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院今(29)日針對教師法草案進行逐條審查,教師團體再赴立法院外抗議,上演行動劇諷刺蔡政府惡修教師法、大幅增加教師解聘要素,上任後卻未針對教師提出任何保障,是讓教師陷於水深火熱之中。(圖/記者許維寧攝)
立法院今(29)日針對教師法草案進行逐條審查,教師團體再赴立法院外抗議,上演行動劇諷刺蔡政府惡修教師法、大幅增加教師解聘要素,上任後卻未針對教師提出任何保障,是讓教師陷於水深火熱之中。(圖/記者許維寧攝)

立法院今(29)日針對教師法草案進行逐條審查,教師團體再赴立法院外抗議,上演行動劇諷刺蔡政府惡修教師法、大幅增加教師解聘要素,上任後卻未針對教師提出任何保障,是讓教師陷於水深火熱之中。

「修教師法,痛啊!」全國教師工會總聯合會(全教總)今日稍早赴立法院前抗議,以行動劇諷刺蔡英文政府惡修教師法,表示教師法惡修條文宛如柴火,將教師至於水深火熱中烹煮。

全教總理事長張旭政表示,蔡政府將不適任教師處理引導成是學校教評會責任,再任由社會以莫須有「師師相護」罪名來攻擊教師,教育部則刻意釋放某類型不適任教師被解聘之數字,讓社會誤以為是教評會師師相護,才讓狼師充斥校園,破壞社會對教師的信任。

張旭政表示,校長才是不適任教師處理關鍵。在於處理不適任教師,必須由校長主導啟動程序再由行政負責調查、蒐證,最後階段才會進入教評會審議,若校長不啟動程序,教評會便無法解聘不適任教師。張旭政更舉例,目前台南、桃園兩地皆有不適任教師案,但都是由校長在阻擾程序,直指校長才是居中關鍵。

三年前全教總與全教會推動專審會制度,後來逐漸落實於全國。全教總表示,本次政院版教師法草案中修正專審會設立以及復議制度,才是強化不適任教師的處理方式,反之,降低教評會教師代表比例根本無法解決問題。而本次修法中,教育部企圖用專審會處理「教學不力或不能勝任工作」以外的案件,還要引進外部專家學者,也已經破壞了專審會精神。

張旭政表示,綜觀本次修法,根本是要讓教師工作權回歸行政體系掌控,完全違背教師法立法精神,又大幅擴充解聘要件,讓教師動輒得咎。

教育部長潘文忠則於稍早表示,本次是站在社會共識的立場針對不適任教師處理進行修法,對於真正認真的教師權益沒有影響,反而可以維護教師的教學專業表現和尊嚴。潘文忠談到,希望透過修法明確建立審議不適任教師案的標準、程序會更加審慎,以此維護學生受教權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