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廣場》陳朝平/索羅門這隻灰犀牛!

文 / 陳朝平

calendar_today2019-05-06 10:00:02

▲中華民國總統蔡英文。(圖/總統府提供)
▲中華民國總統蔡英文。(圖/總統府提供)

陳朝平/資深媒體人



第一次知道「所羅門」三個字,是唸小學二年級的時候。那時,家裡買了一系列東方出版社出版的世界名著叢書,是翻譯改寫的、有注音符號的那種兒童及青少年讀物。其中,有本書就叫《所羅門王寶藏》。《所羅門王寶藏》極好看,兒時的印象中,一直認為凡是和所羅門有關的,必定是個黃金萬兩,珠寶翡翠車載斗量的所在;壓根兒沒料到,世界上還真有一個國家就叫做索羅門。也沒料到,這個國家卻是全球最低度開發的國家之一,人口也就是60來萬,人均所得僅僅比美金2000元多一些。

「這個國家」的正式名稱是索羅門群島(Solomon Islands),1978年,民國67年時才從英國殖民地的身分轉為獨立主權國家。我唸小學二年級時,索羅門還是英國殖民地,我當然不會知道有這麼一號國家。再說,就算是神童,那麼小的年紀,也不太可能成熟到去關心中華民國的外交處境。對了,我唸小學二年級的時候,兩岸都主張「一個中國」,也就是今兒個大夥兒所說的「一中原則」。不僅如此,兩邊都正在實施「一國兩制」;海峽的這一邊是中華民國,簡稱「自由中國」(Free China),海峽的那一邊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別說中文的報章雜誌,就連老外也都說那是「紅色中國」(Red China)。所以,直到今天,瞧見咱們政府振振有詞地反對「一國兩制」,還是覺得有些納悶。難不成,咱們現在就要實施「一國一制」了?

總之,小學二年級以後,隔了很久很久,才在中央日報的地圖周刊吧,才又看到了索羅門這幾個字兒。

索羅門群島距離咱們中華民國台灣很遠很遠,離澳洲、還有那年外交部長黃志芳被忽悠了3000萬美金搞建交的巴布新幾內亞,倒是很近。這個國家,相對其他國家,蠻安靜的,直到最近,大選過後,政局改變,回鍋的總理放話說考慮要與中國建交,這麼一來,索羅門三字忽然在台灣爆紅!奇怪了?與中國建交?按照一中原則,按照一國兩制,你泥中有我,我泥中有你,所羅門承認中華民國,不就是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怎麼會鬧到有你無我,承認那邊的中國,就得放棄這邊的中國?有必要嗎?

說起來,這都是日本人幹的好事,惹的禍。回想1937那年,若不是小日本腦筋燒壞了,覬覦我大中華物產豐隆,美女如雲,咱們早在蔣委員長的領導下,走過黃金十年,繼續向三民主義的康莊大道邁進;小日本嘛,也可以繼續守著馬關條約騙來的台灣島,扼守美國人口中的第一島鏈,繼續壓榨皇民化的台灣老百姓,源源不斷地將大米茶葉送往東京。(當然啦!果真如此,這些年來也就沒有甚麼灣生回鄉和台獨認日本人為父之類的爭議了)偏偏,小日本軍閥看不得中國強大,假借「大東亞共榮圈」甚麼鬼玩意兒的,強行侵占咱們中國的領土,鬧了八年,好不容易將日本人趕走了,卻因為連年戰亂,引來了蘇維埃,搞的國共內戰、民不聊生。

1949年,中國「暫時」分裂為二,國民黨統領下的「自由中國」成了美國的「類附庸國」,「紅色中國」淪為蘇維埃共和國卵翼下的全球最大「共產主義實驗基地」,一個中國的兩邊都成了美蘇冷戰的棋子,一邊紅,一邊藍。

紅棋藍棋鬥了好些年,新瓶裝舊酒地搞出一個「漢賊不兩立」的冷戰外交(或是外交冷戰)的原則。按照漢賊不兩立的原則,凡是承認我的,必不能承認你,凡是跟你要好的,必定不能跟我要好。藍的這一邊說,不是朋友,就是敵人,紅的那一邊說,不是敵人,就是朋友。

這套冷戰外交原則,在冷戰期間,各有主子,主子打架,咱們小的說不上話,只能相互抗衡、繼續實施冷戰外交原則。也就是從我知道索羅門三個字後,很長的一段時間裡,中華民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邦交國數字,形成了拉鋸戰,彼消此漲,此消彼漲,兩邊的外交人員也都能抖擻精神拼命幹活,穩邦交,拉邦交,不亦樂乎。直到季辛吉老先生密訪北京,紅色中國和星條旗國簽了三個公報,直到蘇維埃解體,東歐共產國家如骨牌般的從左邊翻到了右邊,冷戰告終,兩岸政治實體的邦交國數字來到了黃金交叉點,紅色中國逐漸添加了藍色的色調,朋友交的越來越多;自由中國逐漸自我放棄了中國兩字,又添了些綠色調調,朋友越交越發地少了。冷戰時期留下的「漢賊不兩立」原則,繼續發酵,只不過,誰是漢,誰是賊,誰也弄不清了!


假如,海峽兩邊幅員大小,人口多寡,和東西德、南北韓一般,問題還不大。偏偏,海峽兩岸,幅員大小、人口多寡,差距不在等差級數的範圍,而是等比級數的範圍,再加上二十年來,對面的中國,奮發圖強,民主固然還在萌芽,但民生經濟、科技教育、城市建設、軍事國防都沒少發展,兩岸差距的等比級數繼續以等比級數增加,那個中國的國際話語權,自然也就水漲船高,這個國家的邦交國紛紛西瓜靠大邊也就很正常了!何況,這個國家剩下的邦交國,非黑即小,非弱即貧,能跟咱們攜手走到現在,已經算是患難見真情,大大的不容易了!

就拿索羅門來說吧!雖然跟中華民國維繫著邦交,但距離台灣甚遠,根據遠親不如近鄰的道理,索羅門一向以澳洲馬首是瞻,它原本就和澳洲同屬英國殖民地,獨立後也加入了大英國協,說得也是有腔調的英語,土親人親,不靠澳洲靠誰?除澳洲外,索羅門地處南大平洋戰略要地,因此,美國也沒忘記它,有事沒事也會發揮些影響力。

索羅門人民主要生計靠的是務農、捕魚和種植,可想而知,屬於未開發階段的經濟體。日子悠閒,又少了現代化的工商業基礎建設,咱們傑出的台商也使不太上力。儘管索羅門努力發展觀光旅遊,繼續保持原始自然風光,不幸的是,索羅門離台灣太遠,交通不便,嚮往原始自然風光的綠色旅遊,也不合台灣觀光客的口味,估計即使層峰威脅利誘華航、長榮開闢台灣直航索羅門的航班,兩家航空公司也會抵死不從。換句話說,真想要維繫咱們位在南太平洋的友邦,還真使不上勁,特別艱難,別說給他魚竿、教他釣魚,就算給他魚也不知要給甚麼樣的魚。

貧賤夫妻做久了都難免相看兩厭,何況非親非故的友邦?這些年來,索羅門投向海峽那邊的中國的傳言,從來沒少過,也沒停過。中共大手筆援外的作風,當然很能吸引小國寡民的索羅門,必要時,北京的「一帶一路」政策延伸擴張到所羅門、萬那杜甚至南極洲,都不是不可能。換做你我是索羅門偉大的政治家,為了本國的整體利益,為了提高索羅門人民的所得,也為了贏得下次選舉,眼看著老客戶氣力越發不足了,你要不要換個能讓你「貨出去、人進來」的外交夥伴?

國際政治、外交折衝,其實跟做買賣沒啥不同。能持續獲利的生意夥伴,繼續往來,不能繼續獲利的對象,趕緊換掉!趕緊找能降低成本、增加獲利的對象,趕緊簽約進貨出貨。甚麼漢賊不兩立,那是你家的事兒,大家各為其民,各為其國,沒甚麼背信忘義之類的廢話。


也許,沒經歷過前面提及的「一國兩制」時期的年輕網友會質疑,各交各的,為什麼就不能你有你的陽關道,我走我的獨木橋呢?憑甚麼那個國家要打壓這個國家呢?

這話也有些道理,但是,不幸的是,國際現實就是誰胳膊大誰硬氣,何況,「漢賊不兩立」還是咱們自個兒先使出來的招式。1992年兩岸剛剛「重啟」交流時,或許還有機會坐下來喬一喬,96年戒急用忍之後,機會就一點一點地流失了。此其一。其次,早在蘇維埃解體之前,對面的中國就決定走自己的路,而中華民國直到美國國會通過「台灣關係法」的那一刻,都還沾沾自喜,沒有覺悟到「解鈴人還需繫鈴人」的道理,繼續在美國的消極被動的保護下,渾渾噩噩地過著小確幸的日子。喜洋洋對上了灰太郎,不能智取,還要嗆聲衝撞,假裝神勇,結果呢,不就是一隻隻的灰犀牛,陸續的衝撞所謂的台灣主權?

甚麼是灰犀牛?灰犀牛是指可以預見的風險,可是,大家都視而不見或是誤以為灰犀牛還遠著呢,等它衝近一點再說吧!拿灰犀牛來比擬中華民國與邦交國斷交的零零總總,是不是挺合適的?

過去過去三十年來,外交的灰犀牛,來來去去,人人習以為常卻沒有人認真的想過,如何讓灰犀牛不再出現?2008年到2016年,灰犀牛少了,甚至絕跡了。2016年迄今,卻已經有五隻灰犀牛衝進了這間名叫中華民國的瓷器店!五隻灰犀牛分別是2016年的聖多美普林西比,2017年的巴拿馬,2018年的多明尼加、布吉納法索和薩爾瓦多。索羅門群島,會不會就是2019年的第一隻灰犀牛呢!

剩下的問題是,這隻叫索羅門的灰犀牛,甚麼時候會衝進來?年中?還是接近明年總統大選時?這隻灰犀牛衝進來時,對誰有利?會不會改變中華民國的兩岸政策和外交策略?

說來好笑,大概是衝過來的灰犀牛太多了,咱們民眾都有些麻木了!鼻屎大的聖多美普林西比衝過來,沒感覺,比較大隻的巴拿馬、薩爾瓦多衝過來,也沒啥感覺,就連高層發表的談話內容也都一樣,只是改了斷交對象的名兒。彷彿灰犀牛衝到咱們門口時,都成了隱形犀牛,看不見,也摸不著了!

掐指算算,索羅門真要說再見,中華民國的邦交國就剩下16 個了,會不會哪一天,咱們連一個邦交國都沒了?到那時,中華民國還是一個主權國家嗎?或者,到那時,媽祖、觀音、關公、玉皇大帝,聯合顯靈,神蹟發生,兩岸和平統一了!邦交國不再是煩惱,也不再是灰犀牛了?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opinion@nownews.com

延伸閱讀

NOW民調中心

金鐘55大預測!您覺得誰會是本屆視帝、視后?

金鐘55大預測!您覺得誰會是本屆視帝、視后?

繼續作答
空姐制服大PK,您覺得哪家航空公司的制服最好看?

空姐制服大PK,您覺得哪家航空公司的制服最好看?

繼續作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