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學測國英數自滿級分人數高達595人,預計學生通過台大醫科第一階段篩選人數將增多,屆時第二階段實驗題恐怕才是決勝關鍵。(圖/pixabay)
近年台灣頻面臨人才流失、國外挖角,政府祭出玉山計畫以彈性薪資留才攬才,其中玉山學者專任教師最多可獲外加薪資500萬元,一次核給三年;玉山青年學者也有150萬元,且一次核給五年的好「薪」情。(圖/pixabay)

近年台灣頻面臨人才流失、國外挖角,政府祭出玉山計畫以彈性薪資留才攬才,其中玉山學者專任教師最多可獲外加薪資500萬元,一次核給三年;玉山青年學者也有150萬元,且一次核給五年的好「薪」情。玉山青年學者黃韻如受訪時則表示,薪資雖是其中誘因,但對學者研究生涯而言不會只看錢。

台灣教授「薪」情不若周邊鄰國,我國教授法定薪資最高為10萬7525元,幾乎只是香港、新加坡等地的三分之一,薪資結構先輸,以至於人才近年頻頻外流、外國學術圈對台灣興趣缺缺。

為此,教育部於107年推出玉山(青年)學者徵選計畫,其中玉山學者(專任教師)獲外加薪資250萬至500萬元,獲最高額500萬者共計三人一次核給三年;玉山青年學者獲得外加薪資67萬至150萬元,獲最高額150萬者共計八人,一次核給五年,期望以國際級薪資挖角國際級人才。

台灣大學玉山青年學者黃韻如在新加坡職業12年,在當地擁有一組研究團隊,她笑說,「在接獲玉山學者聘書時將帳面薪資換成新幣,真是覺得自己瘋了。」即便有了玉山青年學者外加薪資水平仍不及新加坡,但願以「減薪」回台,黃韻如表示,站在奉獻的角度來看還是可以接受。

黃韻如談到,提升薪資是留才方式,但若要從國外挖角人才,以國際學術圈現況而言,中壯年學者多半已經在海外擁有研究團隊,因此挖角雖是針對個人,但其實是攸關整個團隊的大事,「當有一個研究員要離開,其實都會希望整個團隊能夠跟著過來。」

加上中壯年學者多處於研究高峰,不會輕易割捨研究成果,但要把整個團隊帶來必須克服更多挑戰,「包括聘請國外助理的薪資,我對自己土地有感情,但不代表別人也有。」呼籲政府該思考如何讓整個團隊都能有更好的學術支持,先前官方屢屢喊出台灣頂大要打國際盃,但打國際盃也要先有國際盃的資源。

美國加州大學聖地牙哥分校卓越教授杜武青退休後返台,去年榮膺中興大學玉山學者,談起高薪攬才,杜武青表示,外加薪資並沒有再人生規劃中,故捐出200萬年薪再結合中興大學加碼給予教授跨領域研究加碼,再成立工程技術與農業生技創新中心。

杜武青表示,薪水只是攬才的其中誘因,但學者來台還是要有足夠的搭檔能在當地成立實驗室,「玉山學者給出高薪,但我到台灣後沒有自己的實驗室,變成需要跟別人合作。」呼籲攬才不是只有獎金,還要有充足的周邊配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