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中閔於今(23)日稍早主持台大校務會議,台大校長遴選爭議延燒近一年,管中閔首次逐條回應兼職、獨董等議題,管中閔也表示,當時媒體、政治人物爆料每日一變實在是「目不暇給」,不知道如何回應或該回應什麼。(圖/記者陳明安攝)
管中閔於今(23)日稍早主持台大校務會議,台大校長遴選爭議延燒近一年,管中閔首次逐條回應兼職、獨董等議題,管中閔也表示,當時媒體、政治人物爆料每日一變實在是「目不暇給」,不知道如何回應或該回應什麼。(圖/記者陳明安攝)

管中閔於今(23)日稍早主持台大校務會議,台大校長遴選爭議延燒近一年,管中閔首次逐條回應兼職、獨董等議題,管中閔也表示,當時媒體、政治人物爆料每日一變實在是「目不暇給」,不知道如何回應或該回應什麼,之後更歷經二次住院,「我其實不想醒來,醒來又要面對更多事情。」更形容自己是勉強存活。

管中閔於台大校務會議時再談台大校長遴選案,他表示,第一時間沒有對外回應,在於媒體、政治人物爆料每日一變實在是「目不暇給」,故友人建議「讓子彈飛一會」、先按兵不動。管中閔表示,之後又因視網膜剝離再度住院,每天除了吃飯時間外趴在桌上好幾小時,「我不想醒來,醒來又要面對更多事。」

面對長達一年的校長遴選風暴,管中閔談到,政治力量介入學術非常可怕,台灣自詡擁有學術自由,但學術自由也可能毀於一旦,「今天可以弄我,難到不會弄其他校長或院長?只要政治涉入學術,學術干預就會一直發生。」

管中閔再表示,去年一整年間對個人與家人的身心傷害難以盡述,是因為社會和許多友人的支持才可以「勉強存活」,管中閔形容,每提到一次過去、就像身上又被劃了一刀,「希望我是遭遇這種事的最後一人。」

管中閔也提問,「我們是否真的需要遴選?」為什麼一開始沒人看好他會當選,可能只因為他非台大畢業、沒有派系也沒人脈,但如果遴選只靠派系跟人脈又為何需要遴選制度,辦一場人脈角力反而更乾脆,「如果遴選委員不能被政見感動,那候選人談治校理念是講心酸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