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06-brielarson
布莉拉森當初被選作驚奇隊長時,受到很多質疑。(The Hollywood Reporter)

電影《驚奇隊長》上映兩天,就已經在我周遭女性好友群裡掀起效應。排除同業,身旁姐妹們過往在觀賞超級英雄片時,大多都是陪同男友,頂多在看完時意淫一下男性超級英雄們的顏值,除此之外並沒有什麼太特別的感受。

布莉拉森當初被選作驚奇隊長時,受到很多質疑。(The Hollywood Reporter)

直到2017年,DC影業推出《神力女超人》,女人頓時在英雄片裡找到認同感,神力女超人賦予她們做夢的勇氣,使她們忍不住思考,甚至期盼有一天也能像神力女超人一樣,大鳴大放走向戰場,在男人們畏懼槍林彈雨的情形下,仍舊義無反顧地為人民挺身而出,成為讓男人們遠望的勇敢背影。

5b24fd47afece
近年來,以女性為主角的電影越來越多(華納兄弟影業提供)

女權高漲的時代已降臨,女性們多半開始擁有自覺,有些人不需要依靠男人也能夠經濟獨立;很享受獨身生活;就連談戀愛,有的甚至也可以擁有拿得起放得下的灑脫。

就連5歲小女孩的偶像崇拜,都逐漸從芭比娃娃轉為神力女超人。之前我看陸綜《爸爸去哪兒》,劉畊宏女兒小泡芙的夢想,就是成為神力女超人,她希望自己和心目中的女神一樣力大無窮、勇敢完成任務,重點是還可以美美躂!

不只神力女超人,近年像是《冰雪奇緣》裡的艾莎女王、《X戰警》黑鳳凰,或是《冰與火之歌:權力遊戲》龍后,這些女英雄、女王者的出現,相信對人們的價值觀,特別是女性,都具有意義深遠的改變。

但這次,我特別想拉出「驚奇隊長」聊聊,在於當時《驚奇隊長》公布角色人選為奧斯卡影后布麗拉森時,多數漫威粉絲都質疑布麗拉森,認為她並不適合出演驚奇隊長。

布莉拉森在電影上映前,做了許多讓網友不滿的行為(The Hollywood Reporter)

理由一,布麗拉森曾在《驚奇隊長》的媒體試片會時,要求要增加位置給女性和有色人種,但這無疑減少男人與白人參加試映的機會。有外國網友因此認為,布麗拉森此舉過於宣揚性別平權,反倒是對男性和白人的另類歧視,不是一個超級英雄該做出的表率。

理由二,布麗拉森25歲憑《不存在的房間》摘下奧斯卡影后,好演技無庸置疑,但她的體型比起其他女星來說,似乎過於健美,而稜角分明的大方臉,好像也不太符合外人眼中的「美女」定義。漫畫迷們免不了對「驚奇隊長」的顏值產生失望。

但看完《驚奇隊長》,我瞬間明白了。不管是外型、人物設定還是布麗拉森在戲外的爭平權行為,恰恰都與電影裡的「驚奇隊長」卡蘿丹佛斯的狀態遙相呼應。

尚未成為驚奇隊長之前,卡蘿丹佛斯就是一個女性革命者,她土生土長於70年代的美國鄉村,那是一個大家都去百視達租片、使用BB Call的時代,民風傳統保守,女人多半在家相夫教子。

電影一開始,卡蘿丹佛斯便是失憶狀態,觀眾只能透過一些閃回畫面,略為知道卡蘿的童年、青少年以及從軍時的經歷。多數時候,我們都是看到卡蘿丹佛斯總是在「跌倒」,並不斷受到父親、兄長、軍中同袍的指責與規訓。

賽車時,她不允許開得比男孩快;騎腳踏車摔跤時,她受到男孩們嘲笑;受軍事訓練時,她從高空重重跌落,耳邊傳來的全是男人們的耳語:「看吧,她就是做不到。」

卡蘿丹佛斯的種種回憶,有的男生觀眾們會覺得:我也遭遇過嘲笑,這有什麼了不起?但,你們並不會像女人們一樣時常被勸退,更不會一天到晚被告知:「你不能做這些!」那些男人們覺得稀鬆平常的經驗,都是女人成長過程裡堆積已久的壓抑。

和70年代多數女人不同,卡蘿丹佛斯並沒有屈服。即便賽車摔得鼻青臉腫,她還是從泥濘中爬起來質問爸爸:「為什麼他們(男孩)都可以開?」,她還是照樣打球、受訓、開飛機,男人反對我做的,我全都要做到,我不想服膺於你們所制定的規範裡。

卡蘿丹佛斯不只以身作則、再起再戰,她還會鼓舞閨蜜瑪麗藍博特,告訴她就算身為單親媽媽,妳還是能夠擁有自己的夢想(開飛機),並且有資格為自己的目標拼搏的權利。

她的自覺比旁人早,並不吝將自身價值觀分享給其他深受父權體制鞭笞的女人們。

我很喜歡電影沒有為驚奇隊長安排戀愛支線,她的所有覺醒,都是靠著她自己領悟。她不需要經歷愛人去世才能完成修煉、她也不需要被男人拯救,如同她對裘德洛所飾演的陽羅格說:「我不需要跟你證明些什麼。」

如同戲外,布麗拉森遭受外型質疑,但她是奧斯卡影后,她也不需要跟網友們「證明」些什麼了,至於她高喊性別平權,何錯之有?我甚至覺得她為了「驚奇隊長」這個角色,做了很好的宣傳呢!

原文請見姊妹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