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圖/新頭殼)
▲ (圖/新頭殼)

新頭殼newtalk

梵諦岡高層消息人士表示,教宗方濟各願意在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出訪義大利期間與習近平會面。大陸全國政協委員、中國天主教愛國會副主席雷世銀表示,習近平與教宗會面是好事,對推動中梵建交,有很大意義。避居美國的商人郭文貴更直言,梵蒂岡的親中派站上風中,中梵建交已是指日可待。

這對於台灣而言,情何以堪?如果失去了教廷這個據點,等於我們在歐洲的任何官方活動都將被封殺,台灣將更形孤立;然而形勢比人強,我們只能運用宗教的憐憫與善意為自己謀求一席空間了。 

中梵習方會

外國元首訪問義大利的時候,按照慣例通常也會拜會教宗。梵諦岡表示,教宗方濟各很樂意在習近平到訪義大利時與他會面,尤其中梵去年簽署了兩國建交最後一道障礙的「主教任命」的臨時性協議後,外界多認為中梵離建交只剩最後一哩路,建交是遲早的事情了。

媒體報導也宣稱這種會晤,將是第一位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導人第一次會見一位天主教教宗,也是習近平與一位跟中國沒有正式外交關係的國家元首會晤。報導並稱,在中國遲遲無法決定習方會的進行與否,可能是對於羅馬教廷不信任,並擔心猶豫這個官式晤會在中國境內造成影響。

北京在1951年與梵諦岡斷交,將數百名外國神父和主教驅逐出境。中共當局一直擔心中國的獨立教會能威脅其政權,尤其共產主義主張「無神論」,如果承認了教廷的地位,准許了基督教義公開的傳播,對於中國共產黨勢必造成衝擊。教廷去年9月與中國簽署了主教任命臨時協議,這被認為是中梵關係的重大進展,但也因此引起很大爭議。

中國有大約1200萬天主教教徒,教徒分屬於中國官方監管的天主教愛國會以及拒絕接受中共當局指令的地下教會。如今,雙方都承認羅馬教廷,但是雙方如何合作甚至合併,牽涉的狀況可非一筆一紙即可輕鬆處理之事。 

惡夢成真

中梵這種明來明往的交流互動,完全無視於台灣這個元配的考量與處境,近年來教廷與中國互動日益頻繁,也曾多次傳出雙方將簽署教務協議的傳聞。教宗方濟各去年曾樂觀表示,相信梵中之間的關係正在改善,更透露雙方一直在深入談判討論中國教區主教任命問題。由於雙方決策高層每季互動一次,兩國又一直以天主教能在中國合法且無顧慮的派遣教會執事人員以及無障礙的傳送教義為目標,因此每三個月就會有建交的傳聞發生。

如今,傳聞成真,外交部雖然強調不影響台梵間已邁入第76年的邦交關係。未來我國還將持續與教廷在人道援助、文化教育、環境保護、宗教自由、橋梁教會、青年培訓及跨宗教對話等各方面加強合作,鞏固邦誼。 

然而,對於那些堅守外交最後陣線的外交部人員來說自是一大打擊,如果中梵雙方又依循「一個中國」原則順勢的建立邦交,那不僅是代表台灣在歐洲大陸上面臨零邦交的窘境,對於篤信天主教為主的中南美洲友邦而言,教廷的轉向會否起到「風吹草偃」的作用,成為中南美洲友邦轉易旗幟的骨牌,真令人憂心忡忡。 

關鍵在中國

雖然雙方的一大突破成為了台灣在外交上的一大危機;中梵能否建交的關鍵還是在共產黨身上。如果中國共產黨不能在宗教觀與馬克思主義之間找到平衡點,能兼容並蓄,且自圓其說,那麼中梵建交終將衝擊中國政權的持續與穩定,這才是雙方建交議題過去兩年來總是說風又是雨,卻始終沒有真正進展的原因。這主因就在於共產主義是根基於所謂「科學的唯物史觀」,共產黨是信仰無神論的,即使藉由改革開放開展中國這一波盛世的鄧小平也強調中國的宗教信仰自由的政策,只即於一般人民,並不是用共產黨員。甚至在這個宣稱要與梵蒂岡建交的時代,中國共產黨在許多內參的文件中仍是反對宗教的,如果要接受就必須是有秩序,合乎中國法令的宗教結構。 

宗教的力量

人類的歷史政權更替幾何,多少能人異士曾在歷史上風風光光,但是人類的意識中沒有一樣東西能像宗教般的如此強韌;宗教更是能夠穿越逆境,穿越歷史永遠成為人性的光明指引。天主教在人類歷史中更是從逆勢奮起的代表,從耶穌時代開始,天主教就是從隱秘中不斷奮起茁壯的宗教,這樣強韌的生命力又與馬克思主義完全背道而馳的思考邏輯,可是中國在開放西方宗教檯面化時要好好思考,以免開放宗教對於共產政權的持續穩定造成嚴重衝擊。更別說其他的宗教或團體可能有樣學樣要求中國一體開放,那時中國共產黨將面臨政權的衝擊與挑戰,這才是中梵建交中,共產黨真正在乎的一等大事。

延伸閱讀:

交管區未列梵蒂岡 義媒:習近平訪義會教宗時機未成熟

達賴喇嘛稱轉世靈童可能在印度 中國指定者無人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