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新生代獨立樂團在大陸超受歡迎,連大陸媒體都撰文分析這現象。(圖/翻攝自草東沒有派對臉書)

台灣獨立樂團「草東沒有派對」橫空出世,在 2017 年勇奪金曲獎最佳樂團,仿佛象徵台灣新一代樂團的崛起。「草東沒有派對」的中國腔曾經引起台灣討論,事實上不只草東,台灣新一代許多獨立樂團在大陸都超受歡迎。對此,微信公眾號近日還出現一篇探討這現象的文章。

該文章標題是「三千台團上大陸」,內文指出台灣樂團「落日飛車」又將赴大陸巡演,票價定在 214 元人民幣,比去年巡演翻了一倍,讓許多歌迷哀嚎「火了火了,看不起了」。

而不只「落日飛車」,包括「茄子蛋」、「告五人」、「老王樂隊」等台灣獨立樂團都在大陸很受歡迎,「茄子蛋」的《浪子回頭》,在抖音上的同名話題有超過 5 億次播放。而「草東沒有派對」更不用說,早就被戲稱為「草東沒有門票」。

▲(圖/翻攝自落日飛車臉書)
▲台灣樂團落日飛車。(圖/翻攝自落日飛車臉書)

該文指出,這種盛況在此前從未出現過, 2018 年簡直是台灣獨立樂團的大陸元年。在這批新樂團登陸之前,台灣樂團在大陸的代表只有一個五月天。但這批獨立樂團不同,他們不唱正能量,也不上綜藝節目,只是做自己的「小眾」音樂,為什麼就能在大陸這麼受歡迎?

該文分析,「草東沒有派對」的這一代年輕人,唱出了大家的心聲。歌詞「我想要說的前人們都說過了」,可以看出他們對於改變世界已經不抱希望了。而在「無法改變世界這件事上」,大陸青年可能比台灣青年更心有所感。

該文表示,現代青年既沒擁有什麼有可能改變世界的機會,也早就沒多少改變世界的欲望了。無論是掙扎之後的疲憊,還是無法掙扎的困窘,兩岸青年在情感上出現了奇妙的交集。抖音上面,對於「茄子蛋」的《浪子回頭》是這樣介紹的:「聽懂這首歌,也就明白何謂人間疾苦了吧」。

▲(圖/翻攝自茄子蛋臉書)
▲台灣樂團茄子蛋。(圖/翻攝自茄子蛋臉書)

該文總結,苦就是這裡的關鍵字。眾生皆苦,但兩岸人民似乎特別苦。台灣新生代獨立樂團,不再歌頌愛與希望,轉向強調迷茫和失落,唱出魯蛇世代的吶喊。這種平凡心境的深入描寫,突破了過去獨立樂團總是對社會、政治議題大聲疾呼的框架,放下「文以載道」的包袱,擁抱普通人的小情小愛,反而讓大陸民眾感覺契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