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年前,攝影師周尚樺(左)於夥伴成立國內第一間同志婚紗攝影工作室,提供圈內人私密空間、免除外界眼光,客群從20多歲到花甲之年皆有。(圖/周尚樺提供)
15年前,攝影師周尚樺(左)於夥伴成立國內第一間同志婚紗攝影工作室,提供圈內人私密空間、免除外界眼光,客群從20多歲到花甲之年皆有。(圖/周尚樺提供)

15年前,攝影師周尚樺於夥伴成立國內第一間同志婚紗攝影工作室,提供圈內人私密空間、免除外界眼光,客群從20多歲到花甲之年皆有。周尚樺形容,幫人拍婚紗照也是一種陪伴和成長,畢竟身為同志這條路上以前只有自己一人。如今同性婚姻合法化,周尚樺將成為新人之一,走過只有一人獨行的年代,她說:「平凡幸福,簡單就好。」

以下以受訪者第一人稱視角撰寫:

我們一直都是服務自己人,外界都說同性婚姻合法化粉紅經濟正夯,其實不見得。去年11月三項反同運公投通過,包括公投前社會醞釀的氛圍,一直到今年三月其實生意都沒有起色、一對來拍照的伴侶都沒有。過去以來,也是一個月接一對同志伴侶的案子,要說賺錢其實真沒有這麼理想。

我跟女友本身都是做婚禮相關產業,只拍同志賺不到錢、我們還是在外兼差,接拍美食雜誌、空間設計,今年三月之後情況稍微好轉,客人才開始回流,但從三月到現在也才接了三對。

我們工作室成員組成都是同志,上門的客人也是同志,我對工作室的概念,是期望提供同志一個舒適的空間讓他們做自己,不會因為眼光而不自在。我拍過的同志伴侶,從六十歲到二十幾歲都有,男同志A曾經和異性結婚又離開家庭,之後遇上了B先生,B先生變成他生活跟心靈上的伴侶,但B得了癌症,A害怕失去他,兩個人才來拍結婚照,希望留下一些回憶。

顧客裡,一對六十歲的男同志在一起超過三十年,後來其中一方中風、另一方又得了帕金森氏症,兩人一起生病,只好互相照顧又互相擔憂,我才發現法律保障對我們來說有多重要。

我幫同志拍照,算是看到了我們的先進和前輩吧,每一對伴侶都是一個故事,教我們怎麼走過人生的坎,幫人拍照、見證每一對伴侶也是一種陪伴和成長,畢竟身為同志這條路上以前只有自己一個人在走。

很多同志伴侶沒辦法戴同樣的信物、很多事情沒有辦法拿出來跟外界討論,包括兩個人的愛情。我想,結婚照是一種紀錄、見證,這是很私密的事,同志伴侶覺得自己的感情能被見證也是最深刻的承諾。

三年前我也決定要拍結婚照,請團隊內的化妝師攝影師幫忙,我跟女朋友在上海認識,我們決定回到一開始初戀的咖啡館拍婚紗。當年我們在上海工作,我請女朋友幫我剪白頭髮,找個理由,她才不會覺得我時常找她搭訕,為了答謝她我請她吃飯喝咖啡,我們一起蹺班到咖啡廳,當年也是在咖啡廳和她告白。

我以前都是幫別人拍照,從沒感受過在鏡頭另一端的我是什麼樣子,看著另一半穿婚紗、一起拍照,覺得是找到屬於我們共有的時刻,我才知道原來其他新人都是這樣的感覺。過去我以為拍婚紗純粹只是拍照,但透過拍照也確認了我們彼此的地位,我第一次覺得自己有了家的感覺。

過去,當我跟另一半在一起時我就已經認定她了,對異性戀而言結婚是很容易得到的程序,但那時候我們缺的是法律保障,不能用哪個條款告訴家人我們彼此的關係。現在要不要辦婚禮儀式是經濟現實面,但登記一定要去做,24、25日因為工作我們沒辦法去登記,但我們算好日子了,登記時間會在六月初。

需要見證人就找我爸媽,爸媽對我另一半非常疼愛,我想他們一定沒問題。同性婚姻合法化我們很開心,但應該不會特別去慶祝吧,我當同志這個身份已經四十多年,其實沒這麼亢奮,以前沒有婚姻、沒有組織依靠、沒有多少同志會上街,我們還是這樣走了過來。

以前我認為同志絕對不會有婚姻保障,之後大家很努力才漸漸看到曙光,最近很多年輕人很衝、很熱血,都想搶第一時間去登記,但我們以前是想去同運當志工也沒地方可當,我想我是走過那個心境了。

我還是覺得能結婚很好、是在好不過了,但對照我的年紀,我看到身邊家人可能漸漸離去,怎麼面對生命是最重要的課題。對婚姻,我只想讓另一半過得更快樂、更好,平凡幸福,簡單就好。

女同志攝影師周尚樺表示,對於婚姻只想讓另一半過得更快樂,「平凡幸福,簡單就好。」(圖/周尚樺提供)
女同志攝影師周尚樺表示,對於婚姻只想讓另一半過得更快樂,「平凡幸福,簡單就好。」(圖/周尚樺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