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告:未滿十八歲不得觀賞瀏覽

您是否已經年滿18歲?

即時快訊

《與惡》五大噴淚橋段 賈靜雯揪心重回「兒子罹難現場」

記者徐郁雯/綜合報導-2019-04-13 21:06:22
▲賈靜雯演出《我們與惡的距離》,大受好評。(圖/公視提供)
電視劇《我們與惡的距離》講述「無差別殺人事件」中,被害者與加害者家屬的處境,以及探討「思覺失調症」患者的復健療程,以及家庭成員間陪伴的重要性。劇中,有許多賺人熱淚的橋段,包含謝瓊煖飾演殺人犯李曉明的母親,與辯護律師吳慷仁長達3分40秒一鏡到底的對談,一句:「全天下沒有一個爸爸媽媽,要花一個20年去養一個殺人犯。」引起觀眾的廣大討論。《NOWnews今日新聞》也特別整理幾個重要橋段,讓粉絲再次回顧。

一、檢場、謝瓊煖到受害者靈堂外,悲痛喊:「我沒辦法,這麼多的人,我們要怎麼道歉?」

在第1集中,檢場與謝瓊煖這對加害者父母在靈堂外,檢場無力說著:「我沒辦法,我真的沒辦法,這麼多的人,我們要怎麼道歉,我們要怎麼賠償。」

檢場一家人在靈堂外痛哭崩潰,除了不能理解自己的家人,怎麼會犯下如此滔天大錯,對於受害者家屬的愧疚,檢場與謝瓊煖悲痛的神情,除了自責還有無限絕望,讓不少觀眾淚崩。



二、謝瓊煖與吳慷仁推著肉粽車,心酸道出:全天下沒有一個爸爸媽媽,要花一個20年去養一個殺人犯。

在第3集裡,吳慷仁飾演的法扶律師,終於見到躲藏已久的加害者母親謝瓊煖,苦勸她不要放棄尋求兒子犯案背後的動機與真相,兩人長達3分40秒一鏡到底的推車對話,讓不少網友為之鼻酸。

在這一鏡到底的鏡頭中,謝瓊煖向吳慷仁說道:「全天下沒有一個爸爸媽媽,要花個20年,去養一個殺人犯。」更道出謝瓊煖的心境:「這是身為一個母親最大的心痛,因為做父母的,連想關心兒子的一點機會都沒有。」



三、李曉明遭槍決當天,吳慷仁喝醉哭喊:就算真正該死的人吧,他也應該跟我們有一樣的人權,這是人人生而平等、均等的權利。

吳慷仁看到李曉明遭到槍決時,甚至無緣見家人最後一面,認為不合理、合情,也不合法,表示法治國家要用殺人,來讓社會安定,是很荒謬的事,更說:「就算真正該死的人吧,他也應該跟我們有一樣的人權,這是人人生而平等、均等的權利。」

吳慷仁接著說:「保護這些人的權利,是我的工作,是我想做的工作,是我喜歡的工作,而且到底什麼是好人?什麼是壞人?你有標準答案嗎?誰有標準答案?」邊說邊哭的他,說到激動處連鼻涕都噴出來,完全融入角色的模樣,引起網友熱烈討論,更說:「今年金鐘視帝非吳慷仁莫屬!」



四、陳妤對新聞台同事怒吼:你們殺的人,沒有比我哥少。

陳妤為了幫哥哥辦後事請假,沒想到賈靜雯請攝影與記者去跟蹤陳妤,拍攝一家人替李曉明送終的模樣,連帶著陳妤父母的住處都曝光,讓陳妤非常生氣,跑回電視台發飆,氣得說:「說什麼媒體良心?你們求證過嗎?根本什麼都不知道。」

陳妤還對著賈靜雯嗆說:「你們有沒有想過,你們在無形中也殺了人!」接著又說,她知道哥哥殺了很多人,「但我跟我家人,連活下去的權利都沒有嗎?」賈靜雯眼眶含淚表示:「那我兒子呢?我兒子有活下去的權利嗎?」陳妤聽到賈靜雯說的話,無話可說,離開前吼出:「你們殺的人,沒有比我哥少。」暗示媒體引起的輿論,可謂一把利器,隨便一句批評,都能讓人痛苦萬分。

56781209_2221121254883983_1698997390515634176_o ▲賈靜雯(右)與陳妤針鋒相對。(圖/公視提供)

五、賈靜雯重回兒子罹難電影院,痛喊:我過不去。

在第6集中,賈靜雯與溫昇豪接受婚姻諮商後,兩人試著回到兒子當年被殺害的戲院現場,她看到車子停在電影院外,就神情緊張,但也同時打開內心心結,講出當天與兒子看電影的情況。

當時賈靜雯陪兒子看電影,因接電話暫時離開電影院,恰好擦身無差別殺人事件的兇手李曉明,講完電話後,她因覺得電影無聊,所以在外多喝一杯咖啡,在這短短的時間,李曉明進入戲院槍殺觀眾,導致天彥因此喪生,讓賈靜雯相當自責崩潰。

賈靜雯邊流淚邊說:「我讓天彥一個人在戲院裡面,我怎麼可以讓天彥一個人在戲院裡面?」溫昇豪則安慰說:「都過去了。」賈靜雯崩潰哭喊:「我過不去!」戲外賈靜雯表示:「我看播出時心情繼續崩潰,喬安最難過去的,是她的錐心之痛,無法形容。」



延伸閱讀

NOW民調中心

想看更多

即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