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軍野戰機步單位士兵,需全副武裝下車戰鬥,野地的氣溫通常高過訓練,而在戰術要求下又不得不就地隱蔽,若承平時期不訓練,戰時恐難達到要求。(圖/NOWnews資料照)

先說結論再論述。
※陸軍不代表三軍與國防部
※陸軍司令另有要務
※陸戰隊的案例

新聞
4月底,平面媒體報導因近期高溫,陸軍司令下令全軍禁止體測一週,違者嚴懲。消息一出引起正反兩派意見論戰,一方面是認為運動與強健體魄要循序漸進,在停止測驗的一週內,全面加強預防保健,種子教官擴訓、急救設備檢查等中暑防治整備。批判一方則是以草莓司令來回應。

陸軍不代表三軍與國防部

上述正反兩邊都有一定的道理,但強健軍人體魄,不論是跑步、游泳或是其他健身器材的運用,似乎是全世界軍人的必備訓練。這期間還有一條潛規則是:海空軍官士兵其體能要求不及陸軍,而室內單位官士兵的體能要求不及野戰單位。這並不是說軍隊的幕僚單位不用健身與強健體魄,但外界的看法卻是如此。

陸軍司令下令停止一週的體能鑑測,意外的牽動到海、空兩軍種,要不要跟著陸軍停止一週的體能鑑測?而且軍隊的體能訓練與要求,通常會根據軍事醫療單位(軍醫局)與訓練單位共同研商,或是參考國外的作法,進而頒佈全軍(陸、海、空軍)適用的體能鑑測標準,接續再實施。

如果陸軍司令在當時能夠以下列方式陳述或許會更好:例如,根據部頒XXX或是軍醫局、國軍體能鑑測中心XXX規定,所以陸軍停止一週體能鑑測。當然後續隨即有批判聲音指出,四月底溫度多少多少,那六、七、八月怎麼辦?戶外或是室內運動有其一定規範,但陸軍司令沒有於第一時間說明,確實很容易讓人以為這是粗糙的決策。

▲佩帶防毒面具行軍的陸戰隊隊員,期間的不適與悶熱非外界所能想像。(圖/翻攝YDN)

陸軍司令另有要務

目前軍隊為台灣最大的公務單位,而陸軍是三軍人數最多的軍種,陸軍司令掌管的軍人數是最多的,軍種任務繁雜,每一項事物若都得司令親自回應的話,那會累死司令的。

後續新聞也指出,陸軍司令陳寶餘在臉書社群回應,並要求網友將「草莓司令」一詞收回,這個論述我們必須全部引述新聞報導以防誤解。聯合報或平面媒體(這個你決定)全文如下《陳寶餘在留言裡亮出名號:「我是陸軍司令,我可以在38度高溫下完成全馬,最佳成績3小時48分鐘;那是我長時間訓練的成果。今官兵們務必依此要領,循序漸進,以達巔峰。許多官兵初入部隊,需逐步強化訓練成效,不可冒進而傷害身體,人命關天,不可輕忽,這是我對部屬的關懷及期許。同時令各部依本人之命令照辦」。》

這段話隨即又引發論戰,其中最有打擊力的是:原來陸軍司令38度可以跑完全馬,但司令卻下令高溫下停止部隊去鑑測,這是什麼邏輯?另一方面也顯示,其實人體體能是可以訓練的,陸軍司令就是一個好例子,陸軍各單位官士兵也想跟司令一樣有強健的體魄,不過陸軍各級單位有無適當的運動教學影片、體育學院的校外指導、合適的運動器材等等,以利陸軍官士兵在室內健身嗎?如果陸軍全軍這部分的資源很缺乏,做司令的不是應當要想辦法籌措嗎?這總比在網路上論戰好吧!

▲陸戰隊通常肩負攻勢任務,往往須在敵陣前搶灘,沙灘上經陽光曝曬後,高溫程度往往令士兵想盡速離開灘岸。(圖/美軍印太司令部)

陸戰隊的案例

三軍不同調的案例以陸戰隊最為明顯,海軍與陸戰隊在體能訓練時還會考慮到濕度,溫度/濕度有一定的數據與比值,超過標準就停止訓練施作。然而實際上果真如此?我們可以從部隊任務去做思考。

每位陸戰隊官兵被要求要會游泳,在落海時可以自救,後續還有「武裝游泳」的訓練,因為陸戰隊員被要求要自救也要會戰鬥,部分陸戰隊員還需要搶灘-全副武裝的士兵在換乘區搭乘AAV7突擊車,抵達灘岸後搶灘並組織戰鬥。AAV7突擊車內是有空調系統還是只算是通風機?搶灘後的灘岸,在太陽直射下其溫度又是多少?搶灘任務要求迫使陸戰隊員身處於這種溫度下。

你是陸戰隊司令(現改指揮官職稱),你要怎麼辦?一樣施作兩棲搶灘任務訓練,若真有隊員中暑或是不適,依照相關醫護措施處置,任務還是得執行。至於陸軍還是陸戰隊戰力強就留給外界論斷了。

●作者:楊威利/資深軍事評論員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opinion@nownews.com