乘IDF經國號戰機,了解飛行員在不同狀況下,面臨的飛行壓力、身體的感受及負荷。(圖/軍聞社提供, 2019.3.8)
▲空軍三聯隊航醫張簡芝穎中尉(左)同乘IDF經國號戰機,了解飛行員在不同狀況下,面臨的飛行壓力、身體的感受及負荷。(圖/軍聞社提供, 2019.3.8)

為了解飛行員在不同狀況下,面臨的飛行壓力、身體的感受及負荷,空軍8年級女航醫張簡芝穎日前與飛官一同搭乘IDF經國號戰機,親身感受噴射戰機在高G力下的飛行感受。她坦言,在面臨8個G力時,瞬間是吸不到空氣,必須做抗G動作,以克服當下的壓力。

在完成國防醫學院的七年教育後,張簡芝穎到航空生理訓練中心進行航空醫學訓練,在學科方面,接受空間迷向、高空缺氧、大G環境等航空生理學及不同專科的學習;術科則要通過海上救生訓、迷向機、離心機抗G動作等訓練。最後,則接受感覺飛行的科目訓練,實際同乘T-34教練機來應證所學,通過考驗後,張簡芝穎掛上飛鷹徽章,踏入航空醫學領域,並選擇至空軍官校飛行部隊擔任航醫。

在空軍官校擔任航醫時,張簡芝穎曾搭乘AT-3教練機,由於是分發部隊後第一次飛行,所同乘的機型也不同以往,對於飛行教官每一個轉彎或是滾轉的動作,身體均會感到明顯的不適應,她因此深刻體會到,剛踏進飛行線的學官們,可能面臨的飛行壓力。

▲航空醫官是飛行員健康的守護者,也是專屬的「家庭醫師」。(圖/軍聞社提供)▲航空醫官是飛行員健康的守護者,也是專屬的「家庭醫師」。(圖/軍聞社提供)
▲航空醫官是飛行員健康的守護者,也是專屬的「家庭醫師」。(圖/軍聞社提供)
▲空軍三聯隊航醫張簡芝穎中尉同乘IDF戰機,了解飛行員在執行任務時,所面對的壓力。(▲空軍三聯隊航醫張簡芝穎中尉同乘IDF戰機,了解飛行員在執行任務時,所面對的壓力。(圖/軍聞社提供)圖/軍聞社提供)
▲空軍三聯隊航醫張簡芝穎中尉同乘IDF戰機,了解飛行員在執行任務時,所面對的壓力。(圖/軍聞社提供)

張簡芝穎去(2018)年至空軍三聯隊擔任航醫,她表示在IDF同乘中,讓她更能了解飛行員執行任務過程的生理變化,包含高空、低溫、低壓、缺氧、空間迷向、動暈症、高G力環境等,除了對航空生理的驗證,更對飛行教官們長期處在超越人體極限下捍衛領空充滿敬意。

張簡芝穎說,印象最深刻的是戰機執行攻防訓練的瞬間,高G力轉彎所導致心跳速上升及胸廓沉重壓迫感,有時飛行帶到7個G,甚至8個G時,瞬間是吸不到空氣,面罩會壓著臉部,身體也會感到沉重,此時她必須做抗G動作,以克服當下的壓力。她期許自己在航空醫學領域中持續精進與研究,為飛行員健康與飛安把關,使飛行更加安全,確維空軍戰力。

▲空軍三聯隊航醫張簡芝穎中尉(後座)同乘IDF經國號戰機。(圖/軍聞社提供)
▲空軍三聯隊航醫張簡芝穎中尉(後座)同乘IDF經國號戰機。(圖/軍聞社提供)
▲空軍三聯隊航醫張簡芝穎中尉(1602後座)同乘IDF戰機。(圖/空軍三聯隊提供, 2019.3.8)
▲空軍三聯隊航醫張簡芝穎中尉(1602後座)同乘IDF戰機。(圖/空軍三聯隊提供, 2019.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