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總統三月出訪友邦「海洋民主之旅」。( 圖 / 總統府提供 )
蔡英文總統三月出訪友邦「海洋民主之旅」。( 圖 / 總統府提供 )

蔡英文總統日前接受英國《Monocle》雜誌專訪,提到他的兩岸政策與對中態度,蔡英文坦承「當然有時候確實有必要強悍一點」。對於自己若在2020大選勝選,第二任任期是否保證不推動台獨公投?蔡英文回應,「台灣是一個民主國家,並不是領導者說了算」。

★以下是蔡英文回答逐字稿:

問:談談明年的選舉,您的一些批評者表示只有打中國牌,您才能贏得選舉。譬如北京採取愚蠢的行為,您馬上站出來反應,激起民眾情緒,民進黨就能贏得選舉。您對此說法有什麼回應?

蔡英文:人們在意的當然是國家安全,以及我們能否維持與中國穩定的關係。所以這不是說站出來大聲講話,表現非常強悍就好。當然有時候確實有必要強悍一點,但這不是一位領導者唯一能做的。我們要確保國家安全,並且同時保持與中國穩定的關係。

不過民眾也非常在乎經濟,雖然大家沒有注意到,但經濟狀況自2016年以來確實好轉。我2016年剛上任時,很多人認為我們沒有辦法達到1%的經濟成長,因為前一年經濟成長不到1%。不過我們做到了,2016年時成長率1.51%。2017年的表現更好,成長率達3.08%。這是一個重要的成就。去年我們表現也不差,2018年大約2.63%,這表示經濟好轉,且整體趨勢是往上的。就名義或實質收入來說,整體都是往上的趨勢。我們出口表現良好,儘管今年可能因為美中貿易衝突而有所影響,不過整體來說,台灣經濟穩定成長。人們擔心政府能否確保電力的供應,不過根據我們的計算,電力供應應該沒有問題。

問:習主席1月份時發表了恐嚇威武叫囂意味甚高的演講,有些人認為習主席在演講中訂定出北京統一台灣的時程表,似已改變了現狀。請問總統您是否同意,這是您的看法嗎?

蔡英文:我認為習主席在今年1月2日的演說某種程度上確實改變了兩岸關係的平衡,必須要再重新平衡。

問:要如何重新平衡?

蔡英文:重新平衡的意思是我們要更謹慎的處理兩岸的關係,因為1月2日的演講中透露出了中方的急迫性。所以我們必須加速所有的準備工作。

問:如果我們參考其他也有衝突關係的國家,像是南北韓,去年這個時候看似核戰爆發邊緣,如今兩國好像非常要好的朋友。目前,台灣與中國的關係不樂觀,但是也許明年會有所改變,您認為有沒有可能在這麼短時間內關係改變呢?

蔡英文:關係改變須要很多的因素,首先,中國必須平等地對待台灣。另外,任何和平進程不能設有前提或政治框架做為前提。就台灣方面,我認為如果沒有前提,或一中、一國兩制的框架,而且如果進行過程中我們是被平等的對待,並且對方尊重台灣所擁有的主權,那我認為我們沒有什麼理由不能坐下來溝通。

問:台灣和英國最近都非常流行公投,當然很多時候公投結果並不順你的意,如果您成功當選連任,您能否明確排除在第二任期間進行台灣獨立公投?

蔡英文:台灣是一個民主國家,並不是領導者說了算。一個領導者的責任是確保我們的民主能夠運作,並且透過民主讓民眾共同決定我們下一個階段與他方有什麼樣的關係。不過,以總統來說,最重要的任務是保護我們的自由、民主、並且和中國保持穩定的關係。

問:有人認為民進黨在去年11月的選舉慘敗是因為您在這三年期間過度關注台灣獨立、台灣認同、或者更改國名等的議題。您有什麼回應?

蔡英文:我不這麼認為。上一次的選舉是地方選舉,所以兩岸議題並不是那次選舉的重要議題。我在這兩年半的任期間,我們非常謹慎處理兩岸關係,我們不挑釁,維持了與中國穩定的關係。於此同時,我們面臨來自中國巨大的壓力。中國越來越武斷的進行軍事演練,同時奪取我們的邦交國。所以我們面臨許多的壓力,但是我們並不挑釁,並且非常謹慎處理兩岸關係。是中國在試圖改變現況,我們只是在回應中國的行為。不過去年的選舉比較攸關我們的內政議題,而有些議題確實意見比較分歧。

問:今年有許多重要的週年紀念日,其中一個是4月份台灣關係法四十週年,請問您到時會希望向美國傳達什麼樣的訊息?

蔡英文:我希望我們之間的友好關係能夠持續,兩方的合作也能夠更密切,以面對區域未來的挑戰。

問:去年台美關係有很多進展,近乎大使館等級的新館處開幕,還通過了《台灣旅行法》,還有幾個高階的訪團。展望2019年,在您的願望清單上,有沒有什麼台美關係之間的願望您希望能夠實現,或者希望美國能送給台灣什麼樣的禮物?

蔡英文:這不是像聖誕節。台灣和美國的關係不是聖誕節等著開禮物。台美關係非常堅實,而且我們希望能夠保持密切的合作關係,並有實質上的進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