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總統26日接見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牧師。( 圖 / 總統府提供 )
高雄市長韓國瑜嗆總統蔡英文「蔡總統還沒當過兵」,引發熱議。( 圖 / 總統府提供 )

陳朝平/資深媒體人

前幾天,網媒上有篇奇文,標題很長:「她沒當過兵,卻帶領英國打贏福克蘭戰爭!當年鐵娘子柴契爾為護主權,連法國總統都敢威脅…」(以下簡稱奇文)
是在回顧鐵娘子柴契爾的豐功偉績嗎?嗯,柴契爾是2013年4月8日逝世的,享壽87歲,4月天,隔著太平洋、印度洋、大西洋,弔念柴契爾,似乎也蠻合理的。只是,標題的前面五個字—她沒當過兵,似乎又和當前國內的政情相互呼應,引人疑竇。

文章的第一段話、或者應該說是「導讀」,終究露了餡。導讀是這麼寫的。

「誰說沒當過兵的三軍統帥就不會打仗?前英國首相柴契爾夫人在面對阿根廷侵犯英國國土的時,力排眾議,堅持護衛國土,每天半夜三點就起床等待戰報,運籌帷幄,決勝萬里之外。這場突如其來的福克蘭島戰爭激起了英國人民的愛國主義,也展現了「鐵娘子」強硬的手段,不但帶領英軍找回榮譽,更贏回了國民的心…」

咦!是藉古喻今,為蔡英文鳴鼓開道嗎?柴契爾走了六個年頭了,蓋棺論定,毀譽參半,拿同為女性的柴契爾發動福克蘭戰爭,來比擬辣台妹,果真能為她辯解?

福克蘭群島是英國人對群島的稱呼(Falkland Islands),阿根廷則稱該群島為馬爾維納斯群島(Islas Malvinas),我們因為一貫以美歐馬首是瞻,因此,稱呼群島為福克蘭群島,彷彿這距離英國本土12800公里的群島本來就在英國主權的管轄之下。其實,群島主權的爭議是17世紀以來、英國、法國和西班牙殖民主義遺留下來與阿根廷的「共業」。從阿根廷的角度看,群島就在阿根廷外海不遠處,當然是阿根廷的領土,趕走英國駐軍,是收回領土,恢復在群島的主權;在英國人眼中,英國在此駐軍幾個世紀,群島就是英國的領土,無庸置疑。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究竟是誰的領土?誰在護衛領土主權?還真說不準。總之,經過了幾個世紀的爭議和福島戰爭,如今群島仍然屬於英國的海外領土,恰恰是反映了國際社會「拳頭即實力」的原則,和柴契爾有沒有當過兵,並無直接的邏輯關係。

至於說柴契爾敢嗆法國總統,那更是「女學生開會—無稽之談」。柴契爾嗆法國總統的原因是要法國提供擊沉英國艦艇的飛魚飛彈的參數。奇文提到,柴契爾嗆聲的內容則是:「不給英國參數,將動用核武攻擊阿根廷!」試問,柴契爾可敢嗆聲用核武攻擊法國嗎?法國最終給了英國參數,想必是基於悲天憫人之心,不願見英國用核武滅了阿根廷。說真格的,我真不信在當時恐怖平衡的國際情勢下,法國會相信柴契爾真敢動用核武對付阿根廷、挑起的三次世界大戰?法國把飛彈參數給了英國,最重要的原因還在於英法兩國都是北大西洋公約組織的成員國,阿根廷則否。再怎麼說,當時北約的主要敵人是蘇聯為首的共產集團國家,總不成槍口向內,自個兒兄弟先幹起來了吧!!何況,阿根廷遠在天邊,英國近在眼前,從最基本的戰略觀來看,寧可得罪阿根廷,也不能得罪隔著海峽的英國。

從國際政治或是戰爭史研究的角度,福島戰爭有太多可以回顧討論的,不懂作者何以要強調(甚至是扭曲)柴契爾對法國神勇嗆聲的這段小插曲?莫非,還嫌辣台妹近日對對岸的嗆聲猶有不足,定要鼓動辣台妹繼續螺旋升高嗆聲的強度?蔡蘇政權暴走式的神勇事兒,還不夠多麼?

說到神勇,柴契爾膽敢發動福島戰爭,不是因為她神勇,而是英國軍方評比過雙方軍力以及審慎的沙盤推演,哪裡是從未學習過軍務,也未當過兵的柴契爾可以獨立為之的?作為國家最高決策者,柴契爾的難處是要對戰爭勝負和人員傷亡,負起完全的責任,而不是暴虎馮河式的罵街演出以為神勇。儘管英國國防和軍令部門在發動襲擊前,做了相當周詳的準備,但是,這場戰爭打下來,英軍並非摧枯拉朽、大獲全勝,也非像奇文作者輕描淡寫的、柴契爾「運籌帷幄、決勝千里」就醬子結束了,而是互有勝負,各有死傷,雙方交戰百日,阿根廷後繼無力,福島戰爭才告落幕。

複雜的戰爭過程就不說了,試著整理戰爭勝負的關鍵如下,也順帶說說感想,或許能讓80後、90後的年輕網友,不為奇文的「偽歷史觀」所迷惑。

戰爭爆發的地方,距離英國本土萬里,軍事動員、艦隊遠征,後勤補給,非常、非常困難,英軍能夠在短時間內順利完成動員補給,證明英軍訓練有素。除此之外,英軍在福島戰爭勝出的原因,大抵不出幾點。

其一,英國整體軍事實力遠勝阿國。英軍機艦裝備武器系統,無論是垂直起降的鷂式戰鬥機,海軍的主力艦、驅逐艦、航空母艦,皆為自行研發製造的。阿國軍事實力不弱,但機艦武器多賴法國軍售。戰爭期間中。阿根廷空軍便曾用法製幻象戰機、飛魚反艦飛彈擊沉英軍艦艇,也曾利用美國軍售的轟炸機轟炸登陸福島的英軍。然而,當英國切斷了阿根廷軍備武器的源頭時,阿國的軍事行動便後繼無力了。

中華民國陸海空三軍,比較高端的防禦性武器裝備,都得仰賴美國的「恩典」准予軍售,真要有蕞爾小國如菲律賓之流進佔我南沙太平島,我們可有派遣遠征軍「討伐侵略」、「衛護主權」的能耐?當行政院長蘇貞昌手中的唯一武器甚至只剩下掃把,且這支掃把還不是哈利波特胯下那支能夠自由飛翔的掃把時,蔡英文總統憑甚麼敢說她誓死維護主權?或者,她誓死的,不是自己,而是那些只服過四個月兵役,且不適用軍法管轄的小鮮肉、小草莓?

一直以來,立法院質詢國防部長時,常有一制式的質詢,那便是:如果海峽兩岸爆發戰爭,國軍可以支撐多久?關於這個問題,歷屆國防部長答案略有出入,大抵是在一兩周之間。然而,民間軍事專家的看法更為悲觀,甚至有兩日之說。回顧英阿之戰,雙方軍事實力高低有別,好歹阿根廷還挺過了一百天。拿英阿福島戰爭來比擬當前海峽兩岸情勢,是不是更應該提醒當權者謹言慎行,不要將火種丟在火藥庫上?

其二,英國經濟實力勝過阿根廷。柴契爾擔任首相以來,倡導自由資本主義,推動國營事業民營化,活絡了國內經濟的創新能力。相對的,阿根廷當時的通貨膨脹率高達600%,國內生產總值持續下滑,阿根廷進佔福島的「初心」,本就是想藉著對外戰爭、移轉國內不滿情緒,恢復民眾對執政當局信心與信賴感。福島戰爭的最終結果證明了,經濟才是歷史發展的一條紅線! 所謂歷史,當然也包括了戰爭史。經濟強,仍不足,還須科技強,國防才有強的機會。阿根廷之敗,經濟疲憊不振,乃是重要原因之一。

人類歷史上,許多君主和獨裁者往往藉著發動戰爭來移轉國內的不滿,甚至藉此讓國內的反對聲浪禁聲。自從賴清德「違背誠信原則」,出馬競逐大位後,蔡英文的言語習慣,忽然由文青式的輕聲細語,轉為潑婦罵街式的譏峭強硬,難不成是以史為鑑,借鏡阿根廷的作法?

民進黨全面執政以來,儘管某些財經統計數字看似亮麗,實則,這些數字並不能掩飾背後的殘酷事實,那就是這三年來,東南亞鄰國的經濟發展頗為迅速,儘管中國大陸受到中美貿易衝突的影響,經濟成長率略遜於往昔,但中國整體產業創新的能力不容忽視,比較之下,台灣的產業經濟與創新能力,皆在原地踏步,市場開放的程度,也無正面的進展。面對新經濟型態,台灣的國際競爭力正在快速流失之中,在這種情勢之下,敦親睦鄰、遠交朋友,猶嫌不足,竟然還辣口挑釁,一副巴不得挑起兩岸衝突的模樣,豈不蠢乎?

其三,二戰以後,舉凡世界重大爭議與戰爭,多與美國有關。福島戰爭也不例外。戰爭爆發之際,美國當家的是雷根總統,雷根與柴契爾交好,在國際事務上,柴契爾對雷根言聽計從。依稀記得,那時,雷根與柴契爾的政敵甚至還用「這對狗男女」這樣的字眼來辱罵他倆。福島戰爭爆發,美國因位處美洲,不便公然反對阿根廷,只得宣稱保持中立,私下卻提供衛星資訊暗助英軍。此外,阿根廷在拉美的世仇智利,也在戰爭期間,利用雷達偵測阿根廷空軍動態,向英軍通風報信。阿根廷只能怨自己平日沒做好敦親睦鄰的工作,害得自己腹背受敵。

若真是拿柴契爾來比擬蔡英文,真是拿英阿戰爭來比擬兩岸,那麼,最應該著眼的反倒是國際上結盟的關係。阿根廷的盟友,顯然遠遠不及英國。英國是北約組織的成員國,而北約組織是當時世界上實力最強的軍事同盟組織,再加上柴契爾和美國雷根總統的私交甚鐵,美國總統又是世界上最有權勢的人,一言九鼎。英阿衝突,美國總統保持沉默,就是一種態度,世界各利害關係國肯定會揣摩「美」意,對阿根廷採取政治正確的外交政策。阿根廷的世仇智利,更是趁機倒打一耙,提供雷達監控結果給英軍。現代戰爭,還是需要打群架,能吆喝到更多的盟友,就有更大的勝算。

蔡英文掌政後,遠中仇中,媚日親美,特別是和川普通過一通電話後,彷彿撿到了一挺美式機關槍,以為大聲嗆中嗆習,便能博得美日的歡心。然而,冷靜想想,三年來,咱們不但跟最近的鄰居(中國大陸)鬧得簡訊「已讀不回」、彼此愛理不理,既沒交上一個新盟友,也沒加入任何一個國際上的同盟組織,更別說,還丟掉了5個黑朋友和小朋友。真不知道,這樣的對外政策是如何衡量得失的?偏偏,台灣拿熱臉孔貼日本冷屁股,貼了半天,如今日本和中國的關係卻有了大幅而正面的進展,就連中國海軍建軍70年的閱艦活動,日本都派出了軍艦參加盛典,台灣,還要繼續媚日下去麼?中美貿易衝突,遲早要解決,也必須解決。到那時,台灣又何以自處?

世界局勢已變,冷戰的雙元體系已成多元競爭,美國既非世界獨強,也需與他國協商合作。中國政治經濟軍事實力崛起,也掌握了更多的話語權,客觀形勢如此,台灣單超鬥中國大陸都鬥不起了,還不能從英阿福島戰爭的例子裡記取教訓,多多結交朋友?戰爭需要盟友,和平時期何嘗不需要朋友?國際政治上,無論戰爭與和平,都需要縱橫捭闔,但是,和平,更需要縱橫捭闔,更需要智慧。戰爭,只需要一句難聽的話、一根火柴,就能將縱橫捭闔的所有成果,付之一炬。
談到兩岸情勢,福島戰爭還有一段很重要的插曲,值得當局和台獨工作者參考。

戰爭爆發時,英國女皇次子安德魯王子也在無敵號航母上服役,擔任直升機駕駛。貴為王子,安德魯並沒有逃避戰鬥任務,英國王室也沒有向柴契爾或國防大臣說項,將安德魯王子召回英國本土。今天,如果民進黨恢復徵兵制,不再扣剋退休軍警的年金,不再羞辱軍人,不再「破例」提拔親信,破壞軍中倫理;如果,英文家族的年輕一代,也在軍中服役,或者,蘇貞昌不發出「戰到剩一根掃帚」這樣無厘頭而愚蠢的言詞,我或許還真會相信蔡蘇政府誓死維護主權的大話。

奇文的作者也姓蔡,不知道是不是同宗的關係,還是此蔡即彼蔡,心有戚戚焉,因此,在文章末尾神來之筆寫了這麼一段文字:「這次的勝利不單讓英國爭了一口氣,此後英國的經濟也隨之好轉,讓柴契爾及所屬政黨在下屆大選取得多數席次,保住了國土與執政權,對柴契爾來說是名符其實的「大獲全勝」。」似乎想藉著近四十年前的故事,預言蔡氏宗長連任成功。只不過,作者又忘了一段與柴契爾、福島戰爭、以及中國有關的故事。

1982年月23日,柴契爾帶著打贏福島戰爭的威望,氣勢凌人地訪問北京,和鄧小平展開收回香港的第一輪談判。談判初始,柴契爾甚為強勢,主張不平等條約亦是條約,中國有承認遵守之義務,鄧小平則堅決不承認不平等條約,聲言主權問題不容討論,甚至不排除武力接管香港。這輪談判結束,柴契爾步出人民大會堂、走下階梯時,不知怎的,摔了個大跟斗。兩年後,柴契爾親赴北京簽署中英香港協定,步出人民大會堂時,又摔了一次。

蔡英文化身辣台妹,隔海嗆聲中共,甚為神勇,焉知真有一天面對中國領導人,會不會像柴契爾一樣,馬失前蹄,摔了個大跟斗呢?

歷史可以為鏡,偽歷史觀只能當它是業配廣告,認真不得。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opinion@now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