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同志媽媽吳少喬(右)與伴侶明玓(左)共同養育女兒苗苗,母女三人常現身街頭,共為同婚合法化努力。(圖/吳少喬提供)
女同志媽媽吳少喬(右)與伴侶明玓(左)共同養育女兒苗苗,母女三人常現身街頭,共為同婚合法化努力。(圖/吳少喬提供)

女同志媽媽吳少喬與伴侶明玓共同養育女兒苗苗,母女三人常現身街頭,共為同婚合法化努力。吳少喬童年時經歷家庭暴力、認為人生只需活到40歲,更於無形間複製了家長的負面情緒。在因緣際會下,吳少喬決定赴東南亞求子,與異性戀家庭一般經歷懷胎十月和生活中的喜怒哀樂,吳少喬表示,家庭重點不在血緣,而是在能給予多少愛。

以下以受訪者第一人稱視角撰寫:

我媽很早婚,認為女性不如男性,媽被爸打到離家出走,我爸轉而把氣出在我身上、喝醉酒就揍我。我媽當時跟我說:「我不走會被妳爸打死。」我回她說:「妳走了爸揍的就是我。」我的童年是在不被抱著期許的環境下長大,家裡跟我說女生不用讀書,反正很快就會被嫁掉,我是家裡不重要的人、也不被愛,唯一愛過我的人是外婆。

談戀愛的時候,我找不到家的感覺,那年我跟前妻在大陸工作,前妻的同事說要送我們女兒,我開始想如果有一個孩子來到我們身邊會是怎麼樣子。

我跟前妻決定到東南亞透過技術生小孩,一次七十萬,用前妻的卵子和丹麥捐精者的精子,我負責懷孕。我們抱了很大的期望、希望孩子來到世上,一開始懷雙胞胎,但其中一胎流產,流產後安胎,醫生跟我說安下來的機率不高,我死掉的機率反而比較大,連醫護都告訴我,再做一個比較快。

我一定要把孩子安下來,夏天好熱,躺了好幾天不能動,大陸的醫院不太乾淨,我身上的污垢都快可以搓出濟公丸。身邊躺的都是墮胎的年輕女生,簡簡單單就把孩子墮掉,我突然覺得好殘忍。

女兒苗苗出生的那天我血崩,苗苗因為肺部還沒發育完全、不能自主呼吸,被送到新生兒加護病房。但前妻和小孩是法律上的陌生人,沒辦法進加護病房、也不能簽手術同意書,我從昏迷中醒來模模糊糊自己簽。我們母女倆都很衰,全世界都不相信我們是一家人,如果我沒醒來不知道孩子該怎麼辦。

吳少喬一家三口常現身同志運動場合。圖/記者葉政勳攝 , 2019.05.08)
吳少喬一家三口常現身同志運動場合。圖/記者葉政勳攝 , 2019.05.08)

我跟現在的伴侶明玓一同撫養苗苗,有一次苗苗從幼稚園回來問我,A有爸爸媽媽為什麼我是媽咪跟媽咪?我說A有爸媽,但你有兩個媽媽,我們家也是有兩位家長。

我告訴苗苗,有些家庭裡只有一個爸爸或媽媽,有的人則是阿公阿嬤帶大,我讓苗苗從交友圈中了解家庭的各種面貌。我以前比較少看書,但有了女兒後我大概一天會看一本繪本,母親節前夕,苗苗班上的同學說媽媽不要他了,卡片上寫的是爸爸,苗苗問我,家裡有沒有書可以借同學看。

她才六歲,但她什麼都知道。

當年碰巧遇到護家盟遊行,我上前詢問,為什麼你的保險受益人都可以填小孩名字了,卻跟我說同志不能有家?苗苗在旁邊偷聽,回去問我,為什麼他們不喜歡我們?大人都希望小孩認為世界是善良的,可是沒辦法。

我們一家三口後來去了反同大遊行,我找來弟弟當保鏢,三個人沒有組織就去了。很傻吧,我相信他們裡面還是有好人,只是他們不知道不一樣的伴侶也有相愛的權利,我當時把女兒住院時的照片洗出來,問他們如果這是你的孩子你會怎麼辦?

那年滿天星遊行,有人跑來指責我們,說怎麼能把孩子的父母變不見,我說我又沒巫術怎麼把父母變不見?保守團體灌爆我的臉書,把我女兒的照片截圖,說是噁心同性戀生下來的小孩。

公投前夕,苗苗想跟我上街,她已經知道世界上很多人不喜歡同志。我們一家三口在街頭發傳單,有個媽媽走過來看著我們,說同性戀很噁心,我說妳是恐同症嗎、妳也很噁心。我想告訴女兒,我們沒做錯事,沒理由被這樣攻擊。

台灣同志家庭權益促進會針對立委林岱樺提出的同婚專法中的同性結合版本,表示共同監護是罔顧孩童權益,他們希望立委們能夠三思重新考慮。(圖/記者葉政勳攝 , 2019.05.08)
台灣同志家庭權益促進會針對立委林岱樺提出的同婚專法中的同性結合版本,表示共同監護是罔顧孩童權益,他們希望立委們能夠三思重新考慮。(圖/記者葉政勳攝 , 2019.05.08)

我跟立委賴士葆遞過三次陳情書,在同運最前線有很多傷害、還有很多沙文主義者的攻擊,認為一個家庭沒有男人怎麼教小孩。很多人都在質疑我們家沒有男人,但我就是家暴家庭出身的小孩,沒人告訴過我為什麼一個家要有這種只會打人的男人,唯一承接我的是親戚不是生父,這才是最荒謬的事,家庭的完整在於愛和付出而不是有沒有血緣。

我媽媽也曾認為血緣是一切,對於家庭我曾經兩邊都無法原諒,直到我有了女兒才能慢慢原諒我媽。現在我媽會帶我女兒去逛夜市、寵到不得了,每次回來,苗苗手上都掛了一堆禮物。

過去的我,目標是40歲時去自殺,年輕時候我認為反正活著就被歧視、愛情都是假的,結了婚也不被祝福。我不太知道怎麼跟伴侶溝通和說話,只能複製長輩的情緒,每次要溝通一把無名火就會燒上來。後來我跟伴侶花錢做諮商治療、慢慢傾聽彼此,發現可以不用走回以前那種錯誤方式,甚至可以透過育兒,把自己變成更好的人,孩子是一面鏡子,你會看到自己需要修補的地方和特質。

小孩讓我覺得重新被愛、也再活了一遍,這是當初沒想過的事。我想,我已經比我們的父母好多了。

苗苗認識了很好的異性戀家庭、認識到家庭都有各種不同的樣子。登記結婚後,我們全家要先辦繼親收養。苗苗要上小學了,我們幾個同志家庭想大家一起包團去泰國,多一點人比較好玩。孩子圓滿了我的生命,我也希望她活出自己的模樣。

NOWnews.com【今日新聞網】提醒您:
自殺不能解決問題,勇敢求救並非弱者,生命一定可以找到出路。透過守門123步驟-1
問2應3轉介,你我都可以成為自殺防治守門人。
※ 安心專線:0800-788-995(0800-請幫幫-救救我)
※ 張老師專線:1980
※ 生命線專線:19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