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電視台大手筆購入韓綜版權,創下可觀效益和話題,陸綜《爸爸去哪兒》就是成功案例。(圖/翻攝微博》

近年來大陸娛樂產業蓬勃發展,除了已培養出許多有實力的知名藝人外,陸綜開始仿效韓綜成功模式,再加上原本就百花齊放的陸劇,將大陸影視業推上新高峰。有了強大自製內容當作後盾,大陸OTT(影音串流平台)觸角逐漸往台灣延伸,讓原本就日漸蕭條的台灣娛樂圈雪上加霜。除了觀眾的觀看習慣改變外,政府沒有完善的措施、電視台被收視率綁架、藝人紛紛「西進」搶錢,都成為壓倒台灣娛樂圈的最後一根稻草。

2016年愛奇藝曾申請來台設立公司,遭到駁回後遲遲未正式落地。據傳同樣為大陸OTT的騰訊視頻、優酷視頻將複製愛奇藝模式,5月抵台搶食台灣這塊大餅,許多人擔心大陸OTT登台將使台灣本地OTT和媒體面臨巨大困境。但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根據NCC的統計,光是2018年台灣就減少了將近14萬的有線電視(第四台)用戶,這股有線電視「剪線潮」彷彿再度敲響台灣娛樂圈喪鐘。

▲梁修身、梁赫群父子上《愛的萬物論》。(圖/公視,2016.01.26)
▲梁修身、梁赫群(右)父子皆為台灣資深電視人。(圖/資料照)

根據消基會今年初調查顯示,台灣觀眾不滿電視內容不好看、重複性過高、所費不貲和置入性行銷手法拙劣,觀眾不厭其煩下乾脆退租,改用手機等行動裝置上網追劇或是看影片。電視製作人出身的梁赫群認為,隨著越來越少觀眾觀看有線電視,電視台已經不再像以往一樣只注重收視率,甚至會將節目內容放上YouTube賺取分潤。因為在台灣頻道泛濫的情況下,資源被分散也讓多數電視台難以生存,「廣告就像一塊大餅,以前只有3個人(老三台)分,業務過年換新車、勞力士。現在經濟不景氣,這塊餅不但縮水,還有100多個人來分,你用簡單的數學算一下就知道了。」

梁赫群指出,應該用良幣驅逐劣幣或是網路平台合作老電視台等互相合作、競爭的方式去蕪存菁,「平台需要整合和合作,大陸是一個省份的資源去做一個衛視,如果我們有一個台灣衛視就好了。」但梁赫群也肯定台灣的軟實力,「我以前在國外唸書時,都會跑去中國城租台灣綜藝節目的錄影帶,創意發想的部分,我們還是握在手上的。」

▲侯昌明、曾雅蘭出席保健食品記者會 。(圖/記者林柏年攝,2017.2.20)
▲今年曾有帶狀節目找上門,卻被侯昌明一口回絕,除了因為主持費被砍三分之一外,製作品質也未達到他的要求。(圖/資料照)

藝人侯昌明跨足電視、廣播主持,他認為大陸OTT來台落腳有好有壞,大陸的大製作、大卡司、精緻化,可以讓台灣觀眾有更好的選擇;但這樣一來,原本就處於弱勢的台灣娛樂圈更是被壓著打。節目沒人看,電視台賺不到廣告費,進而沒有足夠資金給製作單位,製作單位做節目的收入只夠養活員工,根本沒有多餘能力做出更好的內容,環環相扣下整個娛樂圈彷彿一潭死水。

▲侯昌明認為,蕭敬騰推掉大陸許多賺錢機會,留在台灣拍攝《魂囚西門》,都是因為對台灣娛樂圈有一份使命感。(圖/資料照)

至於要怎麼樣才能改善?侯昌明認為,台灣不是沒有人才,許多藝人和幕後工作人員對於台灣娛樂圈還是有一定的使命感,「像蕭敬騰和賈靜雯,在大陸隨便一場活動就多少錢,但他們願意花時間留在台灣拍戲,為的就是一份使命感。」可是如果政府不集思廣益提出完善計畫,帶頭改善,電視台又被收視率綁架,就算這些人想做出努力改變些什麼,都只是有心無力。最迫切的就是放寬置入行銷規範,只要經過一定程度的審核後,應該讓節目或是電視劇可以正大光明的置入,否則遮遮掩掩只是隔靴搔癢。再來就是政府應該當娛樂圈和地方間的溝通橋樑,無論是到當地拍戲或是拍節目,都可以跟地方互相配合,帶動當地週邊觀光,這部分韓國早已遙遙領先。

▲台灣對於節目、戲劇廣告置入要求多,陸綜可以光明正大置入已行之有年。(圖/翻攝微博)

有「通告A咖」之稱的藝人小鐘同樣認為,現今台灣電視台過於氾濫,在經濟不景氣下,廣告商選擇太多,分散投資的成果下,變成現在許多台灣藝人都是「小眾」,無法像以前老三台佔據所有的資源培養出張菲、張小燕等大牌藝人,造成演藝圈斷層嚴重,「應該全面置入,就像日本、大陸、韓國,大大方方。我們現在要置入不置入,東西還要打馬賽克,為什麼不能置入呢?」小鐘認為,羊毛出在羊身上,如果沒有廣告收入,製作單位就不會有經費做出更優質的內容。

▲小鐘縱橫演藝圈多年,是許多台灣綜藝節目的熟面孔。(圖/資料照)

除此之外,小鐘直言無論是大陸、韓國或是美國的節目、戲劇在台灣播放早已不是新鮮事,因為電視台不用花大錢就可以買到版權,收視率也算高,「所以慢慢的就會變成台灣不管是音樂、影視上的東西就會越來越少,大家都覺得這樣方便,也有實際的廣告效益。」曾在大陸主持的小鐘還透露,大陸娛樂圈分工細、酬勞好、專業水準高,都是值得台灣娛樂圈學習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