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瑜表明:「若當上總統就在高雄辦公。」(圖/記者葉政勳攝 , 019.05.01)
▲韓國瑜表明:「若當上總統就在高雄辦公。」(圖/記者葉政勳攝 , 019.05.01)

1913年10月6日,亞洲的第一個民主共和國「中華民國」正式選舉大總統,當時是「委任選舉」,由人民代表進行選舉‧‧‧

大總統的選舉中,有所謂的「公民團體」發動了數千人包圍了國會,打著「公民團體」的旗幟,叫喊「今日非將公民所屬意和希望的總統選出,不許選舉人出會場一步」。

這些人都是「袁粉」,大概是中華民國百年歷史上的第一批「粉」,他們都支持袁世凱,群眾包圍之下,從早上8時到晚10時,議員被裹脅勒索之下,困在國會大廳當中,忍飢挨餓,連續投票了三次。終於大家都屈服了,選出了「公民所屬意和希望的總統」,袁世凱成了中華民國正式的第一任大總統。

時代在進步,一百多年後的中華民國,「粉」的福利好太多了,他們不必餐風露宿,可以在冷氣房中敲打鍵盤,或是撥打電話就好,裹脅黨中央制定「特別條例」,逼迫黨務機關量身訂做黃袍,以便提名所謂的「公民所屬意和希望的總統」!

歷史真的太有趣了,在中華民國的歷史上,大總統也有不想在首都辦公上班的,韓國瑜的想法真的是「有所本」的,因為袁世凱就是中華民國史上的拒絕在首都辦公上班的總統‧‧‧

辛亥革命之後,孫中山和黃興與宋教仁以及各省代表在南京聚會,建立中華民國,定都南京,但長江以北袁世凱挾北洋軍自重,以「分裂危機」恫嚇清廷和中華民國政府,迫使孫中山讓出「臨時大總統」,袁世凱則負責逼溥儀退位。

孫中山和南京的中華民國「臨時政府」在脅迫下向袁世凱低頭,但為了捍衛民主,特別加速開會通過有憲法意涵之「臨時約法」,將總統府設在南京,要求袁世凱離開北京老巢,到南京就任上班,接受監督!

沒想到袁世凱先是口稱「南北平衡」要求留在北邊,後來又以對北京居民有承諾,要幫北京發達,以此為由拒絕南下,最後還發動一場「假兵變」,宣稱離不開北京,最後孫中山無奈,答應了袁世凱的脅迫,讓袁世凱真的不必在南京總統府上班,留在北京當大總統‧‧‧

有為者,亦若是!韓國瑜的「當上總統,在高雄上班」充滿了「上友古人」之風!

袁世凱原本應該和韓國瑜想的一樣,認定國會應該會留在首都南京,沒想到,宋教仁把國會帶著北上北京,嚴厲監督新總統,袁世凱當然也是發動「袁粉」恐嚇、包圍,任何對總統「不敬」的議員都飽受威脅,最後還一了百了,宋教仁被當眾槍殺。

看到此,高雄市議員真的該感到慶幸,一百年後的中華民國,議員被圍剿和攻擊雖然猶存,至少沒有開槍狙殺的粗暴了。

權力永遠是迷人的,靠「袁粉」裹脅勒索,袁世凱當上了總統,還有北洋軍各軍頭直接訴諸武力到處殲滅反對者,袁世凱想要更上層樓了,百年以來的中華民國都一樣,「只要『被動』,不能『主動』」,所以袁世凱和一些北京的特定媒體結盟,又結合各地方想要當「真袁粉」,以便趁勢奪權當都督或司令的新興政客,發起「帝制運動」‧‧‧

「非袁不可」像土石流一般到處肆虐,袁世凱終於「被動」應萬民的請願、跪拜和企求,「勉為其難」登基稱帝!

這過程中,還有一些相貌堂堂、眉清目秀的文人騷客貼上去幫襯,領導者被稱是「籌安會六君子」,他們都風度翩翩,氣宇軒昂,相較起來,幫韓國瑜寫「五點聲明」的孫大千等人,還要多努力!

「前人日已遠,典範在夙昔」,一百年前有個袁世凱,一百年後,如果也有一個人打算「有為者亦若是」,大概也擋不了吧!

不過,「總統兼任閣揆」,就萬萬不可了!

歷史上,也真的有一個人真的是「總統兼任閣揆」,因此改稱叫做「元首」,這個人,就是利用「威瑪憲法」的民主保障,靠著簡潔的口號和四處恐嚇的親衛隊,利用民粹主義奪權,毀滅民主共和的希特勒!

如果真的又來個袁世凱,已經很不幸了,千萬別來個希特勒‧‧‧

天佑兩千三百萬人民,天佑中華民國!

●作者:黃創夏/資深媒體人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opinion@now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